她渾身靈氣沸騰,雙目充血,全身都籠罩在一片煞氣之中。

她的神情有些癲狂,一雙眸子更是嚇人,充斥着一種瘋狂的偏執。

眼前的林踏雪猶如一隻陷入執念的母狼,已經完全失去理智。

守真道人頓時神情大變,整個人如臨大敵,萬分警惕的盯着眼前幾乎要發狂的女修。

她……這是走火入魔?

守真道人眼神逐漸變得凝重,他不怕對方以勢壓人,可是面對一個修為高出自己這麼多的瘋子,他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想要啟動大殿的法陣,可惜太遲了。

「老東西,你找死!」

看到有人擋在自己面前礙事,林踏雪眸中殺機迸射,龐大的靈力洶湧而出,二話不說祭出飛劍。

凌厲的劍氣劃破空間,散發着沛然靈壓,直衝守真道人的腦門而去。

守真道人早有防範,手中靈光閃爍,一把符籙早已祭出,化作一道道光幕守護在自己身前。

蓬蓬蓬蓬。

鋒利的劍光一往無前,凌厲的劍氣不可阻擋。

林踏雪全力出手,兇猛的劍意如中敗革,所過之處,擋在前面的光幕一片片破碎。

一連串擊碎了上百層光幕,劍光余勢不減的向著守真道人衝去。

僅僅是劍光上散發出的威壓都讓他難以自持。

千鈞一髮之際,守真道人胸前光芒一閃,一件紫砂壺模樣的寶物滴溜溜的擋在他的身前。

叮得一聲,飛劍擊在紫砂壺上,紫砂壺被擊飛。

守真道人更是被強大的餘波掀飛,龐大的后坐力直接讓他臉色一紅,直接吐出一大口血。

好在,飛劍終於被擋住了。

這時蔡蔥花拿着一把大掃把風風火火趕了過來,看到守真道人被擊飛,直接吐了一大口血。

頓時神色大變。

「你們敢打我師傅,老娘跟你們拼了!」

壯實的中年朴婦眉毛倒豎,見到守真道人摔在地上生死不知,蔡蔥花悍婦的脾氣上來。

不管不顧的揮舞著大打掃把就要衝上去。

「蔥花!住手!」

看到自己的三弟子衝上去送死,守真道人嚇得亡魂皆冒,急忙出聲阻止,一口氣泄出,又吐了一口血。

「師傅,你沒死!」

聽到守真道人的聲音,蔡蔥花頓時喜形於色,拖着打掃把就要衝到守真道人身前。

看着在自己眼前晃悠的壯實婦人,林踏雪心中煩躁,對着蔡蔥花的後背劃出一劍。

守真道人一直在關注著林踏雪,見她眼中殺機畢露,心中暗道一聲不好。

隨即強忍傷勢,祭起紫砂壺擋住那道劍氣。

守真道人本就強弩之末,哪裏抵擋住林踏雪的刻意一劍。

紫砂壺直接被擊飛,凌厲的劍氣暢通無阻的刺向蔡蔥花的後背。

眼看着就要將蔡蔥花和守真道人刺個對穿。

生死危機之下,守真道人想要強行催動更多的靈氣,但是丹田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

「噗!」

劍氣入肉的聲音。 峰揚,看到這個怪物,不由得心頭一驚,他從來沒有發現自己的身邊竟然有這樣一個怪物,而且這個怪物十分的龐大,也不知道這個怪物是什麼時候出來的。

再看這個怪物,龐大到什麼程度,他的體型比峰揚大了十倍。

這怪物長著蛇的身子,牛的頭,鷹的爪子,這種生物非常的少見。但是峰揚卻是知道這是個什麼生物。

青牛龍蟒。

當時在歷練的時候,易子寒給峰揚介紹了不少怪物妖獸,其中就有這青牛龍蟒。

這是上古時代的生物,這個種族當時也是海洋的一方霸主,但是最後被當時號稱海皇的人給剿滅了,最後只剩下逃脫的一些留存了下來。

青牛龍蟒,弱點在眉心。

峰揚依然記得易子寒這樣告訴自己。

「你是什麼人?」那青牛龍蟒口吐人言,道,「為什麼來到我的領地?」

聽到它說話,峰揚一下子慌了,本來還想着如果對方動手,自己也就動手給它殺了,但是沒想到,對方竟然是可以說話,這說明眼前的這一隻青牛龍蟒最少是白帝級別的,或者說,這就是天境妖獸。

「糟了……」峰揚緊緊地皺着眉頭,緩緩地向後退去。

「既然來了,那就別跑了。」那青牛龍蟒哈哈笑了起來,然後向峰揚撲了過去。

「奇門陣法!」

「三奇晉陞道!」

「巽字,萬象扶風!」

當這妖獸向峰揚撲過去的時候,峰揚一下子就感受到了這妖獸的氣息,那是天境的氣息,一定是沒錯的,那麼這樣也就說通了為什麼它會突然之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空間之力!

白帝級別的妖獸,就可以短暫的使用空間之力,天境之後,那可就是隨心所欲的施展。短距離的空間穿梭,那可以說是得心應手。

「火雲天風丸!」

峰揚大喝一聲,手中出現一團風屬性的漩渦,因為是在水中,那水流也是隨着風屬性能量不斷地流動着。形成了一個漩渦。

「去!」峰揚直接將自己手中的火雲天風丸扔向那隻青牛龍蟒,但是這青牛龍蟒一閃身,直接消失了。

「該死,又是空間穿梭!」峰揚咬牙切齒,「這傢伙能穿梭空間,雖然我也是天境,但是我畢竟僅僅是一個剛剛晉級的人,空間之力我其實還沒有使用過。」

峰揚自言自語着,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然後直接是調動氣息,然後向上飛去。

他不是水屬性,在水裏攻擊,招式的威力就會大打折扣,而水裏是青牛龍蟒的擅長範圍,自己在水裏打的話,一定會吃虧。所以峰揚想先把戰場拉到水面上。

峰揚直接穿過了水面,飛到空中去,而那青牛龍蟒也是騰龍而起,從水中越了出來,彷彿真龍出水一般。

「打他的眉心。」峰揚心中說着,然後運轉自己的陣法,突然間,一道青色的月牙出現在峰揚的手中。

「巽字,風刃!」

峰揚將手一揮,青色能量從峰揚的手中飛出,直奔青牛龍蟒的眉心地帶,峰揚知道自己跑不掉,想這樣先吸引一下青牛龍蟒的注意力,然後再試圖逃跑。

「好,小子,你膽子真的大,竟然敢直接先出手攻擊我,我真的是小看你了。」青牛龍蟒扭動着蛇一樣的身體,直接是躲過了這樣的攻擊,然後哈哈大笑。

「就這?」青牛龍蟒滿臉戲謔的問,說着它再一次向峰揚撲了過來。

就在它接近峰揚的一霎那,峰揚感受到自己儲物手環中中的殘圖,出現了一陣劇烈的波動,這種波動,是前所未有的強烈。

這說明,這個青牛龍蟒的身上,也有一張殘圖!

峰揚極速閃身,也是躲開了青牛龍蟒的攻擊,然後和它拉開了一定的距離。

「攻擊他的眉心一定沒錯,但是怎麼攻擊,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峰揚心中道,「這傢伙實力太過強大,我無論怎麼攻擊,都可能打不到他,這是一個極大的問題。」

「如果我近他身,說不定可以。」峰揚突然想到一個點子,「用神風拂地斬,或者嘯風扎去刺他的眉心,應該有一定的作用,但是根本殺不掉他,我逃跑的可能性也不太大。」

「遠程的攻擊,我卻打不到他……」峰揚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這樣吧,我還是試試!」峰揚心中下定決心,準備賭一賭自己的運氣。

只見他運轉氣息,腳下的陣法快速旋轉起來,一時間,從海底伸出來一隻巨大的機械手,將青牛龍蟒抓住。

「離字,紅炎!」

峰揚變換手印,奇門陣法的「離」字突然亮起一道紅光,然後峰揚一張嘴,從口中吐出一口紅色的火焰。

「武蝶!」峰揚大喝一聲,百轉鬼蝶直接附身在峰揚的靈風劍上,青色的能量開始在靈風劍的劍尖上涌動。

「千王箭!」峰揚沒有直接使用神風拂地斬,而是先使用了一波千王箭,這樣的話可以吸引青牛龍蟒的注意力,讓自己的攻擊有效。

千王箭發出,峰揚的身形才是一動,化為一道幻影,來到了青牛龍蟒的身前。

「神風拂地斬!」峰揚舉起劍來,直接向青牛龍蟒的眉心刺去。

當!

劍已經刺在他青牛龍蟒的眉心處,但是絲毫沒有什麼作用,可能是因為他的皮太厚了。

「這……」峰揚傻了,按照師父說的,眉心就是青牛龍蟒的要害,就算自己實力沒有它強,但是畢竟打中了,至少應該有點反應吧……可是現在一點都沒有。

「你,打夠了嗎?」青牛龍蟒突然張口,一邊說着,一邊就要將峰揚吞掉。

峰揚趕緊閃身,現在的他,已經是知道眼前的這個怪物有多變態了,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如果這個還不行,那今天就真的栽在這裏了。

那就是,龍吟!

金色的陣法出現在峰揚的喉嚨前,然後一陣靈魂波動出現,發出龍一般的聲音。

也就在這一刻,那青牛龍蟒的巨大的身軀,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這個真的有用!」峰揚的心中高興了起來。 「呵!她當真好意思張這個嘴!」章佳靜嫦柳眉一挑,說不出的英氣,便是此時她軟歪歪地倒在羅漢榻上,一雙眸子困得霧蒙蒙的,也減不去兩分:「這宮中的老人哪個不曉得,她那人自從擺脫了奴才的身份做了主子之後,素來嚴苛己身,是最怕旁人提她過去的事兒,勿說什麼親手照看不假他人之手、洗手作羹湯,便是哪個當着她的面提到『伺候』兩個字兒都要小心眼的記上好久呢!呵~」

一聲輕哼,三分嬌四分媚,直聽的靜姝耳朵通紅。

兩刻之前,她還在永和宮聽那些諷刺暗罵,這會兒,就已然舒服地歪在塌上了,腳踩着熱乎的暖爐,不遠處的案桌上銀鍋子咕嘟咕嘟的冒着泡,一個鍋子內里分成了六個小鍋,中間一個小鍋,外鍋呈花瓣狀,是一個小鍋一個樣兒。

有現成的如燉酸菜鍋、燕窩蔥澆鴨子鍋、全羊鍋,也有燒好的湯底如海鮮湯、麻辣湯、菌菇湯,可以涮一旁備好的牛羊豬狍子鹿等切好的薄片,備好的山珍菌菜,各色麵條,只一指,就有伶俐地小太監涮好了往碗裏一盛遞到跟前。

簡直舒服的叫人軟了骨頭。

見靜姝沒動幾筷子,靜嫦直接點了好幾樣叫送到靜姝跟前:「你快墊墊,大宴上的蒸碗燉的早過了時候,少不得還有昨晚上就備好的,你這會兒不墊好肚子,一會兒你就是餓了也填補不進去東西。」

「我曉得了。」靜姝一邊應下一邊就開始消滅眼前的東西,不過到底沒碰那全羊鍋子。

「不怕的。」靜嫦一打眼就知道自家妹妹的心思,擺了擺手,見還珠不用她開口就奔著正確的地方取東西了,才收回視線,對着自家妹妹道:「我這兒才得了老九家的孝敬的漱口水,效果好得緊,你隨意用就是,一會兒保證你嘴裏沒有半絲異味兒。」

『···』不是吧!漱口水都被這位給琢磨出來了?不過:「當真好用?是個什麼樣子?我尋常也用鹽茶清口,但到底壓不幹凈。」

「你就放一萬個心就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