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宇說:「你的人品不行!」

鮮兆飛昂頭說:「我鮮兆飛光明磊落,為人行事問心無愧,你憑什麼指責我?」

林宇說:「你敢當著大家的面發毒誓,沒幹過貪財貪色,背信棄義的勾當?」

鮮兆飛的臉色一沉:「林大人,你成心找茬,當眾耍我?」

林宇說:「王爺招募的英雄豪傑,必須忠誠可靠,才無愧『護國法師』的頭銜。」

吳三桂捋著鬍子,微微點頭。

他需要武功高強的狗腿子,更需要這些狗腿子對主人忠心耿耿,否則等於養虎為患。

鮮兆飛收起紙扇,大聲說:「我鮮兆飛對天發誓,若干過貪財貪色、背信棄義的勾當,立馬萬箭穿心,不得好死!」

林宇說:「不用萬箭穿心,只要你跪在地上學狗叫,繞著大廳爬兩圈!」

撲哧……有人忍不住笑出聲。

鮮兆飛的濃眉微皺:「林大人,你分明想羞辱我!」

這時,趙穎兒說:「鮮掌門,你如果沒幹過壞事,林大人想羞辱你也羞辱不成呀!」

狄莉娜說:「只有偽君子,才心虛!」

鮮兆飛哼了聲,傲然說:「好!我發誓,如果幹過干過貪財貪色、背信棄義的壞事,就在大廳里學狗叫,爬三圈!」

林宇鼓掌:「好!果然正氣浩然,有掌門的風範!」

鮮兆飛昂首挺胸,一副裝逼的架勢。

狄莉娜提高嗓門:「誰知道鮮掌門干過壞事,趕緊當眾揭發他!」

眾人竊竊私語,低聲議論。

華山派在武林中的地位顯赫,誰也不想招惹鮮兆飛,何況他剛當上吳三桂的護國法師。

一名華山派長老說:「我家掌門,待人誠懇,心地善良,匡扶正義,令人欽佩!」

一個華山派弟子說:「師父慷慨大方,尊老愛幼,經常救助孤兒寡母,我們都很崇拜他!」

緊接著,一些擅長見風使舵之徒,趁機恭維鮮兆飛,狂拍他的馬屁!

「鮮掌門為人正直,嫉惡如仇,乃我輩之楷模!」

「鮮掌門是三百年來,華山派最仁義、最豪爽的掌門人!」

「這麼優秀的掌門,我都想加入華山派了!」

「王爺得鮮掌門相助,可成大業啊!」

……

鮮兆飛打開紙扇,得意地搖晃。

林宇說:「我烤一串『誠實豬大腸』,可以測試你是否撒謊!是否對王爺忠心!」

「哈哈哈……」鮮兆飛狂笑,「林大人,你別逗了!一串豬大腸,如何測試?」

林宇說:「你敢不敢吃?」

鮮兆飛:「少廢話!你烤吧!我吃給王爺看!」

林宇立刻走到大廳的中央,打開《萬界燒烤系統》,取出燒烤爐!

哇……眾人驚呼,以為林宇會變魔術。

此時此刻,阿珂和阿琪坐在角落處,目不轉睛地注視林宇。

龍兒也睜大眼睛,看林宇耍什麼把戲。

林宇從食物箱中拿出一截鹵熟的豬大腸,用竹籤串入,放在燒烤爐上。

吳三桂盯著林宇,他的心跳驟然加快。

那天,林宇曾烤制「香辣雞心」,吳三桂、馮錫范、吳應熊吃了之後,紛紛吐露真言。

吳三桂對此事印象深刻,好奇鮮兆飛會說出什麼實話……

幾分鐘后,豬大腸滋滋地冒出熱油和汁液。

林宇迅速把升級版的「誠實孜然粉」灑在豬大腸的表面,與汁液融合,緩緩浸入豬大腸的內部。

鮮兆飛警惕地問:「林大人,你灑的什麼佐料?」

林宇說:「孜然粉!」

鮮兆飛靠近燒烤爐,仔細觀察。

林宇說:「你擔心我在豬大腸里下毒?」

鮮兆飛說:「防人之心不可無!」

林宇說:「烤完之後,我先吃給你看!」

鮮兆飛點點頭:「嗯,極有必要!」

越心懷鬼胎的人,越擔心當眾曝光。

林宇斷定,鮮兆飛跟他的先祖鮮於通一樣,不是什麼好鳥。

很快,「誠實豬大腸」出爐了。

林宇抄起鋒利的匕首,割下一片豬大腸,放入口中大嚼,證明沒毒。

《萬界燒烤系統》提供的升級版「誠實孜然粉」,對林宇無效。

見林宇咽下豬大腸之後,鮮兆飛的心裡才踏實。

林宇說:「鮮兆飛,你快吃!」

鮮兆飛拿起竹籤,聞了聞豬大腸:「嗯,烤得很香!湊巧,我最喜歡吃豬大腸!」

說完,他咬了口豬大腸,快速咀嚼……

吳應熊突然問:「林大人!你護送公主來昆明城,路上沒遇到劫匪嗎?」

林宇一怔,繼而明白了。

吳應熊認為,林宇吃下「誠實豬大腸」,應該會說實話。

所以,吳應熊想證明,趙美琪手裡的人質,不是真正的建寧公主。

林宇大聲回答:「那天,皇上率領御林軍送公主離開京城,被獨臂神尼和趙美琪偷襲,龍教主及時相救,公主才化險為夷,而我和小王爺,則被獨臂神尼劫走!」

「多隆在客棧設下埋伏,令獨臂神尼中了《我愛一條柴》的邪惡之毒,導致她狂興大發,不停地追逐男人,我才被龍教主救出客棧!」

「隨後,我安全回到公主的身邊,與多大人繼續送公主趕往昆明城,托皇上的洪福,這一路比較順利,沒再遇到危險!」

林宇的語速極快,所講的內容全是實情。

他濃眉微揚:「小王爺,你能如期和公主拜堂成親,多虧了我和多大人護駕保送,你應該敬我和多大人一杯!」

吳應熊哈哈大笑,舉杯敬酒,一飲而盡。

林宇接著說:「小王爺娶了公主,艷福無邊!但你別忘了,曾給獨臂神尼的愛徒阿珂許下諾言,也要娶她為妻,照顧她一輩子,甚至還要封她為皇……」

「別說了!」吳應熊急忙打斷林宇的話,臉色發紅。

坐在遠處的阿珂,想起自己被吳應熊愚弄欺騙,她的心情酸楚而憤恨。

趙穎兒沖吳應熊翻了個白眼:「世子,你的風流史,我還沒跟你算呢,等入了洞房,咱們再慢慢地聊!」

吳應熊的表情尷尬:「林大人烤的誠實豬大腸,果然可以測試是否撒謊!請林大人詢問鮮掌門吧!」

林宇扭頭,問鮮兆飛:「你貪過財嗎?」

鮮兆飛回答:「貪過!兩年前,我沒當掌門時,暗中私吞了華山派的一萬兩銀子!」

剎那間,眾人震驚。

鮮兆飛指著華山派的白鬍子長老說:「孫師叔可以作證,我私吞一萬兩銀子之後,給了他五千兩,讓他支持我當掌門人!」

被稱作孫師叔的白鬍子長老騰地站起:「鮮掌門,你胡說!我怎麼會做出違反門規的勾當!」

鮮兆飛發覺自己說了實話,他氣得滿臉通紅,企圖停止講實話,卻無法控制。

「孫師叔,你難道不記得了?是你提示我,趁本派收取房租和佃租之際,悄悄做假賬,截留一萬兩銀子!

孫師叔惱羞成怒:「荒唐!我乃華山派的長老,地位顯赫,怎會與你同流合污,貪圖五千兩銀子?」

鮮兆飛說:「你何止貪圖五千兩?我當上掌門之後,趁修繕本派總部樓房的機會,又搞到八千兩銀子,給你了三千兩!趁購買各種傢具和兵器之時,搞了三千兩,給了你一千兩……」

孫師叔狂叫:「你吃了豬大腸,神志不清,胡言亂語!」

鮮兆飛說:「我貪污的銀子和送出的銀子,都記錄在賬本上,我賴不掉,你也賴不掉!」

聽著兩人的話,華山派的其他長老和弟子們極為憤慨,也極為難堪。

鮮兆飛說:「如今,我成為平西王爺的護國法師,帶領華山派歸順平西王爺,獲得了十萬兩銀子和五萬兩黃金!這些金銀,本人僅留三成,剩下七成,全部分給各位長老和弟子!」

「真的嗎?」孫師叔瞪園眼睛。

其他長老和弟子們,也面露驚喜之色。

鮮兆飛說:「千真萬確,王爺和世子可作證!各位,我如果不貪財,咱們華山派怎麼能獲得十萬兩銀子和五萬兩黃金的獎賞呢!因此,掌門人貪財,本派才能發財啊!」

「好!」孫師叔激動地鼓掌。

其他長老和弟子也一起鼓掌,態度大轉變。

連之前嫉恨鮮兆飛的弟子們,在金錢的誘惑之下,也不由地對鮮兆飛投以諂媚的目光。

林宇沒想到,鮮兆飛吃了「誠實豬大腸」之後講的實話,居然獲得本派的支持。

吳三桂和身邊的年輕公子竊竊私語,笑得開心。

凡是貪財的歸順者,都容易被掌控。

畢竟,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林宇又發問:「鮮兆飛,你貪色嗎?」

鮮兆飛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貪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是個正宗的男人,又不是太監,喜歡美女,合情合理!」

卧槽,這傢伙振振有詞。

林宇問:「你是否欺負、矇騙、霸佔過女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