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風塵那陰冷的目光直視着,其餘幾個人不禁打一個冷顫,一席冷汗已經冒出來,深邃的眸子頓時猛縮,如同看到了一尊死神一般恐懼。

剛剛風塵擊殺的,就是這些人的老大,這些小弟看到老大都被一招打死了,他們又怎麼可能是風塵的對手。

眼見這幾個黑衣人想要逃跑的意思,長劍瞬間被風塵緊握,一道華麗的劍鋒在一瞬間閃略而過,直接便是刺穿一個黑衣人的身體,銀白色的劍刃瞬間被染成了紅色。

緊接着,風塵再度爆射出去。

「唰唰唰」

隨着劍鋒的閃芒而過,一道道壯烈的慘叫聲不斷傳出,僅僅數息,所有人殺手便是死在風塵手中。

風塵將其身上的所有寶物全部奪走後,一把火便是毀屍滅跡。

紫色的火焰在風塵一個響指后,那紫色火焰即是瞬間將這些殺手屍體燒的骨灰無剩,彷彿從來沒有人過一樣。

因為明天的測試更為重要,風塵直接進入房中休息恢復玄力。

風塵便是一大早就前往煉藥閣。

「風塵小友,昨晚休息的怎樣?」

風塵剛到煉藥閣總部,此時雷彥已經在此處等候。

「挺好的。」

風塵並未提及昨晚鬼影樓暗殺一事,畢竟煉藥師大賽在即,而且區區幾個鬼影樓殺手,還奈何不了風塵。

「測試一會就開始了,我們趕緊走吧。」

風塵跟隨雷彥到了煉藥閣的一處密室中,一面寬敞的空間展露在風塵眼前,僅僅一個密室,但是其面積卻是極大,甚至望眼都看不到盡頭。

這裏是煉藥閣煉藥閣中專門煉藥的地方,據說為了煉藥師能安心煉藥,是由煉藥閣的閣主利用秘法建造的。

可以說這是一個小心的空間,而且與外界相當於是完全隔離的。

「沒想到煉藥閣的閣主竟然有如此能力。」

一時間風塵對煉藥閣的神秘閣主感到驚訝,要知道,若想建造小型空間,其實力必須是在玄元境之上方才有能力製造的,所以就是說煉藥閣的神秘閣主必然是一位玄元境之上的強者。

來到這裏,已經有許多煉藥閣分部的閣主帶着弟子來到了此處。

「雷閣主,沒想到這裏重要的測試,你還敢帶着你那煉藥外流進來。」正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同時一道熟悉的面孔走來。

此人正是先前煉藥閣門口見到的田祁,身邊的帶着的是那名叫韓擎的少年。

據說這韓擎雖然只是二階煉藥師,但是其實力卻是已經能夠煉製基礎的三品丹藥了,是田祁的得意弟子,歷年的煉藥師大會,他也是最耀眼的年輕煉藥師之一。

見到田祁的一刻起,雷彥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許多。

「雷閣主,這次的測試可是意味着能不能代表煉藥閣參加大賽的,你竟然就帶一個連一階煉藥師的毛頭小子來參加測試,看來你焱城的分部這次是真的要關門了。」

聽到那田祁此言,雷彥的心中瞬間就是一股火湧上心頭,每一年來參加這煉藥師大會,無一不會被這些人諷刺一遍。

要不是因為煉藥閣的規矩,他甚至都不願意踏進帝都半步。

而那肖廬此時也是帶着他那弟子秦麟來到煉藥室中,注意到這邊后,便是直著朝此處走來。

「我還以為雷閣主顧忌面子不會來這裏,不過卻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啊。」

那肖廬同樣是帶着不太和藹的態度前來,見到肖廬,雷彥的臉色中的難看再添幾分。

「雷閣主,聽我一句話,你現在走還來得及,就當你沒有帶人來參加測試,日後也不過關閉焱城煉藥閣而已,但若是繼續留在這裏,到最後不僅你那分部要關閉,你的還要丟一份面子,我這是為你好。」

肖廬那明顯不懷好意的話語令的風塵微皺眉頭,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賤的老頭子。

「這到不必肖閣主費心了,祝願你待會不要為你說的話後悔就好。」雷彥直接便是反駁回去。

起初雷彥只是因為找不到強的煉藥師,所以不得已找來風塵充數的,並沒有對風塵報太大的信心,但是自昨日拍賣會上,雷彥才見到風塵的實力,雖然不是全部,但是想來風塵隱藏着更讓人震驚的潛力。

所以雷彥現在是對風塵充滿了信心。

「後悔?哈哈哈,雷閣主你要笑死我嗎?就憑這小子,連正經煉藥師都不是,我倒要看看他如何讓我打臉。」肖廬頓時大笑起來,對於風塵他可謂是從來沒有把沒有煉藥師象徵的風塵放在眼裏。

「雷閣主,你還是聽肖兄的吧,萬一待會你這弟子不爭氣,你這老臉可要徹底丟到家了。」田祁再度補刀道。

對於這兩人的嘲諷,雷彥是一股火在肚子裏無法發泄,若不是因為這裏是煉藥室,他都想上去打人了。

「師父放心,待會我肯定會完敗這個外流煉藥師的。」此刻站在肖廬身旁的秦麟突然道。

聽到秦麟的話語,風塵沒有一絲氣憤,因為對於這種人風塵只覺得想笑。

「區區一個二階煉藥師,你還真把自己當做什麼東西了?在我眼裏,你區區二階煉藥師不過是我隨意踩在腳下的渣渣。」風塵冷笑一聲然後道。

「呵呵,雷閣主,你找來人的人,實力不大,吹牛皮倒是挺厲害。」肖廬譏諷道。

「既然如此,我就在這次測試中讓你知道我的厲害,如果我敗給你,那我從此不再碰丹藥。」

「這可是你說的。」

聽得秦麟的話語,風塵緩緩搖搖頭,在風塵眼裏,這秦麟的話語完全就是自取其辱,自古至今,還從來沒有一個煉藥師敢跟他這麼說話的。

而就在此時,煉藥室的內門突然打開,只見煉藥閣副閣主霍勒,還帶着煉藥閣的兩名高級煉藥師前來。

而在霍勒身邊,一個看起來長得俏皮可愛,長相很是甜美的妙齡少女站於前方。

輕輕的莞爾一笑,便是令的台下無數男的年輕煉藥師為其傾倒。

「竟然是這小娃娃,難道今年她也要參加煉藥師大賽嗎?」一位閣主語氣較為驚嘆的說道一聲。

「這難道就是那個傳說中煉藥閣閣主的親傳弟子,號稱年輕一輩的煉藥天才女子,千翎小姐嗎?」一位年輕的煉藥師也同樣驚嘆的語氣自言道。

眼前的少女名為千翎,乃是煉藥閣總閣閣主的親傳弟子,在整個帝都城,被譽為是年輕一輩煉藥界的天才女煉藥師,看那胸前的勳章,已經是達到了三品煉藥師的水平了。

談話間,副閣主突然拍拍手,所有人便是止住話語。

「想必各位閣主都已經聽說了,今年的煉藥師大賽較為特別,不僅僅是雲遊各地的自由煉藥師,這次星雲學院和天啟宗的弟子也會參加,昨日拍賣會中那天啟宗的弟子,想必個別的人已經見到了吧。」

說罷,在場的所有閣主頓時驚嘆一聲,星雲學院與天啟宗並為天武帝國兩大最強勢力,底蘊雄厚,裏面的天才弟子更是數不勝數,沒想到這次竟然也要參加煉藥師大賽。

要知道,煉藥閣的煉藥能力在整個天武帝國已經是比較優秀的存在了,但是在星雲學院和天啟宗這兩大勢力面前,眼前這些天賦好一點的煉藥師,也不過就是渣渣罷了。

而現在,所有人也開始漸漸的明白了為什麼這次要內部選拔參賽人員,煉藥閣,怎麼說也是天武帝國影響力不小的勢力,如今天啟宗和星雲學院都出來了,煉藥閣自然不能嚮往年一樣隨意,選拔的目的就是讓這裏能力強的煉藥師,為的就是不讓煉藥閣丟面子。

「好了,既然都知道了,那就開始這次的測試吧,本次煉藥閣有五個參賽名額,大家儘力爭取吧。」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最新章節、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安然一世、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全文閱讀、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txt下載、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免費閱讀、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安然一世

安然一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成首富親孫女后我成了頂流、帶球跑文里的炮灰崽崽我不當了、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鬼眼國醫是神棍、影帝老婆是大廚、我為祖國添磚加瓦[快穿]、

。 「殿下,快躲啊!」

「快,跳下樹!」

褚萬里等人大喊著讓段譽小心,但時間早已經來不及,只見猛虎那一撲擊過去,咔嚓一聲后,段譽原本站立那粗壯足有人腰粗的樹榦,都被猛虎的鋼爪給撕裂成了兩截。

然而,一陣揚塵從地上開始瀰漫,漫天沙塵中,已經衝過來的褚萬里卻驚呆了。

段譽,並不在這裡。

而與此同時,猛虎也喘息著趴在地上,很明顯,連續的全力爆發毫不休息,即使是百獸之王,這種級別的攻擊對它體力也是巨大的消耗。

而此時,在它所處的位置背後,卻是揚起了一聲笑聲。

「怎麼樣,是不是很意外?」

猛虎大驚,這是段譽的聲音。

也許是幾十年的生長讓它有了些許智慧,虎王大驚,這人類如此短時間躲開全力必殺,還能瞬間轉移跳躍到後方,這是何等強大,超乎極限的速度?

「反應太慢了,記住,動物永遠別和人來斗!」一邊說著,段譽再一次騰空而起,只見瞬息間,連續六根狼牙羽箭已經上弦,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以前後二排的詭異弧度,帶著狂暴的稟厲殺氣,就猛撲向了剛轉過身來,準備與段譽搏命的猛虎!

「之前的攻擊,就是為了消耗你大開大合的體力和逼出你的躲避死角,如今你已經無路可逃,這一招倒要看看你怎麼躲,叢林之王!」

段譽的聲音雖然柔和如同春風般毫無殺氣,但在猛虎這裡,卻讓這畜生第一次產生了恐懼。

不止是恐懼,段譽那六支箭的速度異常恐怖,打了這麼久,體力早已經下降不少,附近又已經被倒塌樹榦所堆積堵住,而且剛發動完全力一擊,如今的喘息停頓下,根本就無從躲避這些致命的攻擊!

作為百獸之王,這隻已經存活了數十年的猛虎幾乎不敢相信它會被一個人類如此幹掉。

「轟隆!」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那隻猛虎原本剛往上撲起,想要和段譽殊死一搏的身子掙扎了許久,還是撲通一聲,倒在了這土地上,

猛虎之王的死狀,不可謂不慘,只是隨意看去,腹部,心臟,肝臟,脖子,大腦,胸部就被通通射中,猛虎雖然筋骨強悍無比,尋常刀具弓箭根本傷不得,但段譽這一絕技,威力驚天動地,量其再兇猛強大又如何抵擋得住?

「嘖嘖嘖,殿下,你這「六脈神箭」,和「凌波微步」如此強悍,恐怕已經到達了爐火燉青的地步啊。」歐陽雪在一旁愣了片刻,還是放下了手中的匕首,笑道:「能殺死這隻大理第一猛虎,恐怕是千軍萬馬,也未必是你對手。」

「是啊,這猛虎乃是大理第一霸,軍隊圍殺近二十年也沒能將其消滅,可謂是凡間絕世猛獸了。」褚萬里也笑道:「我看把它的皮帶回去,做成鎧甲也是不錯。」

段譽點點頭,只是走過來看向那兩個已經昏迷過去的女子語氣低沉道:「這裡不安全,她們兩個更是急需救治,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

「回去,也沒必要如此焦急吧?」歐陽雪有些不解,這二人身上都在流血,是不是先緊急包紮一下比較好。

「來不及了。」段譽一邊伸手去撥開二人的面紗,一邊道:「這猛虎如同人類中帝王一般,既然殺了它,必然有無數獸類軍馬前來報仇,我已經感知到那種氣息了,走,馬上!」

說完,他就抱著其中看上去年輕稍大的一個女人,往自己馬上一躍而去。

這邊眾人不敢再說話,歐陽雪隨手拉起另一個少女背起來,就上了馬一行人揚長而去。

果然,幾人奔出不到三十里,身後遠處獸鳴聲大作,各種猛獸嘶鳴聲響徹天際,讓人毛骨悚然。

「殿下真是神機妙算,果然有這些畜生尋仇來了。」褚萬里感嘆不已。

「好了,現在還是趕緊回去救她們為好。」段譽把女子的面紗徹底拉開了,一邊說道:「然後我們現在必須調查清楚她們是什麼身份,為什麼會在這……」

話還沒說完,段譽就呆住了。

實在是,眼前這個女子,實在太美麗動人了。

楚楚動人的神態,精緻的五官,渾身雪白似沒有任何瑕疵所在,這個身著藍色長裙的女人看上去約莫二十齣頭,卻是讓人驚艷其絕美的容貌。

只是,女子肩膀處,卻是有著一抹淡紫色的印記,而且,顏色還在不斷濃郁,卻絲毫沒有消散的跡象。

為什麼,對她會這麼在意呢,段譽也有些苦笑了一聲,這女人呼吸聲越來越急促了,氣息如此微弱,看樣子情況比想象中的還要差,就是把她帶回去了必然也是九死一生,不過……

作為一個男人,難道我要看著她,死在這裡嗎?

「殿下,殿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