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黑影在折射的光亮中穿梭,池慕神念跟隨,伺機而動。

傳送玉盤消失,滿眼黑色,古易暗暗著急:「一輪昏暗的月亮,什麼鬼東西!」

他憂心池慕的同時,也在頭疼下去后,如何應對麒麟。

「它的眼神?」

麒麟的目光不再追逐古易,盯著下面那輪陰月,眼睛中的貪婪畢現。

恰在此時,下方的黑霧濃縮,傳送玉盤上的情景浮出水面。

黝黑的霧氣像是繭蛹一般將池慕包裹,雖然還在奮力的抵擋,但是池慕的行動卻被死死的限制住。

斗大的雪花將武平大陸高手覆上一層白色,陰月似乎也因為寒冷而瑟瑟發抖。

麒麟青碧色的身影躥過古易,像是老鷹撲食一般,俯衝陰月而去。

幾乎是眨眼的功夫,麒麟的血盆大口將陰月吞入口中。

「天狗食月?」古易愣神,有那麼一霎那,麒麟狼狽的樣子像極了惡狗撲食,他莞爾一笑:「麒麟吞月!」

不僅是他,池慕也有些錯愕,不管如何,麒麟算是幫了他的忙,體內的力量爆發,拼力的掙脫黑霧繭蛹。

武平大陸高手的反應極為迅速,之前他就注意到麒麟,也想到麒麟可能要吞食陰月,但是他與池慕的比拼到了最後關頭,不便分心,再加上僥倖的心裡,他選擇了放任麒麟下來。

說不後悔,那是假的,然而事情已經朝著最壞的方向轉變,他必須要做出補救。

困縛池慕的黑霧瞬間回體,武平大陸高手的身影頓時清晰高大起來。

「給我吐出來!」

黑霧涌動,蜂擁著擠壓麒麟,企圖將陰月從麒麟的口中擠壓出來。

沒有料到武平大陸高手的動作那麼快,麒麟玉髓的身軀上碾出粉末,裂紋更是無處不在。

口中的陰月一下吐出了三分之一。

當陰月從麒麟的口中露出半面,麒麟發狠似的,上下顎一合,利齒死死的嵌在陰月上,任憑身軀已經不成樣子,還是死咬著陰月不放。

武平大陸高手發狠,身影來到麒麟前,雙手上黑霧纏繞,狠狠的拍在麒麟的腦袋上。

「嘭!」

霧氣飄散,麒麟瞬間萎靡起來,然而仍舊不鬆口。

「死!」

黑霧蒸騰,滾滾而聚,武平大陸高手痛下狠手,他原先還想留麒麟身軀,再塑祭壇。

現在不是祭壇能不能重現的問題,陰月被麒麟徹底吞噬,他的性命也將不保。

關鍵時刻,池慕出手。

麒麟被殺,那麼下一個就輪到他和古易;

沒有麒麟的牽制,他自然不是對手,自己一死,情嶼崖也就完了。

所以他只能出手。

「你!」

剎那,武平大陸高手的腦後,生出一眼,激憤的眼睛中散發出耀眼的光亮。

池慕躲閃不及,愣在原地。

古易哪能坐視不理,鎮魂尺扔向池慕。

柔和的神念光輝淌入池慕的腦海,讓他從夢魘中驚醒。

腦海閃過千萬念頭,回歸正途,他的手中凝結出一把冰雪之劍。

刺入那隻震懾他的眼睛中。

「啊!」

「轟!」 午飯時間。

學校附近的咖啡廳內。

「這是你要的一萬塊現金和手機。」

一身筆挺西裝身材高大壯碩的中年男子,將裝著錢的信封和手機遞到白昊面前。

正是身外國外的楚浩宇,拜託家中司機王叔加急送來的。

在某些關鍵問題上,這貨還是挺靠譜的。

「接下來幾天,我會按照楚少的囑託留在這裡。手機里有我的通訊號碼,小妹妹你有什麼需要隨時聯繫我就好。」

辦完事情后,司機王叔便先行離開了咖啡廳。

儘管內心也滿腹疑惑,這明顯還是未成年的盲人少女,是如何認識遠在國外留學的楚浩宇。

但作為楚家雇傭多年,領著豐厚薪酬的老司機,很明白沉默是金本分做事的道理。

只能心裡默默感慨兩句,從各大網紅小明星到如今面前這位,自家少爺口味真是越來越刑了。

兜里有了錢,白昊也有了底氣。

滿滿當當點了一桌子好吃的,大快朵頤起來。

「你和這個楚浩宇的關係可真好呢!」

對於這樣的友情,江芊夏十分羨慕。

「那是當然,認識這麼多年一同經歷過那麼多事,我們早就成了異父異母的親兄弟。」

閑著也是閑著,白昊便用生動形象的話語,講述了兩人相識的大致經過。

逗得江芊夏忍俊不禁。

人與人相遇的時間真的很重要。

剛剛認識楚浩宇時,楚家還未曾發跡,只是普通小康家庭。

隨後幾年,生意越做越大,如今已經是整座江漢省的首富。

作為集團未來唯一繼承人的楚浩宇,自然成了一塊香饃饃,懷著各種目的想要和他做朋友的人不計其數。

但真正能夠與之交往的人極少。

身份財富的差距,也絲毫未能影響從年少時便交好的兩人感情。

「你也想重新擁有,這樣可以交心的好朋友吧?」

從她的羨慕話語中,白昊覺察出了一絲悲傷,轉而問道。

「已經回不去了。」她小聲道。

「安心,一切有我!我這個值得信賴的好哥哥,會幫你和她們解除誤會,重新成為朋友的!」

白昊拍著胸脯,鄭重承諾。

在晨間課間休息結束后。

經歷過隔壁班少年的事情,他終於明白了江芊夏內心的真實想法。

同時也從敞開心扉的她口中,知曉了許多初中時四人間以前的往事。

在時隔數年,車禍后重新進入校園時。

她認識了同班同學的黃曉靜三人。

準確點來說,是以黃曉靜為首的三人主動靠近了她,給予了當時對生活絕望的她幫助與溫暖。

在初中校園時,會主動關心照料身體不便的她。

每次課間休息都會圍到她課桌旁,大家其樂融融分享生活中的有趣話題,充當她的眼睛進出校園護送她回家。

假日里,則會約上她一同出門。

三人輪流推著輪椅,在暖暖陽光下,嘰嘰喳喳向她講述著這世界的美好。

那是她生命中,僅存不多的幸福時光……

這樣美好的日子,直到身為黃曉靜隔壁鄰居,那個自幼喜歡青梅竹馬少年一場告白,一切都成為泡影。

白昊倒是很能理解,畢竟這世間男人,沒有幾個不愛美人的。

更何況對於情竇初開的少年而言,柔軟無助美貌漂亮的盲人少女,很容易激發出男性內心潛藏的保護欲。

告白之後,儘管江芊夏明確拒絕。

但感覺受到了背叛的黃曉靜,自此開始變得疏遠。

至於隨後遭受的所謂霸凌,也根本不是白昊所設想那樣。

按照江芊夏所敘,雖然她們三人一同疏遠了自己,但其實並沒有什麼出格舉動。

甚至有時候在別人欺負自己時,她們還會裝作路過,裝作不經意幫自己解圍。

內心終究柔軟且善良。

也對。

如果不是這樣的人,當初就不會對茫然無助的江芊夏,真誠且熱情地伸出援手。

只是給予,不求回報。

這也是白昊決定去幫助她與黃曉靜三人,修復關係的根本原因。

並且也有了相應的計劃。

如果一切順利,應該用不了兩天便可以成功。

但讓白昊覺得迷惘的是。

校園內的遭遇,並非是江芊夏心結所在,選擇自我終結的原因。

看來只能調轉方向,從她的家庭去入手了。

以她這種總為他人考慮,善良樂觀的性子。

哪怕是身體殘缺,生活過得並不如意,也根本不會做出這樣逃避的行為呀?

究竟是遭遇了什麼事,才會促使她連生命都不去珍視呢?

突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