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日.黎明?他早死了,剛回到黎明城的第二天就重傷不治死了,哦不!或者說,真正的黑日.黎明在二十年前,他兩三歲的時候就死了。」

「什麼意思?」帕爾很是符合時宜的追問道。

「呵呵。」

老人張開了手臂,聲音很是得意的回答道:「一直以來,黎明家族的黎明侯爵還有下一任黎明侯爵都是我,就連臭名昭著的邪教徒黑袍也是我,所有人都是我的傀儡,都受到我的控制,哈哈哈……」

「嗯?」

帕爾黑色的眼瞳一縮,瞬間想明白了一切

「如果這樣的話……」

腦海中靈光一閃,帕爾想到了悍不畏死的黑甲人……還有,那倆沒有靈魂卻能行動自如的小孩子,如果這一切的背後都是這個老人的話,那真是太可怕了!

「你到底是誰?」

重新回到了這個問題,老人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不是說了嗎?我是黑靈.黎明,如果你真沒聽說過,那可以換一個說法,我就是黎明家族的第二任族長,永遠的第二任族長。」

「原來如此!」

帕爾想到了剛才那個空棺材,原來那是老人的棺材,而老人真的活了幾百年之久,或者說是老人的靈魂真的活了幾百年之久。

「之前的空棺材裡面沒有屍體,面前的老人又是靈魂狀態,那屍體在哪呢?」

帕爾大腦極速轉動起來,目光不著痕迹的落在了黑木棺材上,而後更多的細節被他察覺到了。

老人的靈魂,自從出現之後就沒用離開過黑木棺材上方,這說明黑木棺材里的東西對他極為重要。

「雖然不是百分之百,但我總要試一試。」一念至此,帕爾直接暴起衝鋒,身上出現了不知多少層魔法護盾,手中青白長刀直指黑木棺材。

「找死!」

老人本來還想再嘮叨一會兒,沒想到帕爾竟然敢主動出擊,這找死的行為直接把他氣笑了。

而後也不見老人動彈,瞬間就有無數灰霧鎖鏈從四面八方朝著帕爾蜂擁而至。

嘩啦啦……嘩啦啦……

灰霧鎖鏈極為凝實,相交碰撞之間甚至發出金屬鎖鏈碰撞的聲音,一瞬間就要將帕爾捆成粽子,然後絞成碎末。

呼……

帕爾身上出現了黑白兩色光芒,耀光和戰氣的結合,爆發出了對抗灰霧有著奇效的特殊能量。

「破!」

青白長刀劃過一道弧線,蜂擁而至的灰霧鎖鏈寸寸斷裂。

「呵!」

老人一點也不慌,因為有著好似無窮無盡的灰霧鎖鏈繼續憑空冒出,朝帕爾纏繞而去。

一時間,帕爾向前衝鋒的步伐停頓了下來,手中青白長刀連連揮舞,卻只能保證自己不被纏繞罷了。

照這樣下去,帕爾的能量用完之時就是他的殞命之刻。

「這些灰霧鎖鏈比之前遇到的更加凝實,更加難纏,如果擺脫不了,我得被活活耗死在這裡,而且就算擺脫了,老人肯定還有其他手段。」

帕爾閉上眼睛,手中青白長刀全靠天賦危險預知預知到的畫面下意識的揮舞。

帕爾在思考對策,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必須一擊就衝破灰霧鎖鏈的阻攔,然後趁著老人對他還有輕視之心的時候幹掉他。

「看來只能用大招了。」

帕爾感受著體內消耗殆盡的戰氣,將注意力集中在了數據面板上。

「升級騎士境界!」

滴,10000生命能量點已消耗,境界提升完畢。

境界:

中級白銀騎士(0/20000)

體力:2200/2200

戰氣(凝練):200/200

戰氣屬性:破魔之炎

生命值:100/100

生命能量點:40000

精神能量點:3200

……

「合擊!」

帕爾瞬間睜開眼睛,左手中出現的御風劍,和右手中的青白長刀同時對著老人的方向斬出。

在這一剎那,一刀一劍上面同時被黑色戰氣覆蓋,各自凝結了蘊含著一百點凝練戰氣的殘月劍術:凝刃。

之後凝刃轉化為離刃激射而出,兩道黑色氣刃同時發出,在微妙的顫動頻率下合二為一,形成了威力高達五百點凝練戰氣,這就相當於一名巔峰白銀騎士在全盛狀態下引爆了體內所有戰氣,周圍的環境還是堅不可摧的狹小環境。

而且不光如此,帕爾還有一個名為戰爭的主宰的天賦,他的技能威力還要上漲一倍,消耗只有百分之五十。

所以,帕爾的這一擊已經超越了白銀級,到達了黃金級的境界。

刷!

黑色氣刃劃過之處,灰霧鎖鏈直接化作了虛無。

「什麼?」

很顯然,老人也沒有預料到帕爾的全力一擊會如此強大,但他的實力確實深不可測,一瞬之間面前就出現了好幾層厚實的灰霧護盾。

砰砰砰……

炸響聲中,有著破魔之炎屬性的黑色氣刃勢如破竹,接連突破了不知多少層灰霧護盾,但最終還是被擋了下來。

但著並不代表帕爾的攻擊結束了,他之所以提升境界,就是因為他想獲得瞬間斬出第二擊的力量。

而這第二擊是……

「魔化!」

帕爾發動了約翰傳承給他的天賦,肉體力量瞬間提升了百分之二十,臉上出現了模糊的黑色紋路。

砰!

用力一蹬地面,帕爾跟在自己的第一擊黑色氣刃後面衝出重圍,當第一擊黑色氣刃消散之後,他直接近距離斬出了一記合擊。

雙持武器:合擊!

殘月劍術:凝刃!

這次的凝刃沒有發出,因為帕爾要利用青白長刀的破甲之力,來打破老人的所有防禦。

事實也確實如此,帕爾緊隨其後的第二擊讓老人根本無法躲閃,或者說他真的無法離開黑木棺材的範圍,只能利用強大的精神力收攏散出去的所有灰霧,倉促的形成灰霧護盾抵擋攻擊。

砰砰砰……轟!

灰霧護盾接連破碎,眼見帕爾的一刀一劍就要砍碎老人的靈魂,甚至刀劍上殘餘的黑色氣刃已經割裂了老人的靈魂,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黑木棺材上面白光一閃。

嗡……

一面看似單薄的白色護盾升起,直接將力竭的帕爾彈飛了出去,這是一種好似不可反抗的柔力,沒有對帕爾造成任何傷害,就是讓他離開黑木棺材。

「該死!」

帕爾落地之後暗罵一聲,而後抬頭看向黑木棺材上方的老人。

此時的老人瀕臨崩潰,凝實的靈魂開始了潰散,顯然帕爾的攻擊已經給他造成了致命的傷害。

但老人絲毫不慌,甚至還惡狠狠的盯著帕爾,嘴裡說著威脅的話語:「你給我等著!」

說完,老人就閉上了眼睛。

嗡……

黑木棺材顫動起來,上面的白色紋路散發出璀璨的光芒,一股特殊的能量波動從黑木棺材裡面傳出,老人瀕臨崩潰的靈魂開始收攏。

「他在療傷?這個黑木棺材到達是什麼東西?」帕爾瞪大了眼睛。

…… 池如龍帶着二人在萬獸境中穿來穿去。

靠近西金的萬獸境並沒被西金的惡劣環境影響,反而如同東木附近一樣,樹木高大挺拔,荊棘叢生,靈草也鬱鬱蔥蔥,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

只有妖獸受到些影響,在東木附近常看到出沒的刺毛豬在這邊沒了影子,反而出現的是一種毛長如同雄獅一樣的棕色長毛豬。

長毛豬生性溫順,長長的尾巴圈成幾圈,搖搖擺擺,見到人來也不躲,睜著懵懵懂懂的大眼一眨不眨望着你。

蘇子靜想到刺毛豬的美味,看到長毛豬頓時就流了口水。

池如龍看穿她的心思,遺憾道:「長毛豬豬肉又柴又老,味道不行,蘇師妹還是別費力氣了。」

蘇子靜只能遺憾地望了望一群傻憨憨,長嘆一聲走了。

長毛豬群目送他們遠去,有幾隻邁步想跟上,被一聲豬吼留住,戀戀不捨又看了好幾眼,才搖頭擺尾回到豬群。

長毛豬群中,一隻體型明顯比其他長毛豬大一圈的長毛豬哼哼幾聲,扭著屁股往萬獸境深處跑。

跑着跑着,腳下一空,整隻豬就沒了影子。

……

蘇子靜和范成祥二人跟着池如龍來到一處小河邊。

河面寬只有兩丈左右,河邊樹木稀少,地勢平坦開闊。

池如龍停在一個大石邊,彈了彈石頭上的灰,也不扭捏,一屁股坐上去,拍了拍身側空位,「來坐吧。」

「不了——」

「說來話長,你想站着聽?」

范成祥冷臉坐過去,蘇子靜也跟着坐下。

「長話短說,趕時間!」

池如龍白眼一翻,一個閑人,有什麼時間好趕的?

然而這話不能講,以姓范的小氣的性子,這話一說肯定得絕交!

清了清嗓子,池如龍緩緩道:「這件事,還要從三十多年前說起——」

三十多年前?

范成祥和蘇子靜對視一眼,三十多年前到底還發生了什麼?

「說到這個,我不得不向你們坦白,其實我以前是龍魂山的鎮山獸——」

「什麼?」

池如龍話未說完,范成祥如同屁股被扎了刺一般從石頭上跳起,不敢置信地瞪着池如龍。

蘇子靜亦目光閃爍,池如龍怎麼也和龍魂秘境扯上了關係?

龍魂山整座山體都是寶物,龍魂秘境就是龍魂山體之內的芥子境域。

而老龍告訴過她,龍魂秘境是仙靈界大能的寶物,因老龍得罪了這位大能,被壓在龍魂秘境海底,一壓就是幾十萬年!

如果池如龍真是龍魂山的鎮山獸,那他豈不是和老龍一樣,活了幾十萬年了?

一個活了幾十萬年的妖獸,為何修為才金丹期?

她是因為一直在蛋殼內沉睡,三十年前才破殼出生,那池如龍又是因為什麼?

蘇子靜知道的事統統都告訴了范成祥,所以范成祥得知此事才會如此激動。

面對兩道不算友好的目光,池如龍神色平靜,拉着范成祥坐下,「范道友稍安勿躁,待一會兒我再告訴你緣由。」

范成祥只得又坐下,一顆心砰砰直跳,等著池如龍的後文。

「我原本是仙靈界玉嵐仙尊的契約獸,專門鎮守玉才仙尊的芥子境域玉蘭山——也就是龍魂山,你們都叫慣了龍魂山,我也就不改了……」

池如龍向二人娓娓道來。

龍魂山,原名玉蘭山,是仙靈界玉嵐仙尊的芥子寶物。

在仙靈界,芥子境域並不是多稀奇的東西,幾乎人手都有幾個。

東西一多,就變得不值錢了,更值錢的,反而是後代以及後代的資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