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有剛剛沐舒羽跟董絲絲晚宴上撕逼的事件,但是也抵擋不住,官宣代言人的熱度極高。

U&M品牌方發布微博,官宣配圖溫惜作為代言人。

不少網友跟粉絲都很期待。

溫惜跟U&M的氣質很貼合。

很適合這個品牌。

更有網友說,「之前不是說周旋然嗎?廣告都拍了,圖片都有了,怎麼又成了溫惜了?不過溫惜比周旋然合適多了。」

「都說了是假的,周旋然怎麼會代言這個呢?很明顯周旋的年齡跟這個品牌不符合,周旋然的氣質跟這個品牌的定位也不一樣,而溫惜就很適合啊,要我是樓箬雪我也選擇溫惜。」

畢竟溫惜現在是票房黑馬。

而周旋然的作品卻撲街了。

也有周旋然的粉絲過來反駁,說什麼得了多少獎項。

不過這也是老黃曆了。

誰都要向前看。

撲街一部兩部可以理解,如果一直作品撲街,即使地位很高,也沒有資本買賬了。

周旋然自然深知這一點。

她看著不遠處,被眾人包圍,群星捧月的溫惜,她身上的光芒狠狠的刺到了周旋然的眼睛,原本,被人包圍的應該是自己,原本,今晚上所有一切的高光時刻,是屬於自己的。

而不是,溫惜。

新人票房黑馬又怎麼樣?

她的成績,她的獎項,溫惜還拿不到!

她也不想跟一個新人計較!

不過,她也要好好的警告一個這個溫惜!

即使安雯是動嵐傳媒的副總又怎麼樣?

她在動嵐傳媒已經十年了,她也有動嵐傳媒的股份,算是股東之一了。

她剛剛來動嵐傳媒的時候,動嵐傳媒才剛剛準備創立呢。

「包妮。」她看著自己的經紀人,「以後所有遞過來的劇本,需要我一一審核,即使是網劇小電影,我也需要自己審核。」

包妮知道,因為選劇本的團隊錯過了《無名之路》這部電影,讓周旋然錯失了這麼好的一個角色,而一瞬捧紅了溫惜,周旋然現在被踩了一腳,肯定不高興。

但是…

「旋然姐,遞過來的劇本實在是太多了…你每一個都看的話,太累了。」

周旋然堅持,包妮只好點頭。

包妮知道,這一次,給周旋然的打擊太大了。

一個小小新人,竟然讓周旋然都有些害怕了。 有句話秦構深以為然,「任何在我出生時已經有的科技都是稀鬆平常的世界本來秩序的一部分。

任何在我15-35歲之間誕生的科技都是將會改變世界的gm性產物。

任何在我35歲之後誕生的科技都是違反自然規律要遭天譴的。」

這句話放在改革上依然極為恰當,這段時間秦構已經知道新黨官員搞出來這個法司只是為了給黨爭服務,只是想用法司之許可權制王安石那群學生的權利。

至於限制自己的權利,他們根本想都沒有想過,在人治社會裡,他們根本就沒有把法律看得太重。

不過因為秦構自己的腦補,把那些官員的本意給想歪了,雖然想歪了,但結果卻很好。

他都那麼重視這法,法的地位自然就會高到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程度,那些官員要是突然發現自己想幹些什麼事的時候,會被各種條條框框束縛住,估計都很不適應。

並且他也發現自己要是用這法司干點什麼事,加點私貨進去,既不拉仇恨,也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況且現在王安石和新黨的黨爭戰場,已經轉移到了法司中,雙方都想用各種規矩把對方束縛住。

在快速推進大乾法治建設的同時,也正方便秦構渾水摸魚。

他不僅是在雙方在限制對方權利的時候偷偷加料,還乘機對民間風氣下手。

在律法里明確規定保證女性的財產,也就是讓嫁人後的女性不僅可以支配自己的嫁妝,她們今後自己做工獲得的收益,那也是她們自己的,不是夫家的,夫家想休妻,也不能隨便趕女方凈身出戶。

這還是小打小鬧,他還乘機加了一些更猛的料,立法保障長工有權終止各類長約,主動結清工錢脫離主家的權利。

因為大乾不允許蓄奴,那些豪商們控制自己手下的方法就是簽霸王合同一類的長約,藉此控制自己手下掌柜之類的親信。

秦構搞出來這些法律先進嗎?那當然先進,不過他這已經不是把步子邁得有多大了,而是直接在跳躍式前進,一出問題也就是大問題。

那正是他想要的,用法律限制官員,讓官員不爽,移風易俗又讓普通百姓難以接受,那些豪商手下籤長約的夥計又那麼多。

那些夥計有了終止長約的手段,豪商們對其控制能力大減,一下跳那麼遠,大乾後續會變成什麼樣,讓秦構十分期待。

大朝會上,每個官員都領到了一份堪比磚頭,比原來厚了至少三倍的大乾律,正在仔細翻看,研究那多了許多的大乾新規。

越看那些官員,特別是新黨官員頭上的汗越多,事實上在秦構對成立法司的事表示大為不滿后。

他們就意識到自己中計了,只能暫緩在明面上對王安石的打壓,然而他們現在才意識到,秦構給他們挖的坑,遠比他們想象的更深。

事實上那些官員之間聯繫那麼緊密,秦構往大乾律裡面加東西的消息根本瞞不住。

不過官員們自己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說出去又是一回事,就算是將來這大乾律的事在民間引發了很大不滿。

甚至哪怕他們說出去,民間的人知道那是皇帝的主意,那也不會自找死路,把槍口對著皇帝。

只會說是他們這些新黨的問題,誰讓他們說要成立法司的,到時候秦構見民間意見太大,撤一大批新黨官員,把不合適的法改一改就把事情解決了,壓力全在要成立法司的新黨官員身上。

法司副使呂惠卿對秦構加的內容早就是倒背如流了,之前一直給秦構說某些法不合適,不過秦構一直拖著不回應,說要到大朝會上再商議。

所以那大乾律剛發下來,他裝模作樣看了一會後就開口道:「啟稟官家,這長約隨時可廢之法實在是對僱工太厚,對僱主太薄。

我大乾一些僱主在雇傭之時,有時會一次交付諸多工錢,這要是僱工可以隨時廢止雇傭合約,豈不是就白拿了僱主頗多工錢。

如此一來定有頗多貪心之輩先廢合約,拿了工錢后再尋東家,錢財還是其次,就擔心有太多人解除合約,讓各類產業無法正常運轉。」

秦構笑道:「眾卿怎麼看?」

現在王安石已經不是在朝堂獨木難支了,他不用說話,就有學生替他代勞。

「啟稟官家,呂副使之憂純屬子虛烏有,若真有貪心之輩敢那麼干,合約將一個月該拿多少錢寫得清清楚楚。

僱工多拿了錢,以欠債還錢的方式讓僱主往回要就行了,若是真有什麼商賈廢止合約的人太多,以至於其產業無法維繫。

如此無良商賈也應當關張,好給那些其他優良商賈騰出人手。」

呂惠卿反駁道:「既然如此為何不在大乾律上寫明,若是各個官員有自己的想法,該如何處置?」

「這大乾律只是初訂,呂副使乃法司副使,覺得不妥,寫明就是了。」

又有一個官員在保證女性財產權方面提出了異議,「啟稟官家,這女子外嫁后的規矩乃自古有之,若是貿然更改恐怕會在民間引來非議。」

「之前女子謀生全靠夫家,可如今女子也可入作坊為工,甚至還有奇女子改良紡紗機,一次可坊三根。今時不同往日,豈可食古不化?」

接著又有官員開始反駁。

秦構坐在上面看得樂不可支,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兩派人吵得不可開交,他想幹什麼就方便許多了。

不過他沒有發現,在這些官員的爭吵中,他定下的律法越來越完善,甚至還有變味的趨勢。

更沒有想到那些官員一吵就能從早晨吵到傍晚,想逼著秦構先宣布下朝,把大乾律正式推行的時間往後拖一拖。

秦構這時候也來了脾氣,硬是不宣布下朝,他就不相信自己這麼一個小年輕耗不過那些上了年紀的官員,今天那大乾律要是不能定下來推行出去,他說什麼都不下朝。

最後見實在沒辦法,朝堂上的官員也只能認了,不過有些頂不住的秦構也退了一步,定下了一個修改大乾律的章程,如果需要增刪修改的大乾律超過了二十條,就推行下一個版本的大乾律。

不過秦構也清楚,有法不執行,那法就是樣子貨,沒人會在乎,所以結束朝會後,他就第一時間走下一步棋。

7017k 說着三個人繼續一同前往乾風宗,只不過這一路之上,白少塵都只是跟在他們的身後,極少說話,既然摸不清對方的底細,那最好還是保持一點距離。

但是他感覺得到,面前的這個吟鳳總是有意或者無意的在觀察著自己,但是也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白少塵靜靜的跟在他們後面,看着兩個人一路上有說有笑的,心中對這個吟鳳更是有些捉摸不透了。

原來和秦風在一起的時候,這個吟鳳卻是有一些卧薪嘗膽的樣子,面對白少塵的時候,說話有變的如此的果斷決絕,但是現在和梓辰站在一起,卻瞬間又像是一個活潑的小姑娘,沒有絲毫的違和感。

不過白少塵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此人似乎在刻意的接近自己,雖然不知道她有什麼目的,但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此人並沒有要加害自己的意思。

如此白少塵倒也放下心來。

白少塵自詡也不是什麼聖人,只要她不對自己以及身邊的人構成威脅,白少塵也無暇理會。

三個人半路上也曾遇到一些阻礙,但是大部都是一些不成氣候的凶獸,這對於白少塵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而在這期間,白少塵也明白這個梓辰只有初元二重的修為,而且還是個富家小姐,以她自己的話說這參加乾風宗弟子考核是為了給家族爭氣,但是在白少塵看來,主要還是因為好奇而已。

而這個吟鳳則不同,無論是做飯還是獵獸,可謂樣樣精通,似乎一切的事情都在她的預料之中。

而且她和白少塵的處理方法完全不同,在遇到凶獸的時候,白少塵從不廢話,只需要一招就能解決,簡單而且直接。

而吟鳳在面對凶獸的時候,每次都都能很快的發現對方的要害,並迅速找出應對的方法,或許這些方法沒有白少塵來的直接,但是不得不承認,她的方法十分有效。

所以慢慢的,這一路走來,白少塵對這個吟鳳的看法,也有了一些改變。

三日後清晨,日上三竿。

在一座大山的半山腰上,坐落着一群巍峨莊嚴的一群宮殿,宮殿上方煙霧繚繞,如仙境一般。

在宮殿門前的一片用青石鋪成的廣場之上,此時已經擠滿了慕名而來的各色青年男女。

他們站立在廣場之上,眼神跳過略顯斑駁的外牆,對裏面恢弘的其實充滿了期待和羨慕。

然而等到白少塵和吟鳳、梓辰來到人群中的時候,立刻引起了轟動。

更準確的說,是因為梓辰,在人群之中,她猶如淤泥中的一朵蓮花,不妖不艷,氣質脫俗,在她面前所有人都會顯得黯淡無光。

「白兄!」此時看了一眼周圍人的目光,吟鳳對白少塵開口道:「乾風宗考核共有兩種方式,其一是修為測試,只要修為達到初元三重的弟子,可直接進去乾風宗的外門。

這種方法極最直接,我想以白兄的修為,定會萬無一失,不如咱們去那邊排隊如何?」

聽到吟鳳的話后,白少塵此時抬眼看去,只見在廣場的西邊,有一隻排了三百多米的隊伍,隊伍中的弟子,各個神情自若,沒有絲毫的緊張氣息,似乎對測試很有把握。

「等等!」白少塵突然開口道。

「怎麼?」吟鳳看着白少塵,臉上立刻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遺憾,似乎對白少塵的反應早有預感。

白少塵看了看吟鳳,在這一刻,那之前對她產生的好感瞬間變得煙消雲散。

因為白少塵明白,她這是要將梓辰拋棄,因為梓辰的修為只有初元二重,根本達不到考核的標準。

一路走來,她和梓辰說說笑笑十分的親密,本以為他們情同姐妹,但是現在看來,那梓辰只不過是她用來接近自己的工具而已,在對方物盡其用之後,立刻將其拋棄。如此行為,怎會不令人髮指。

「梓辰和咱們一起這麼多天,你的意思是,現在將她像棋子一樣拋棄?」白少塵看着吟鳳,沉聲問道。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想!」吟鳳看着白少塵,冷聲說道。

「知道也好,最起碼沒有讓你失望!」

說完白少塵轉過身,不再說話。

「我只想告訴你,你根本就不了解女人,她和你我都不是一路人,而且這乾風宗,遠遠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簡單!」吟鳳看着白少塵冷冷的說了一句,然後轉身想西邊的隊伍走去。

「吟鳳姐姐怎麼走了?」

看着吟鳳離去,一直沉浸在興奮之中的梓辰,似乎並沒有聽間二人的談話,直到吟鳳離開了,她這才回過神來,問道。

「哼,人各有志,道不同不互相為某!」白少塵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哦!」梓辰冷冷應了一聲。

「白師兄,咱們去那邊看看!」

說着梓辰突然用手指著不遠處的一座巨大的石獅雕像,拉着白少塵就走了過去。

「喂,小美人,你也來參加弟子選拔啊!」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十七八歲,身着身高八尺,一身華麗服飾的少年,走了過來直接將兩個人攔下。

一邊說着,一臉猥瑣著抬手像梓辰的下巴摸了過去。

「你想做什麼?」梓辰一把打開那男子伸過來的手,硬聲道。

「哎呦!沒想到,你這小沒人還挺辣,不過我喜歡!

本少爺看上你了,想和你來個男女雙修,你看怎麼樣啊,哈哈……」那男子立刻笑道。

白少塵冷冷的看一眼面前的男子,一把就將梓辰護在了身邊。

一看中間出來了白少塵,那男子立刻怒道:「臭小子,不關你的事,趕緊給老子滾遠點,否則,小爺今天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快來看啊,有人打架,哈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