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井應龍】

【性別:雄】

【體長:12米】

【天賦:靈魂之火,血龍爪】

【進化點178.2/400】

【神格:信仰值600】

【靈力能量8900】

【一級百寶囊】

沈鴻關閉系統,在面前靈魂之火照耀著藍色光輝隱約間看到了一群黑壓壓往自己這邊飛來的詭異生物。

詭異生物盤旋在他的頭頂,猛的從半空橫衝直下。

沈鴻感覺到一陣陣的白光閃過,見那幾隻黑壓壓的生物從口中吐出大小不一的白色光球。

那光球砸在沈鴻的身上迸濺出接連不斷燃燒的火花。

那火花噼里啪啦炸開,感覺到皮膚一陣鈍痛,似乎有某股力量在身體四肢百骸內攢動。

而那力量每在身體內遊走一寸他便能感覺到一陣從體內切割的力量,似乎那力量正在他的體內不斷的切割他的血肉。

周圍圍著將近數百隻黑壓壓的影子,沈鴻一時間搞不明白了。

他剛才不是已經殺了那隻六級天詡熊。

不過他猜測這些玩意兒肯定跟天詡熊有關,不可能他剛一倒下這些傢伙就出現了。

體內一陣一陣的陣疼,雖然接連不斷帶沈鴻明顯的能感覺到這些傢伙壓根無法危及自己的性命。

最多只是令他感覺到痛苦。

不過僅是痛苦也令沈鴻感覺到一股鑽心的痛。

他撲騰的翅膀快速的往高空飛去,他手上靈魂之火也充盈著將他周身給裹住。

除了靈魂之火的保護,能明顯的感覺到那些準備進攻沈鴻的傢伙進攻的速度變慢了。

不過沈鴻並沒有殺他們的想法,他們數量太多和他們周旋只是浪費時間所以他必須得趕緊甩開他們。

但那些傢伙確實不依不饒,這是追逐的速度不及沈鴻也拚命的往前飛。

不過沈鴻因為靈魂之火的攻擊會使他們受傷,即使是追上了也傷不了沈鴻分毫。

但過多的糾纏會浪費時間,沈鴻的速度愈發快,周遭的風呼呼直過刮的臉和耳朵生疼。

而他周身充斥著的藍色火焰也隨著風刮的速度變得燃燒的愈發猛烈。

在飛行的將近幾千米后,沈鴻能明顯的感覺到周圍飛蛾撲火的傢伙少了不少。

回頭看看看身後,在確定那些傢伙並沒有追上,沈鴻才鬆了口氣。

在脫離了那片黑暗后,沈鴻漸漸的看到了面前的一絲光明。

但光明的背後也依舊籠罩著一層令人摸不透的混沌。

面前白茫茫的一片,即使是依靠靈魂之火也依舊無法將他們給驅散。

沈鴻行走在其中,就像是走在處處都是危險的迷宮內。

而且他必須得加快步伐,趕緊找到可以堵住荒蕪之境缺口的辦法。

沈鴻立馬召喚出系統,「系統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看清四周?」

【叮!玩家可以在商店裡頭購買透荒鏡】

按照系統的提示,沈鴻點開系統商店。

在裡頭翻閱了許久,這才在最底下找到了透荒鏡。

看看價格沈鴻有些肉疼。

但必須得速戰速決,咬牙就直接點擊了購買。

【玩家購買成功,靈力能量減兩千點】

沈鴻在系統這兌換了不少東西,這玩意兒算得上是最沒用的最貴的。

購買成功,只見在混沌的環境內沈鴻的雙眼閃過一陣金光。

那金光閃過後,沈鴻眼前的所有霧氣瞬間化為了一絲飄渺的霧水全然瓦解。

沈鴻面前的視野變得寬闊起來,阻擋他視線的不再是混沌的霧氣,而是一座又一座連綿的黃土山坡。

讓我明白這兒為何叫荒蕪之境了。

打眼望去一望無際的都是黃土飛揚的沙石,顯然這兒堆起的小山丘顯然也是由這些沙石堆積而成。

整個荒蕪之境顯得格外的荒涼,沈鴻甚至在世界裡頭找不到一點點別的顏色。

【系統,有沒有辦法可以幫我檢測到荒蕪之境的陣眼】

剛才龍岩順嘴一提,沈鴻便知道想要補上荒蕪之境的缺口,只有重啟荒蕪之境的陣眼。

但是這東西沈鴻只聽過沒見過,如今看著面前一大片的荒蕪。

別說是陣眼了,就算是想在這找出一根綠來都難。

不過這次系統比他想象的靠譜多了。

【檢測到陣眼方位在玩家的東西方向,距離將近十公里左右】

系統的聲音停下,沈鴻眼前便投射出一片藍光。

透過藍光沈鴻看到了一張簡易的地圖。

低頭攝像頭並沒有明確的標記,不過沈鴻的位置標記了藍點,而在地圖上東西方向則標記了一個紅點,顯然呢應該就是整個地圖的陣眼了。

「好,終於靠譜了一回!」沈鴻不禁感慨,系統上一次這麼靠譜是什麼時候他都不大記得了。

有地圖后加上沈鴻翅膀的加持,行走要將近三四小時的路程能縮短一小時。

很快他便行進了將近2/3的路程。

距離目的地還是有一段距離,沈鴻原本是打算直接朝著地圖的方向前進。

但是在路過一片特殊之地時,他卻停了下來。

除去剛才遇到天詡熊的地方有一些大片的山谷外,沈鴻剛才一路見到的都是荒蕪的沙漠。

但在這片地區,他卻見到了一望無際的綠色。

沈鴻改變了方向,隨著那綠色生長的方向前進,他在路途中間時遇上了川流大河。

而在那大河裡頭躺著的水流卻並非是透藍色,打眼望去便能見到整條河都是黑乎乎的一片。

這和他剛才在外頭看到的小黃顏色幾乎一樣。

他幾乎是立馬變猜出那應該就是小黃了。

沈鴻隨著還有一些生長的綠植和水源看去猜測,那應該就是水流的盡頭。

令他意外的是,在水流的盡頭處竟是通往虛空。

就像是這源源不斷的水流是從空中飛泄而下。

若是想要堵住這往外流的水流顯然不大可能。

他必須得趕緊找到陣眼。

但他對於荒蕪之境的了解幾乎無,這冒然闖入他一時間有些後悔。

就算是如今有系統提供的地圖,這塵土飛揚的走在路上,也極有可能會偏離方向。

他正惆悵。突然間目光一掃卻停住了目光。 第933章

「祖父……」馮晨捂住臉,他太難過了,祖父這就是在交代遺言啊。

他緊緊握著馮老的手,心中痛苦無比。謝之昂不知何時醒了,看着這一幕也是滿臉複雜,他渾身酸痛,站起身來左右走了兩步,又煩躁的踢牆,

「蕭泓宇,你個王八蛋,給小爺滾出來!」

「開門,開門……我餓了!」謝之昂大聲叫嚷,可依舊沒有人出現。

時間在一點一點的流逝,臨近夜色,馮老的呼吸越來越弱,已經徹底陷入昏迷,便是意識都不清醒了。

「開門,開門,蕭泓宇,你有本事出來……你這是殺人!」謝之昂的情緒已經陷入極度的狂躁之中。

就在這時,有腳步聲響起,漸漸靠近。蕭泓宇的身影出現了。

「蕭泓宇,你他娘的……砰……」謝之昂瞧見蕭泓宇出現,那頓時就是怒火中燒,當即就是一聲嚎叫的衝上前去,卻直接被蕭泓宇的暗衛給壓制住。

「放開小爺,放開!」謝之昂雙目怒火,怒聲吼道,掙扎不已。

「蕭泓宇我告訴你,你要麼今天弄死小爺,要麼等著小爺出去了找機會弄死你,如果你想無聲無息的殺了小爺,呵……那小爺也告訴你,這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你早晚要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價!」謝之昂嗷嗷喊道。

大概是覺得吵,蕭泓宇抬了抬手,屬下當即一塊破布堵住了謝之昂的嘴。

「唔唔……唔唔唔……!」這把謝之昂給氣的,雙眼都冒了火。

謝之昂閉了嘴,蕭泓宇總算是覺得耳邊清凈了許多,他只站在門口,未走進房間,看向木板床的方向,血色暈染,看起來有些觸目驚心,蕭泓宇看着滿眼恨意的馮晨,開口道,

「本王不想害任何人,亦不想馮老無辜丟命,本王說了,一切選擇權和決定權都在馮晨你的身上,只要你說君家緋色為何要冒着丟命的危險修鍊這後天毒體,本王便立刻讓人救治馮老。」

「你做夢!你永遠都別想知道!」馮晨一雙眼通紅的厲害,怒聲喊道。

「你不說,你的祖父會死,所以害死他的是你。」蕭泓宇又平靜開口。馮晨身子都在隱忍的顫抖,他垂下眼,咬緊牙關,態度堅決。

「馮老大概也沒有多少時間了,看樣子最多堅持兩個時辰。」蕭泓宇開口,聲音如利刃一刀一刀刺入他的心臟,且越來越鮮血淋漓,馮晨知道,蕭泓宇是在擊破他的心理防線。

已經這個時辰了,蕭泓宇站在這裏,說明他的失蹤沒有被人知道。他不說話,唇瓣抿的極緊,只一雙眼透著猩紅的恨意。

真是能忍啊。蕭泓宇這般感嘆。。 伍安尋!

那個刀解屍傀,林場小鎮治安隊的隊長,居然是房主。

根據中介的解釋,這處靠近山腳的小院,是伍安尋父母遺留下來,是他曾經的家。

但在伍安尋父母都去世后,就空置了下來。

房屋有人住,和沒人住,完全是兩個概念。

伍安尋又常年待在林場小鎮,很少回傾河城。

即使回來了,也是去城中的家裏,這邊小院基本不會來。

為房屋考慮,伍安尋便將屋子委託給了中介,出租出去。

上一任租客因為工作調動,要離開傾河城去外地,才退租。

蘇景行這次找上門,中間只隔了半個月不到。

對於中介來說,巴不得速戰速決,為此一個勁在邊上勸說。

「蘇先生,達到您要求的屋子,這裏是最合適的了。其它幾處,都有一兩點不符合您的條件,您可以仔細看看。」

蘇景行默然。

他找房屋,就是不想讓熟悉的人知道。

伍安尋儘管只見過一面,但對方是七品武者,再碰到難免會看出什麼。

只是,這處小院的確很符合他的所求。

不僅位於山腳,處在西郊的最角落,外圍還有一圈圍牆,雖然不是很高,也就兩米。然而對蘇景行來說,足夠了。

偏僻、安靜、沒人打擾,正是蘇景行需要的。

因此,權衡利弊了半響,蘇景行點頭,「就這裏吧。」

「好的,蘇先生,您稍等,我這就去拿鑰匙和合同。」中介聞言大喜,說了一句,跑出小院。

蘇景行答應,省了他不少事。

而蘇景行有自己的考慮。

房主是伍安尋,固然有被他發現異樣的風險。

但這點風險,可以說影響不大。

等蘇景行的實力,超過伍安尋的時候,更是忽略不計。

再說了,蘇景行也沒打算在這裏長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