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桐知道自己冒犯傾皇,也緩過神來。她埋下頭,幾乎是咬牙切齒道:「今後傾皇還是不要說這些話了,我會儘力調理好國師的身子,至於能不能有孩子,隨緣吧!」

語畢,安桐轉身離去。留下傾皇在眾人異樣的目光中筆直的站著。

營帳本就沒什麼隔音可言,身在裡面的冶伽怎麼可能沒聽到?

她躺在床榻上,在聽到安桐說的那些話的時候,心如刀割,眼淚奪眶而出。

在平蘭城時,或許安桐就已經知道她的身體情況了。只是一直沒有說出來,到如今,或許她是不得不說,也根本瞞不住。

。 加上那些個外室生的那些個私生子女。

周家這一代的孩子,可是足足有十二人之多。

其中正室生的兩兒一女是周董最器重的孩子。

除了這三個正室夫人生的孩子之外,還有一個私生女也很得周董的寵愛。

在那個私生女過20歲生日的時候,周董就買下子一幢大樓送給她做生日禮物。

在所有的私生女中,這位名叫周雲寶的私生女無疑是最受寵的一樣。

其他的私生子女,雖說沒有周雲寶受寵,但也不會被虧待。

畢竟周家從不缺錢。

「爸,您喝口水吧,我看您從下午到現在一口水都沒有喝,也沒有怎麼吃東西,要是身體熬不住了可怎麼辦?」

周雲寶端了一杯水給周董。

周董享受着女兒對自己的孝心,心裏很是受用。

「還是雲寶懂事。」接過杯子,周董順嘴誇了誇了一句。

周雲寶的親媽暗自得意。

雖然她沒有生兒子,可她生的女兒不照樣得寵。

那些生了兒子的又如何,不得寵照樣啥也不是。

老周可不缺兒子!

見狀,周雲寶的親媽可得意了,另外幾位外室可不爽了。

幾個兒女得了各自親媽的眼色,立馬湊上去對着周董噓寒問暖。

周董很享受兒女們的關心,無奈現在老太爺的事還懸在心上,他也沒有那個心情和幾個孩子上演父慈子孝。

幾個孩子被趕回各自親媽身邊之後,周董繼續著剛才的動作——給老太爺燒紙。

就在這時原本守在屋外的陳大師匆匆跑了進來。

陳大師進入靈堂之後,就把周董給叫走了,說是有要事要說。

周董一走,靈堂上的這些周家人也不裝了。

氣氛立馬變得劍拔弩張。

「你們幾個還真是學人精,我家雲寶做什麼,就讓你們家孩子也做什麼,一點新意都沒有。」周雲寶的親媽率先發難。

從剛才開始她這心裏就憋著口氣呢。

她家雲寶不過在老周身邊盡個孝心,這些女人就坐不住了。

明明知道她家雲寶正和老周說話呢,這些女人卻叫他們的孩子也都圍了過去,就怕自家吃虧了。

只會學人,真是噁心死人了!

「三姐,看你這話說的,我家雲楓對他爸一向孝順,怎麼就許你家雲寶向周哥盡孝心,就不許我家雲楓也跟着儘儘孝嗎。」

五太太的臉上帶着虛假的笑,聲音雖然溫柔卻有些噎人。

「就是啊三妹,你家雲寶一向心眼多。

我家孩子要是再不學聰明點兒,在他爸面前哪裏還有我家雲浩和雲珠的位置。」

二太太嫉妒的瞪了三太太一眼。

她生的這兩個也不知道怎麼就是這麼個性格,一個不愛說話,一個只知道讀書。

如果他們兩個有周雲寶一半會說話,她這個當媽的能少操多少心。

其他幾位太太也都你一言我一語的噎了三太太兩句。

誰讓這個女人最喜歡拿女兒爭寵。

遭到幾個女人的圍攻,可把三太太氣得夠嗆。

奈何她只有一張嘴,哪裏能說得過這麼多人。

只有周夫人意興闌珊的看了眼面前吵個不停的六個女人,只當自己沒看到,眼不見心不煩。

反正這麼多年,她早就習慣了。

只要她自己不讓位,這些女人就休想取代她的位置成為名正言順的周夫人。

周董在上流社會的圈子裏也是一個奇葩。

因為他一共養了六位外室,這六位外室都是為周董生育過子女的女人。

雖然這六個女人沒有和周董領證,法律上和周董沒有任何關係。

但周董把她們每一個收在身邊的時候,都是請了相熟的朋友來家裏吃飯認人的。

對周董來說,把這些女人介紹給自己的朋友,就等於承認她們也是周家的一份子。

別人養個小三兒小四都是偷摸著來,只有這位周董不止喜歡養外室,還把外室光明正大的帶到人前。

他做的這些事,有人佩服有人不屑。

佩服他的多是男人,而不屑他的多是女人。

當然,對圈子裏的人來說,周夫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周家的正室夫人。

而其他女人,外面的人見了,也不過客氣的叫一聲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

這麼叫也算是給了周董面子了。

周董敢這麼做,也是因為周董娶的這個老婆家室一般,娘家不能給她撐腰。

她又看重周夫人這個位置,不可能和他離婚。

正是因為知道自己老婆的想法,周董才敢這麼有恃無恐。

周夫人對自己的老公早就已經失望了,她現在只想為自己的兒女爭一爭,不想周家的家業落到那些私生子女的頭上。

靈堂上,這些女人還在鬧着,靈堂之外氣氛卻有些凝重。

「你說今晚上恐怕會生變故是什麼意思?」周董一臉鐵青的看着陳大師。

「我算過了,今天晚上有百年難得一遇的超級月亮和紅月兩大天象同時顯現。

藍星的磁場會變得非常混亂,這些混亂的磁場只怕會影響到周老太爺。」

陳大師看了眼天上的月亮,眼神凝重無比。

紅月當空,周家必亂。

陳大師連續占卜了數次都是大凶之兆,只怕周家今夜將有大禍臨頭。

「我不管是超級月亮還是別的什麼,總之我爺爺必須要在明天成功下葬,如果這件事你辦不好。

以後你也別想再在這個圈子裏混下去!」

雖然陳大師在圈子裏很有名,但有名的風水師又不是只有他一個。

以他在圈子裏的地位,封殺一個風水師,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別人都說得罪誰也不能得罪風水師,可周董認為自己不需要害怕得罪人。

只要他有錢,他可以請來第二個風水師,第三個風水師。

甚至他還可以找特調處的高層打聲招呼。

只要陳大師敢對他家做什麼,到時候倒霉的可不會是他們周家。

周董認為自己有錢有勢,完全不需要懼怕什麼區區風水師。

陳大師倒也是一個正派的風水師,哪怕被威脅也沒有想過用風水之術去對付他人。

「可是周董……」陳大師還想再勸幾句,可周董根本聽不進去。

周董一手揮開了擋路的陳大師,便向著廚房走去。

。 「史密斯,我這也是為了你好。」皮特無所謂的聳慫肩膀道:「而且你真的相信這些華夏人能救得了他們嗎?呵呵,剛才那老頭拿著針胡亂扎一通,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皮特先生,請不要質疑我們華夏的針灸術,正是因為我們剛才出手,所以史密斯先生的蛇毒才在可控的範圍內。」周院長眉頭鎖了鎖。

「恕我直言,通過這幾天中西醫的交流,我並沒有感覺到華夏醫術有任何獨到之處,相反,這幾天交流過程中,對於你們的中醫理論,大多數都沒有科學依據。」皮特一臉的不屑。

「沒有科學依據,是因為華夏的中醫比你們西學早了好幾千年,以你們西醫所認為的科學,根本不可能解釋得了華夏中醫的理論。」陳宇的聲音傳了過來。

「周院長,我把我的師公叫來了,這件事情交給他來解決。」吳保真匆匆忙忙的走過來。

「你又是誰?」皮特回頭怒道。

「陳宇,中醫。」陳宇淡淡的說:「你說中醫交流過程中,中醫的理論沒有科學依據支撐?」

「我說錯了嗎?你們的中醫都是滿嘴胡說,那些所謂的理論根本就是胡說八道。」皮特不屑的說。

「恩,你這樣其實我也是理解的。」陳宇笑了:「幼兒園的小朋友世界里只有小豬佩奇,所以你們理解不了中醫的理論也是正常的,因為你們西醫出現的時間只有數百年,拿你們的理論來驗證中醫,這本身就有點欺負你們的意思。」

「你這是在羞辱整個醫學界,我要控訴你。」皮特憤怒的吼道。

「儘管去控訴,我要眨一下眼,算我輸。」陳宇笑了,他扭頭看向床上的大鬍子:「你說的就是這個人?」

「是的師公,他的腿部被鎖銀環給咬了,我用金針封住了他的穴位,讓蛇毒放緩蔓延,但是我們在短時間內沒辦法弄來血清。」吳保真興奮的看著陳宇。

他絲毫不懷疑陳宇解決不了這件事情,因為在他眼裡陳宇就是中醫界的泰斗,這個世界上沒有他解決不了的事情。

而且自從上次親眼看到陳宇為葉老驅邪以後,他更是把陳宇奉為天人,他期待著陳宇再一次出手。

「史密斯,我建議你還是截肢吧。」皮特不在理會陳宇,他上前道:「不可否認他們的針灸確實能放緩你腿部的感染,但是現在你的整條腿已經成黑色的了,如果再不截肢,恐怕你就沒救了。」

「NO,我不會截肢的,我爺爺在華夏呆過,他見識過中醫的神奇,我相信中醫。」史密斯強撐著吼道。

「相信就好。」陳宇點頭道:「鎖銀環的蛇毒十分厲害,不過幸好不是那種見血封喉的毒蛇,否則的話現在已經沒救了,而且吳保真你過來。」

「師公,我在。」吳保真連忙上前恭敬的說。

吳保真的這個舉動讓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國外的醫療小隊人就算了,不知道師公是什麼意思,但是華夏這邊的醫生都有些莫名其妙。

誰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吳保真,是太醫院三大院首之一,他師承葯神山,在盛京,甚至是國際上都享有十分高的聲譽。

他師父羅回春的醫術更是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了,現在他叫陳宇這麼一個年輕人為師公?陳宇到底是什麼身份?

「你用金針刺他六處大穴,有解毒,有延緩血液循環,以免他的毒性蔓延,這幾針的補救其實都不錯,但你可以再多刺一針,那樣的會更好。」陳宇道。

「多謝師公教誨,請問師公,再加上哪一處穴位會更好?」吳保真豎起耳朵聽著,生怕漏掉一個字。

「這裡。」陳宇取出一根針,刺在了史密斯的築賓穴上:「為什麼要刺這裡,你懂嗎?」

「築賓宋,該穴名意指足三陰經氣血混合重組后的涼濕水氣由此交於腎經,所以按揉此穴就可以散熱降溫。築賓穴具有清熱利濕、化痰安神、理氣止痛之功?」吳保真一拍大腿:「我怎麼沒有想到?如果這個穴位刺了,至少可以排出一半的毒素。」

「沒錯,用這個針法可以排除身體里至少一半的毒素,如果再輔以六合針法,他的毒就能被排的七七八八了。」陳宇說著又取出六根銀針,接連刺下。

說來也怪,隨著陳宇的這數針刺下,史密斯腿上黑紫的顏色馬上有所減緩,而且他麻木毫無感覺的腿部,現在居然有了一絲知覺。

「我,我好了嗎?」史密斯吃驚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腿,他的右腿顏色和正常的膚色已經沒什麼兩樣了,但是還是微微的感覺到麻痹,不能行動。

「還沒有。」陳宇對吳保真說:「因為六合針法用的晚了,所以他腿部的毒素已經擴散,所以單憑針法是解不了他腿上的蛇毒的。」

「是我學藝不精啊。」吳保真面帶愧色,確實是,如果是陳宇第一時間趕到,這大鬍子腿上的蛇毒根本沒有時間發作,他和陳宇的醫術隔著一座山呢。

「其實已經不錯了,如果不是你及時封住他的穴位,他腿上的毒已經蔓延開來,現在恐怕已經很麻煩了。」陳宇微微一笑道:「接下來只需要用幾味中藥,拔除毒素,清理瘡傷就行了。」

「師公的醫術果然是天下無雙,保真受教了。」吳保真佩服的躬身。

「不過嘛,國際友人說我們中醫只存在於理論,不實用,這我就要好好的辨一辨了。」陳宇笑了,他取出一張符紙,又讓人端來一碗清水。

「你這又是要幹什麼?」皮特瞪大眼睛看著陳宇,不明白他要幹什麼。

其實陳宇行針之後,史密斯的蛇毒已經除的差不多了,以他的經驗也能看出來,只是這傢伙嘴上不承認罷了。

「讓你心服口服。」陳宇笑了,他手一動,一張符紙驟然燃燒了起來,他把這張符丟入那碗清水之中。

火遇水本來是要熄滅的,但是這火非但沒有熄滅,反而轟的一聲劇烈的燃燒了起來,只是那團火焰迅速的減緩,然後慢慢熄滅。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長風,我先給你倒杯水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