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和你們又有什麼關係?」

張權笑着說道,雖然他臉上掛着笑容,但是在場的眾人都是神色一僵,那露絲和劉洋的臉色倒也還好,可是那皮特卻徹底的扭曲了起來。

「你什麼意思?張權,你不會真以為你們染雲集團在漂亮國能夠作威作福了吧,你算個什麼東西,在我們面前還敢這麼囂張?這裏是漂亮國,我們摩托公司的大本營,只要我們願意,我們隨時都能把你們幹掉!」

皮特怒火萬丈的說道。

一開始他對這個張權就十分看不上眼,後來張權反諷了他一句,現在更是讓他氣憤不已。

如今張權的輕蔑態度,讓皮特惡狠狠的拍桌。

「怎麼?我又說錯什麼話嗎?」

張權淡淡的笑着,面不改色。

那安娜靜靜的看着張權,她發現張權和露絲說的有些不一樣。

這個安娜和露絲是好姐妹,因為露絲的摩托公司和張權的染雲集團是對立的關係,因此露絲倒也說過張權的一些壞話,可是如今安娜見到的張權,卻和自己想像中的張權不一樣。

即便是面對這個囂張的皮特,張權也都是從未有過別的表情,那臉上的笑容就沒有停過。

這要不是胸有成竹,那便是獃頭獃腦了。

很明顯,張權屬於前者。

「張權,不管你有什麼新計劃,但是這裏是漂亮國,不是你能夠胡來的地方。」

劉洋皺着眉頭說到。

他發現張權似乎越來越囂張了,以前縱然是在華夏,他也不會這麼猖狂才對。

可是現在在人家的地盤上,張權竟然還能這般底氣十足。

露絲深吸一口氣,她也發現了一些不對勁,一說到新項目,張權似乎就十分的自信,甚至不惜直接撕破臉皮,和皮特翻臉。

露絲和劉洋兩人相視一眼,都發現了各自眼中的不妙之色。

「不放直接點告訴你們,我們染雲集團目前正在研發智能手機的項目,這也是我們染雲集團未來最大的依仗,等我們研發成功了,或許到時候摩托公司可以來我的辦公室談談,我們染雲集團會酌情考慮,將其中的一些技術賣給你們。」

張權微微一笑,拿着手裏的牌。

「真是不巧,我最近的運氣很不錯,這把牌,應該是我贏了。」

張權淡淡的說到,將賭桌上的籌碼收了回來。

這一夜暴富的感覺真不錯嗎,這才多久的時間,竟然就讓張權贏了十幾萬的籌碼。

。 「捨不得?你要是捨不得的話我就不比了!」

欒鵝黃聽到蘇月的話,雖然心疼,卻依舊咬牙將手腕里的玉鐲給摘了下來。

咬牙切齒道:「比!當然要比!為什麼不比!」

在她看來,蘇月就是想要這種方式讓她妥協。

但是,一心想讓蘇月出醜,她又怎麼會妥協呢!

比賽還沒有開始,她就堅信,今天,蘇月這個歉是道定了!

看到欒鵝黃如此自信的模樣,蘇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聳了聳肩道:

「好吧!看來這賭石我就是不想比也不行了!」

既然如此,那還不如痛痛快快的來比試一場。

她的話停在欒鵝黃還有其他人的耳中,就覺得蘇月這是趕鴨子上架。

本來她是想要用手鐲的賭注嚇退欒鵝黃的。

可惜欒鵝黃根本就不給她後退的道路,沒有辦法,她才硬著頭皮同意。

當然,在場所有的人都向著欒鵝黃,覺得她壓根不會輸。

其實欒鵝黃將手鐲壓上的時候,內心也非常糾結。

這畢竟是自己存了好久的私房錢才買到的手鐲,這要是輸給了面前的這個女人,她一定會非常心疼的。

但同時,她的內心也堅信自己肯定不會輸。

那個女人她就是一個土包子罷了!肯定從來沒有堵過石。

而她可是對賭石還有一點了解的。

看着欒鵝黃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蘇月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樣說道:

「欒鵝黃,可別說我贏了欺負你,這次我讓你們一起選怎麼樣?」

幾個貴女聽到蘇月的話,皆是滿臉的不敢相信。

她們聽到了什麼滑稽的笑話!

就面前的土包子,她竟然還讓她們所有的人一起賭石?

一般能說出這話的人,要麼就是她賭石水平很高,要麼就是個傻子。

顯然,她絕對不會是第一種!

然而,這一次的欒鵝黃聽到蘇月的話之後內心卻是有點忐忑。

這個女人竟然當着她們的面說出了這樣的話,難道她真的懂賭石?

如果她真的將自己的手鐲給贏走的話……

越想,欒鵝黃的內心跟着變得緊張起來。

卻看到葉嫣然款款上前走了幾步,溫柔的說道:

「蘇姑娘,你瘋了嗎?我知道你讓我們一起挑選毛料就是想讓自己輸的不那麼難看,其實你大可不必這樣,只要你說你不和我們賭,這件事情就算是過去了可以嗎?如果我們一起挑選的話,對你很不公平的!」

蘇月……

好大的一股清茶味道!

你這麼茶,你爹和你娘知道嗎?

她看到這樣的白蓮花,偽綠茶,就好想要摘掉她的面具啊!

「葉小姐,我什麼時候說過自己不會賭石了?還有你的想像力也太豐富了吧?還沒有開始,你憑什麼就說我會輸,難道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嗎?」

她的話音落下之後,葉嫣然的臉色變得極度難堪。

這個土包子是什麼意思?

自己明明是為她好,她竟然還如此的不識好歹!

早知道這樣的話,她就不幫她說話了!

蘇月……

謝謝了您吶!

我是真的不想讓你叭叭!

打着為她好的旗號間接將她給踩到地上。

哪遠就滾哪裏去吧!

葉嫣然滿臉的委屈,其他的幾個貴女們紛紛上前安撫她得情緒。

「嫣然,你和這種人多說什麼廢話,既然她讓我們一起挑選,那我們就一起選唄!」

「就是,反正這一切都是她提出來的,我們也不算是違規。」

他們的話讓葉嫣然的秀眉糾結的更加厲害。

「這樣……不太好吧!」

嘴上這樣說着,其實她的內心想的是:

既然那個女人不識好歹,她也不介意給她上上一課。

教教她什麼叫做謙虛,什麼叫做厲害!

幸好蘇月沒有讀心術,不知道她的想法,不然的話她還真的想上去給她兩個耳巴子。

啊呸!

還教教她什麼叫做謙虛,什麼叫做厲害!

也不看看自己配嗎?

這兩樣估計她是交不了了。

估計能夠教教她茶藝,怎麼裝綠茶還差不多。

畢竟她可是貨真價實的茶藝大師。

如果是教她茶藝的話,她還真是得好好地學學呢!

旁邊的欒鵝黃原本正為比賽忐忑著,聽到幾個貴女的話,頓時眼睛閃過一道亮光。

嫣然的賭石水平可是非常高的。

倘若她能夠幫自己挑選毛料的話,十有八九都會出綠。

想到這裏,她覺得自己更加的有把握了。

眼睛中帶有一絲熱切:「嫣然,要不你就同意吧!反正這是她主動要求的。」

其實,如果她真的就這樣同意的話,好像有點不太好。

會將她的人設給崩壞了!

然而旁邊的那個公子哥們一個個起鬨起來:

「嫣然小姐,自然那個土包子找虐,那你就成全她唄!」

「嫣然小姐,你沒聽到那個土包子說自己會賭石嗎?你待會兒可千萬別放水啊!讓她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賭石。」

「嫣然小姐,既然她都那樣說了,你要是不答應豈不是打她的臉了!」

「好久沒有見到嫣然小姐來賭石了,好期待啊!」

原本葉嫣然還非常的猶豫,但是此刻在聽到他們的話之後,內心默默有點得意。

葉嫣然將視線轉到蘇月的臉上,想要看看她的神情。

但她卻看到蘇月的臉上不但沒有一絲害怕的感覺,反倒還露出一抹淡淡的譏諷,給了她一個挑釁的眼神。

這讓她整張臉都黑了下來,她這麼做是什麼意思,覺得自己比不上她嗎?

好啊!看她如此自信,狂傲不羈的模樣。

自己若是不答應,她豈不是以為自己怕了她?

想到這裏之後,葉嫣然終於在眾人的萬般「勸說之下,點頭同意了她的意見。」

「既然你們都想看我賭石,那我就試試吧!」

葉嫣然臉上非常謙虛的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還請蘇姑娘,賜教了!」

她這一番話說的可謂是非常的到位,讓周圍的人再次對着蘇月好一陣的譏諷。

什麼賜教不賜教的!她一個土包子她配嗎?

坐在二樓的男子聽到下面人譏諷的語氣時,內心莫名的感到不悅!

這群無知的醜八怪,很快她們就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虐殺!

腦子裏想到的都是那個女人皎潔而又聰慧的模樣。

。 在世外桃源山洞裏修鍊過後,再在家裏這麼一修鍊,兩者間的差距就顯現了出來。

羅天失望的搖搖頭,取出了千年地脈靈乳倒了一滴進入嘴裏。

龐大的靈氣在身體里爆發,羅天這才滿意的修鍊了起來。

雖然他已經到了內勁中期巔峰的境界,但這個境界他還沒有完全穩固,大概也就是走到了五十五步。

進入這個境界后,羅天才知道了突破先天的難度。

如果說外勁到內勁難度是1的話,內勁初期到內勁巔峰有5的難度,那麼從內勁巔峰到先天有100的難度。

羅天不知道的是,內勁巔峰,也就是後天境界突破到先天的難度完全取決於個人。

如果是在一些隱世的超級家族裏有長輩教導的人,就會要求後輩盡量將丹田裏的靈氣海蓄滿在突破。

若是實在達不到要求,也一定要將靈氣海蓄滿超過一半才能突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