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的老婆和你在做夫妻間那種事情的時候,腦子裏想的卻是另一個男人。

千道流只要一想到這裏,頓時就覺得一切都索然無味了。

他默默的停下了手,隨即穿好衣服。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來到了海邊,觀看潮水湧來又涌去。

就這樣看了一整晚。

到今天他也想通了,他要繼續努力。一天不奪得波賽西的真心,他就一天不碰她!

而在聽了千道流的訴說之後。

雲川看向他的目光,頓時就變得無比複雜了起來。

現實中還真tnd有這種劇情啊!

千道流這不就是一個標準的三角戀男配角嗎?

婚都結了,結果新娘子卻連碰都不碰。就因為她的一滴淚?

卧槽,你這樣怪不得你贏不過唐晨。永遠只能當個男配。

連「日久生情」,通往女性心靈的通道是**的道理都不懂。就這你還想奪得她的心,滾犢子吧你!

一腦子的髒話想要脫口而出。

但最終雲川還是忍了下來,只是道:「…你高興就好。」

他現在嚴重懷疑,千尋疾並不是千道流的種,因為這兩父子性格完全不同好吧。人品差別太大了。

7017k 聞言,喬思語皺著眉看向了肖珊珊,只見肖珊珊滿臉嬌羞,眼光含媚。

因為沒有員工敢坐十九樓的專屬電梯,電梯很快就停在了十九樓,而喬思語心中的悶氣卻更重了,所以在下電梯前,冷冷地看著厲默川咬牙切齒道:「是嗎?那你今後可要多跟厲總一起出出差啊……」

「好的喬總,我時刻準備著,只要厲總需要我,我隨時隨地都可以出差。」

「肖秘書不愧是厲總親自招來的秘書,可真夠『敬業』的。」

說完,喬思語怒氣沖沖地朝電梯外走,卻被厲默川一個大力拉了回來,喬思語猝不及防就直接倒在了厲默川懷裡。

厲默川緊緊地抱著喬思語,朝肖珊珊淡淡道:「肖秘書,你先下去……」

「是,厲總……」

肖珊珊下去后,電梯門又被關上了,在肖珊珊下去的一瞬間,喬思語從肖珊珊臉上看到了悲傷和黯然。

想到厲默川和肖珊珊出差的時候有多纏綿曖昧,喬思語就氣的掙扎了起來,「放開我……」

「老婆,我很想你,還有謝謝你……」

謝謝她沒有狠心的打掉他的孩子,謝謝她給他生了一個那麼可愛的女兒並且把女兒教的很好,也很謝謝她此刻就在他身邊。

喬思語不知道厲默川在想什麼,所以一股子怨氣無處可發,「謝我?呵……謝我什麼?謝我明知道你和肖珊珊之間的曖昧,還很大度的讓肖珊珊留在你身邊嗎?」

聽著醋意極濃的話語,厲默川的心情要多美麗就有多美麗,「肖珊珊只是我的秘書,我跟她之間只有上下級的關係,沒有任何曖昧,這一生我只想跟你一個人曖昧。」

喬思語怒擊必反,「喲呵,厲默川,你還真以為你情商高到在兩個女人之間遊刃有餘也不會被我發現是吧?剛剛人家肖秘書可都說了,人家開始的時候很『緊』張,在你的『安撫鼓勵』下,人家漸漸的『放鬆』了下來,最後還很『愉悅』……嘖嘖嘖,明明已經把人家吃了,剛剛還那麼絕情地讓人家肖秘書先下去,你都沒看到人家肖秘書下去的時候,臉色有多蒼白……這會兒你卻抱著我說很想我,厲默川,你知不知道你很讓人噁心啊……」

「老婆,我可比竇娥還冤啊,肖秘書第一次出差跟大客戶見面的時候是比較緊張,作為她的上司,我安慰她幾句也是無可厚非的,最後工作認真順利的完成,她心情愉悅也很正常,你看你都想到哪兒去了?」

「……呵,你就是想說我心胸狹窄,而肖秘書通情達理,還很溫柔體貼就對了。」

女人要是生起氣來,就沒什麼理智可言,喬思語現在聽著厲默川的話,就感覺厲默川在諷刺自己太狹隘,變相的誇肖秘書。

「好了好了,如果你不喜歡,我以後再也不帶肖秘書一起出差了,就帶著你一起去可以吧?」

喬思語冷笑了一聲,「別啊,你可千萬別因為我冷落了肖秘書啊,畢竟人家現在是你的新歡……」

。 海晶晶的俯卧撐速度很緩慢,但是卻非常平穩,更重要的是她的體形非常苗條,因此做俯卧撐的時候,展現出了一種女性獨特的美態。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海晶晶保持着一樣的速度將一百個俯卧撐給做完了,只不過當一百個俯卧撐做完后,她沒有停止,而是又繼續,大概差不多一百五十個左右之後,她終於體力不支,才停了下來。儘管額頭上滿是汗珠,但是毫無疑問,海晶晶的行為,將這一干保安都是「啪啪啪」的打臉。

許林冷冷地看着剛才出聲質疑的那名保安。寒聲說道:「怎麼樣?現在你服了嗎?她一個弱女子尚且能夠做到一百五十個,你堂堂一個男人居然連一百個都做不到?你是想說你一個大男人,連一個女人都不如嗎?」

聽到許林的話,這名保安的眼睛睜得大大,身體在不停的哆嗦,張開嘴巴,不停的說着「我,我……」半天就是完全說不出一個所以然。最後直接硬生生的被自己氣得暈厥了過去。

許林看着眼前這些人,寒聲說道:「一個弱女子尚且能夠做到,你們這些人,連最基本的努力都不願意去做,就直接否定了自己,你們不過就是一群膽小鬼,懦夫而已,試想着如果集團將來真的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真的會去保護嗎?還不如統統滾蛋,省的日後給大蠻集團丟臉,給你們的家人丟臉!」

許林說出來的這番話,可以說是極為的不客氣,但是卻沒有誰敢去反駁,因為眼前的事實已經將他們的臉徹底給打紅,讓他們根本沒有辦法去反駁。

而從頭到尾,陳柔都沒有干涉,她是一個言而有信的人,既然說過這個月把保安部交給了許林,那麼自然不會再管任何事務,而且,不得不說,她真的很佩服許林,居然能夠用這樣的辦法來壓住他們,儘管這個辦法。在陳柔的眼裏並不覺得有多好。

於是,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那些被許林開除的人,自然是真的被開除了,而他們當中也沒有哪一個人敢請求留下來,因為實在是太沒臉面了。

剩下來的那些保安,雖然覺得他們走了很可惜,但是卻也沒有多少的遺憾,反正跟他們也只有同事的情誼,只要走的人不是自己那就無所謂了。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留下來才是真正可怕的開始。

許林負手而立,看着眾人,沉聲說道:「從今天開始。晶晶將會和你們一起訓練,你們做什麼,她也會做什麼,晶晶,入隊吧。」

「是!」海晶晶應了一聲,然後就走到了王文浩的身邊。

許林看着眾人,開口說道:「還有,這位是王二柱。」

「王二柱……」

「這名字好蹩腳啊……」

許林剛剛說完王二柱的名字,眾多保安就忍不住偷笑起來,開始議論紛紛,就是站在許林身邊的陳柔,也是抿著嘴唇。看那個樣子似乎也是想要笑起來。

王二柱一臉黑線,但是卻不得不讓許林說下去。

老實說說,就是許林在介紹王二柱的名字時,也是忍俊不禁,只不過現在正是他樹立形象的時候,所以絕對不能夠笑,所以咱們要忍住,忍住!

許林不停的在自我催眠。然後繼續說道:「從現在開始,他就是我的副手,也是你們的教官,你們可以叫他王教官,我要是不在的話,就由他負責來指導你們,訓練你們,你們可有什麼異議?」

「許教官,我有異議!」許林的話剛剛說完,王文浩就伸出了手掌,沉聲說道。

許林望向了王文浩,說道:「你有什麼異議?」

王文浩向前走出一步。對着許林說道:「許教官教我們,是因為你用真本事征服了我們,這位王教官……請問他有什麼本事嗎?」

說完這句話,他就看了王二柱一眼。眼裏的挑釁味十足。

聽到了王文浩的話,許林問道:「那你想要怎麼樣?」

「讓我與他來切磋一番!」王文浩說了一聲,然後就看向了王二柱,眼裏充滿了挑釁。問道,「不知道這位王教官,你同不同意呢?」

王二柱正好沒地方撒氣呢,現在居然跑出來這麼一個出氣筒,他自然是樂得其成。

當下王二柱便是笑呵呵地說道:「當然了,既然這位學員那麼想要跟我切磋,我要是不同意的話豈不是說我太示弱了呢?」

見到王二柱笑成這副德行,許林皺了皺眉,低聲說道:「控制一下力道。」

王二柱立刻撇嘴,不過見許林的眼神瞬間變得凌厲起來,只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擺了擺手,走了出去:「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見王二柱站出來,王文浩立刻擺出一副戰鬥的姿勢,對着王二柱說道:「來吧!」

王二柱打了一個哈欠。很慵懶的沖着王文浩揚了揚手,說道:「麻利點的,來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喝!」

王文浩說完這句話,立刻爆喝一聲,旋即就朝着王二柱奔掠而去,同時一個左勾拳打出去。

王二柱不過輕輕一閃,便是躲過去了。

王文浩立刻迅速調整好姿勢。一個右鈎拳揮出去,只不過又被王二柱給躲過去了。

王文浩不信邪,左勾拳,右鈎拳,右鈎拳,左勾拳,出腳,掃腿。

只是,不管王文浩怎麼攻擊,都沒有辦法打中王二柱,反而是把自己累的氣喘吁吁。

「我說,你就只有這麼點本事嗎?那該我了。」王二柱百般無聊地說道。

「不,我還有……」

王文浩聞言,頓時大怒,抬起頭就對着王二柱說道,可是還沒有等到他說完,王二柱直接一拳就打出去,落在他的身體上,王文浩頓時瞪大了雙眼,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柄重鎚砸中一樣,然後整個身體就這樣倒飛了出去。

王二柱聳了聳肩膀,淡淡地說道:「永遠都不要說廢話,這是我教給你們的第一課。」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最新章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藺暖年、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全文閱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txt下載、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免費閱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藺暖年

藺暖年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重生九零:麻辣嬌妻惹不起、金牌經紀:大佬都是我的崽、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

。 「趙芸!」

「你就是一個瘋女人!」

「這裏是治安局,你故意傷人,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聽到趙芸說的那些話,氣的花雲毅真想狠狠抽她。

可是,由於身體條件不允許,只能用嘴逞一時之快。

李珊珊臉色難看。

趙芸的惡毒,是真的讓人感到痛恨。

好在,很快治安局就有人跑了出來,直接把趙芸抓入治安局。

看着趙芸被抓,花雲毅心裏有些複雜。

自己二叔剛死,趙芸又被抓了起來,他怕這樣會對不起自己二叔。

「謝謝你。」

「剛才要不是你,恐怕我已經躺在醫院了。」

一碼歸一碼。

花雲毅看向李珊珊,面露歉意向李珊珊表示感謝。

「不用。」

「就算一條狗,我也會毫不猶豫去救,更何況像你這種大活人?」

李珊珊還在為剛才事情記仇。

自己好心搭訕,花雲毅卻視而不見,這會花雲毅又低頭感謝,她才不接受呢。

說完,李珊珊轉身就走。

花雲毅老臉通紅,被李珊珊莫名的罵了,自己居然不知道如何反駁。

但就在李珊珊沒走多遠,花小蕊匆忙從計程車上下了車。

她看到李珊珊也在,面露驚慌跑到跟前,道:「珊珊?你怎麼也在這裏?」

「我只是路過,你為什麼又來治安局?難道發生什麼事了嗎?」李珊珊面露不解,剛剛看到花雲毅,這麼一會功夫,花小蕊也跑到治安局,應該不會那麼巧合才對。

「我二叔跳樓死了。」

「我正想進去看看,你能陪我嗎?」

花小蕊沒有隱瞞,她與李珊珊的關係,恐怕比閨蜜還要親,都是喜歡一個男人,自然好比自家人。

「花鵬?」

「行!我陪你。」

「只是,你大哥剛剛進去不久。」

「還有,剛才趙芸開車險些撞到你哥哥,幸虧趙芸沒有得逞,如今已經被治安局的人抓了起來。」

李珊珊沒有猶豫,只是聽到花鵬跳樓,這讓她感到驚訝。

「什麼?!」

「這個該死的趙芸,她到底還想怎樣?!」

花小蕊聽到后,頓時被嚇的小臉蒼白。

不過,得知有驚無險,她也鬆了一口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