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航喜歡她……

他怎麼會喜歡她。

他不是一直都躲著她走嗎?

而她又怎麼能接受他的心意啊。

不管是她的隱秘身份,還是她的身體隱疾……

她都註定無法擁有一場戀愛。

正因為如此,她和江宿才決定把周三互換日當成戀愛體驗日。

可是今天,明明是第一次戀愛體驗日,卻……

此時此刻,江薇只想逃走,回到屬於自己的星球。

……

「叮——0號實驗體關聯路徑2.0線路開啟。線路連通進度:10%」

「No.346125號任務:探索及推進0號實驗體鏈接進程。」

「目前檢測到:2.0線路鏈接方式:主動鏈接。」

卧室里,少女的眼底散發出幽藍色的光,她正靜靜地聽著大腦里的機械聲音,接收著命令。

待那段聲音停止后,腦袋裡湧進一大堆資料。

大概內容是,當0號實驗體開始有真正意義上的想要回歸母星的意識時,便會自動開啟與母星鏈接的路徑,這與之前母星試圖一次次鏈接0號實驗體不同,2.0號鏈接路徑是0號實驗體主動開啟的。

簡單來說,隨著0號實驗體回歸母星的念頭越來越強烈,0號實驗體與母星的鏈接也會越來越深刻。

吸收完這些資料,少女眼底幽藍色的光逐漸消失。

她低頭看著照片上的江薇,泯然一笑,輕輕說道:「薇薇,我一定會儘快帶你回家。」

。 春烏擎贏得了挑戰,拿走了彩頭即三件玄品仙器,沒有表現出過多的喜悅之情,顯得平平淡淡,彷彿這是理所當然。

寒煙雨望見對方這副神情,心中不由一陣悲憤,捏緊拳頭,咬碎牙齒,卻終究無話可說,並表現得同樣風輕雲淡,更是擠出一絲笑容,好似剛才之敗是長輩謙讓晚輩,此刻見到晚輩的成長而喜悅。

春烏擎回到春家所在之處,秦楓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做得不錯。」

旋即,他向前走去,接下來該輪到他了。

秦楓一躍而起,輕輕落在台上,長發飄揚,輕鬆寫意,道不盡的風流。

對面,寒天奇與寒天啟二人聯袂登台,衣袂鼓盪,同樣瀟洒不已。

原本按照寒家的意思,寒天奇二人將輪流與秦楓一戰,但秦楓卻是主動選擇與他二人同時一戰。

以一敵二自然會更加困難,但秦楓毫無擔憂,滿是自信。

寒天奇與寒天啟一左一右相距一丈而立,身上都有著陣陣寒意散發而出,卻又有些不同。

寒天奇擁有寒氣靈體,真正的寒風冷氣,一氣吹過,萬物皆寒,無論多麼堅固、強大,都將冰凍破碎。

寒天啟則是冥寒靈體,除了徹骨的寒冷,更有著深邃的黑暗,冥寒化為遮天大網,籠罩之處充滿絕望。

兩者任何一個在當世靈界之中都可謂頂尖靈體,極為強大。

而秦楓更為特殊,本身擁有春靈體,幼時不自知,以劍修出道,后化為金靈體,又輔以靈魂修鍊,乃幻術師、控獸師以及傀儡師。

春、金、魂三者同修,雖然未能相融,卻可相互配合,有著奇妙的組合之力,發揮出極強威能。

再說修為,秦楓的金靈體達到了五重天巔峰靈仙,春靈體為四重天靈仙,而幻靈體則是三重天巔峰靈仙,還未能渡過中級靈仙之劫。

也正是因為三大靈體修為不等,想要融合自然不可能。

寒天奇與寒天啟都達到了五重天靈仙,前者已經在此境界沉浸多年,而後者是在前幾年剛剛突破,三年之約正好讓他鞏固修為,穩定境界,故而寒家才會應允這個條件。

如此比較,秦楓在靈體與修為上都占不得太多便宜,而同時面對兩人,便顯得稍落下風。

風寂仙翁見雙方都已準備妥當,便宣布戰鬥開始。

下一刻,秦楓率先發起攻勢,一頭頭控獸驟然出現,分身也隨之而出,向著寒天奇二人衝殺而去。

不過可以看出區別,寒天奇那邊只有小半控獸,更多的控獸以及分身則是沖向寒天啟。

而秦楓本體也祭出凌天劍,向著寒天啟徑直殺去。

寒天啟為弟弟,年紀較小,修鍊時間較多,突破修為沒幾年,比之寒天奇的實力應當稍弱一些,便更容易對付。

秦楓的目的便是先以部分控獸拖住寒天奇,然後盡全力先擊敗較弱的寒天啟,隨後再對付前者,要將他二人逐一擊破。

見狀,寒天奇眉頭微蹙,但沒有絲毫焦慮,寒天啟同樣沒有絲毫慌亂,反而露出一絲獰笑。 「爸……女兒不孝,這些年,女兒讓你們大家擔心了!」

唐麗君和女兒李雲熙分開后,就留着眼淚,走到唐正浩跟前。

然後,她就噗通一聲,給唐正浩跪下。

唐正浩顫抖著伸出雙手,急忙把唐麗君扶起來。

唐正浩是唐家的長輩,這沒錯。

但是,唐麗君如今,已經是戰尊級強者,站在這個世界的最頂端。

她的身份,已經不同往時。

即使唐正浩是唐麗君的父親,也不敢讓唐麗君在他面前跪下。

戰尊級強者的這一跪,這含金量,太重了,唐正浩不敢承受。

「麗君,你平安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什麼都別說了,快回家,喝茶去。」

唐正浩今天很高興,因為,他失蹤多年,一直都找不到的女兒終於回來了。

而且,平安歸來的女兒,還變成戰尊級強者。

這件事,如果傳開,對於粵海唐家來說,是非常有面子的。

當然,唐正浩也不全是為了面子。

在他看來,更重要的是,女兒唐麗君回來了,活着回來了。

從今以後,唐正浩也不用在牽掛她了。

唐正浩走在最前面,唐家的眾人,則是簇擁著唐麗君。

他們一齊走會唐家大院。

而在路上,唐家的眾人,唐麗君的兄弟姐妹們,個個都有問不完的問題。

唐麗君只能耐著性子一一為他們解答。

這樣一來,一轉眼,就到了吃晚飯的時候。

唐家是唐正浩做主。

唐正浩認為,在家裏吃飯,才能更有家的氣氛。

所以,唐家的眾人就紛紛忙碌起來。

有的人外出去買菜,有的人在家裏開始張羅起來。

為晚飯做準備。

唐麗君陪着唐正浩在客廳里聊天。

李初晨則是把李雲熙,叫到了僻靜的地方。

「雲熙,你想不想變成戰尊級強者?」

李初晨開門見山說道,「就像媽媽這樣的戰尊級強者。」

「哥,原來是把媽媽變成戰尊級強者的啊?」

劉語嫣睜大了眼睛,驚訝地說道,「哥,你這也太厲害了吧?」

「哥,要不……你把咱們李家的所有人,還有唐家的所有人,全都變成戰尊級強者吧!」

李雲熙的想法很天真。

她以為,李初晨只要把李家的所有人,還有唐家的所有人。

全部變成戰尊級強者。

以後,不論是炎京李家,還是粵海唐家,都不再會被別的家族欺負了。

只是,李雲熙的這個想法,天真得連李初晨都想笑。

批量製造戰尊級強者,李初晨還沒有這個實力。

這太難了!

而且,李初晨現在也不確定聖池裏的能量能夠維持多長時間。

萬一進去的人太多,聖池中的能量,被消耗過快。到最後,可能就連一個戰尊級強者,都難以製造出來。

考慮到這些,李初晨就耐心解釋道:「雲熙,想要變成戰尊級強者,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當然,也不是非常困難。」

「能不能把咱們炎京李家,還有粵海唐家的所有人都變成戰尊級強者,還需要經過驗證才知道。」

「所以,雲熙,你先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要保密,不能對任何人說,知道嗎?」

「哦,哥,我知道了!」李雲熙有點失望地點來點頭。

看樣子,想要讓家裏的所有人,都變成戰尊級強者的願望,並不是那麼好實現的。 「那個抓來的魔教之人,你問出什麼沒有?」

封不平問,面露些許期待之色,「可曾透露出什麼魔教的秘密來。」

「倒是沒問出太多東西,而且兩個都死了。」蘇衍回答。

「什麼!」封不平微微一怔,「兩個都死了?

他們是自盡?倒是有些骨氣!」

在他想來,蘇衍定不會放過這個嚴刑逼供的機會,這次帶隊過來的長老,和那位青龍堂堂主,在魔教當中也是高層,真正抓住了他們,是有機會逼出很多東西的。

魔教各處隱蔽分壇,他們教主閉關這麼多年的原因,等等。

既然沒問出什麼東西,他們又死了,自然這兩人是自盡無疑。

可誰知,蘇衍搖了搖頭,「真要說自盡,倒也不算。」

「當日裏……」

蘇衍回憶起之前的場面:

他當時一片片切下了賈布身上的肉,這位青龍堂堂主倒是有些硬氣,只是眼睛圓瞪着他,哼了幾聲,沒半點求饒意思。

他能這幫不懼折磨,但身邊的那位驅使毒蟲的日月教長老,卻是並非如此。

這貨眼底都是驚恐,身軀也是止不住顫抖,顯然……這場面嚇到他了,怕蘇衍如法炮製,弄到自己身上去。

蘇衍一瞧,有戲,再度切了賈布兩塊肉后,就開始問起那位魔教長老,「你說不說,你要是不說的話,就和他一個下場。」

「蘇掌門有什麼儘管問,小老兒知無不言!」那魔教長老連忙道。

蘇衍一笑:「先說說吧,你在日月神教當中,是什麼地位,這驅使毒蟲的本事,又是從哪裏來的……」

當即……這魔教長老就開始說自身隱秘。

同時蘇衍也知道了,原來這人原來是五毒教一位長老,他和上代五毒教教主關係不淺,只因後來發生些變故,從五毒教叛離而出,最後到了日月神教當中。

就連那驅使毒蟲的本事,也是從五毒教來的,仗着此法,他成了日月教一位護法長老,本身實力雖說不高,但也是聲名赫赫的。

同時……這人也真吐露出了一些分壇的位置,只要蘇衍做好準備,就可來個突襲,打他們猝不及防。

「那……你們驅使毒蟲的法子,又是什麼?」

蘇衍問:「如何去做!」

這話出口,魔教長老卻是閉口不答了。

「不說?還是曾發過誓,不敢泄露門派機密。」

魔教長老沉默片刻,道:「老夫說了,能否饒我一命。」

蘇衍想了想,沒答應……只眸子冰冷地瞥着他,「你沒資格和我談條件!」

這話出口,魔教長老打了個寒顫,卻不再多說什麼了,只道:「你不答應放我,我就不說,不止要答應,還要像老天爺發誓。

不然……老夫寧願一死!」

他看得出來,蘇衍心動了,對於自己操縱毒蟲的法門心動,只要心動了,那就好辦,就有機會逃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