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那兩個傢伙訕訕地收回各自的手,眼中卻閃過一片驚懼之色。

他們瞬間明白,眼前這個滿臉笑容的古董店老闆,絕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和善和簡單。

欣賞了一會兒這套黑寡婦原味內衣,這些滿臉陶醉且雙眼放光的宅男,才看到貼在鏡框右下角的價簽,頓時驚呼起來。

「啊!五枚比特幣或兩千枚左岸幣,這也太貴了!」

「沒搞錯吧?難道不能用現金購買?」

在昨天晚上那則花邊新聞中,雖然給了這個黑寡婦原味內衣鏡框的特寫鏡頭,價簽卻被遮掩了起來。

這是陳宇特別要求的,理由是安全起見,當然是借口。

他想吸引更多人關注這件東西、就不能讓一些傢伙被昂貴的價格給嚇退,感覺自己囊中羞澀,從而不來塞納街湊熱鬧!

喜歡這種東西的人一共也沒多少,能全部吸引過來的話,那自然最好!

陳宇看着這些驚呼不已的傢伙,輕輕點了點頭。

「沒錯,夥計們,這件東西的價格是五枚比特幣或兩千枚左岸幣,不接受現金付款,而且是左岸幣優先。

如果沒有左岸幣,也可以用比特幣付款,兩種虛擬貨幣都沒有,那不好意思,你只能和這件東西擦肩而過!」

話音未落,現場已響起一片哀嘆聲。

「我們上哪去弄左岸幣啊?那玩意兒根本就買不到!」

「啊!早知道條件這麼苛刻,就不用一大早趕過來了,白等了幾個小時!」

跟其餘那些宅男一樣,皮薩羅的臉色也為之一變。

很顯然,他手裏也沒有左岸幣或比特幣,只有現金,在這裏卻沒任何用處!

這傢伙思考了片刻,接着就從人群中擠過,湊上前來低聲說道:

「雷諾,我代表呂克貝松導演和斯嘉麗約翰遜本人而來,想收回這套斯嘉麗穿過的內衣,但我只有現金,能不能通融一下?」

陳宇看了看這個傢伙,堅定地搖了搖頭。

「非常抱歉,皮薩羅,如果你沒有左岸幣或比特幣,那就買不走這件東西,就算斯嘉麗親自來也不行!」

聽到這話,皮薩羅頓時愣住了。

片刻之後,這傢伙才低聲說道:

「那能不能變通一下?給我一點時間,去弄比特幣或左岸幣,最遲下午,我就會回來買走這套蕾絲內衣!」

陳宇假作思考片刻,這才點頭說道:

「既然你是代表呂克貝松和斯嘉麗約翰遜本人而來,而且是最早趕來購買這套蕾絲內衣的人,那我可以為你保留半天!

前提是眼前這些傢伙沒有買走這件東西,等你們所有人都離開,我就會收起這個原味內衣鏡框,等你下午回來!」

皮薩羅再次沉默了,開始思索對策!

緊接着,他又回頭看了看那些雙眼放光的宅男,然後低聲說道:

「沒關係,雷諾,這些傢伙交給我來解決,他們應該不是問題!」

陳宇笑着點了點頭,並沒多說什麼,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隨後,皮薩羅就轉過身來,對那些宅男們大聲說道:

「夥計們,我是受呂克貝松導演和斯嘉麗所託,來購買這套黑色蕾絲內衣,然後將這套內衣還給斯嘉麗本人」

剛說到這裏,現場就炸了。

「什麼?斯嘉麗想收回這套蕾絲內衣,那麼毫無疑問,這套內衣的確是她曾經穿過的!」

「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個價格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一陣驚呼聲中,現場這些宅男頓時更加激動了,一個個躍躍欲試的。

這是要弄巧成拙啊!陳宇差點笑出聲來!

皮薩羅舉起雙手向下壓了壓,大聲說道:

「希望大家高抬貴手,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去籌集比特幣或左岸幣,來買下這套黑色蕾絲內衣,我會給大家一定回報。

這個回報就是,呂克導演和斯嘉麗再次合作,拍攝《超體2》時,我會為大家爭取到片場參觀、並與斯嘉麗合影的機會」

為取信於人,皮薩羅還出示了證件,他的確是在為呂克貝松工作。

隨着他這一連串操作,形勢立刻起了變化。

聽說有跟斯佳麗合影的機會,那些宅男頓時都快瘋了。

「我沒聽錯吧?只要我們不搶這套蕾絲內衣,就能跟斯嘉麗合影,真是太棒了!」

「夥計,話可是你說的,現場有這麼多人證明,不許食言啊!」

這些宅男歡呼慶祝的同時,陳宇則詫異地看着皮薩羅。

嚯!你這傢伙手筆還真大,這就把黑寡婦給豁出去了,就是不知道《超體2》能不能如期拍攝!

對於皮薩羅開出的條件,現場這些宅男根本沒有抵抗力,全都點頭答應了!

接下來,這些傢伙又欣賞了一會兒黑寡婦的原味內衣,才戀戀不捨地離開。

等他們離開,陳宇立刻將黑寡婦原味內衣鏡框收起來,鎖進了保險櫃!

早在他收購這套黑色蕾絲內衣時,目標就是黑寡婦斯嘉麗約翰遜,想利用她的巨大知名度來炒作左岸幣,迅速提升左岸幣的知名度和價格!

現在魚已經上鈎,成功在即!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記憶在腦海里翻湧。

如洶湧的潮水勢不可擋,狂狼不停拍打岸邊的礁石,發齣劇烈的聲響。

巍峨宏偉的大殿裏,殿內的柱子雕樑畫棟格外的精美,處處精緻,帶着獨一無二的韻味。

殿內站着無數的弟子,還有端坐在席位上的長老們。

帝宸坐在高處首位,身上的那襲白色衣袍纖塵不染,頭上束著的發冠給他增添了幾分貴氣。

大殿內,身穿素色衣衫的女子身體挺拔地站着,態度不卑不亢,不施粉黛的臉上一片冷靜。

這時,坐在高位上的男人起身緩緩走下,走向的位置正是那名素色衣衫女子所站的位置。

「帝宸仙尊。」

女子跪在地上。

「竹柒。」

男人的嗓音磁性低啞。

他走到她的面前,凝視着她,伸出骨骼分明修長的手,「竹柒,你可願拜入我的門下成為我唯一的弟子。」

帝宸仙尊的話音一落,無疑是在現場其他弟子們的心中激起一陣陣驚濤巨浪。

竹柒?

居然被帝宸仙尊收為徒弟了?而且還揚言是唯一的弟子!

一時間,現場的眾人眼裏流露出羨慕嫉妒恨的神色,好奇亦或者疑惑的目光險些把那素衫女子盯穿。

竹柒跪在地上,認真地望着那隻骨骼修長的手許久,緩緩抬起手,握住他的手。

「師父。」

她說完鬆開手,然後神色恭敬地對着他拜了拜,然後起身去端來敬師茶。

他接過後一飲而盡。

儀式完成,自此,竹柒成為帝宸仙尊門下唯一的徒弟,光環加身,引來無數人的注目。

突然,畫面一轉。

——

宮殿外的一棵巨大的絨花樹下,男人的手中凝聚出一把薄如蟬翼的劍,「徒兒,此劍名為霜花,從今以後它就是你的佩劍了。」

「為師希望你的道心就如這霜花劍一樣至始至終都清亮乾淨,不染任何的雜質。」

霜花劍在你的身邊,為師惟願你能夠福澤加身,仙途通順。

竹柒接過那把霜花劍,抬起手輕輕地撫摸著輕薄的劍身,清冷的眼眸里流露出幾絲欣喜。

「謝謝師父,我很喜歡。」

她說着拿起手中的霜花劍,然後在這棵巨大的雪絨花樹下,開始舞起手中的劍。

動作乾脆利落帶着銳利,劍氣掃過的地方樹上的絨花被劈下,洋洋洒洒的飄落而下。

微風吹過,掀起三千青絲,還有那素色衣衫的裙擺,絨花樹下的女子身姿輕靈,唯美飄逸。

「徒兒……」

正在舞劍的女子沒發現,凝視着她的男人眼眸里逐漸生出了幾絲連他自己也沒發現的情絲。

帝宸手上輕輕一揮,一把雕刻着樸質紋路的古琴出現在手中。

他端坐在位置上,骨骼修長的手指在琴弦上撥動,動聽的琴聲瞬間緩緩流淌傾瀉而出。

女子舞劍,琴聲相伴。

過了一會兒,竹柒停下動作,呼吸平穩沒任何的混亂,扭頭看向他,臉上帶着笑意,「師父,這把霜花劍很適合我。」

霜花劍劍身單薄,使用時輕靈的感覺格外的舒服。

「嗯,你喜歡就好。」

帝宸停下手中彈琴的動作,手輕輕地揮動然後古琴消失。

。 「虎爺,你也真是。你要來的時候我都已經跟你說了,師傅他最近公司比較忙,抽不出來什麼時間的,你偏不信!現在知道我說的話都是真的了吧?」

岳陽的語氣充滿了的埋怨,可是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埋怨的意思。

虎爺皺起眉頭:「就你小子懂,我不能來洛城轉轉嗎?」

「能能能,小的這幾天就陪虎爺到處轉轉。」

虎爺看着陪自己這麼長時間的岳陽,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似乎回到了以前的樣子。

「你小子就會嘴貧,也不知道跟了韓風,這嘴貧的習慣有沒有改一點?」虎爺一臉無奈的看着岳陽,終究是他帶出來的人,他可不好責怪。

可是如今到了別人的手下,自然是要注意些分寸。

岳陽無奈的笑了笑,當然明白虎爺是在關心自己,心裏忍不住一陣感激。

畢竟他和虎爺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過了,上一次去南城,岳陽都沒有去拜訪虎爺,現在想想倒也還有一些惋惜。

「虎爺,你就不用擔心我了。我在洛城過得挺不錯的。」

虎爺點了點頭,但是明顯有些放不下的意思。

另一邊的韓風則是回到公司里,最近公司可是遇到了一個麻煩,所以韓風得儘快解決才行。

陶可兒此時正端坐在韓風的辦公室,一臉笑意的望着眼前的韓風:「如果今後能與貴公司合作的話,對我們公司來說可是一件好事。」

「陶小姐說的哪裏話?合作的事情我會考慮考慮的,陶小姐就先回去吧!」

今天陶可兒來找韓風公司合作,讓韓風有些受寵若驚。

因為像陶可兒這種在洛城紮根很久的老公司,可從來不會選擇他們這些新公司合作,所以這讓韓風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答應這件事情。

陶可兒並不催促,滿臉笑意的望着韓風:「你不用太過於緊張,我只是覺得你們公司有發展前景罷了,所以想和貴公司達成合作。如果貴公司覺得不合適的話,我們以後也可以做朋友的。」

陶可兒的一番話徹底打破了韓風心裏的防線,畢竟他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善解人意的公司,心裏當然產生了動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