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蘇晨的面前全是火焰,鋪天蓋地的大火籠罩在他的周圍。

他所經歷的一切全都被直播。

直播間的觀眾心都提了起來。

看着直播畫面上熟悉的火海,不少消防員眼睛都濕潤了。

這就是他們多次衝鋒過的戰場!

現在被蘇晨展現出來,告知世人,消防員所面臨的一切!

他們奮鬥在什麼樣的地方!

蘇晨冷靜無比,耳朵微動,探聽着周圍傳來的聲音。

但是,他只能聽到木料、塑料、紙張燃燒時發出的聲音,全然不見任何呼救聲。

一眾消防員搜索未果后,變了臉色。

這意味着殘存的倖存者們都跑到上面去了。

整棟大廈只有外部着火,內部較為安全。

現在帝國大廈如同一支大煙囪,頂部燃燒着,中部燃燒着,內部卻只是毒煙。

剩下的倖存者們只要用濕潤的物品捂住口鼻,就能夠屏蔽一部分毒煙的危害。

也就是說,樓層上可能還有更多倖存者!

「沖!繼續沖!」

三名消防隊長帶着強烈的責任感,眼中閃動着光芒。

其他消防員也都沒有任何懼色,大步上沖。

時間緊迫!

滾滾黑煙阻礙著視線,周圍燃燒着火焰。

消防員們再次到樓梯口時,駭然的發現樓梯口已經被完全堵住,通往樓上的道路都被倒塌、變形的牆體塞死!

看到這幕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搬開它!」詹森咬牙道。

「不行!留給上面人的時間不多了!」

比爾看着一秒便竄出四米的火焰皺眉道。

「那可怎麼辦?」李森心中的血性都被帶了起來,現在他忘記了自己只是挑戰者,一心進入到消防員這個職業中。

眾人遲疑之際,蘇晨回到樓層中,他站在熏黑的玻璃前,這裏直通樓外。

他眼神平靜,靜靜的注視着面前的玻璃。

直播間的觀眾心中一震。

「蘇哥這是要幹什麼?」

「蘇哥?你要干做什麼?」

「蘇哥該不會要跳樓吧?」

蘇晨深吸一口氣,右拳猛得揮出。

「嘩啦啦……」

面前的玻璃被他一拳擊碎,大量玻璃碎片順着風涌了進來。

翻湧的黑煙被風吹動身體,跳動幾下。

蘇晨從口袋中拿出一雙紅底手套。

快速戴到手上后,蘇晨深吸了口氣,站在玻璃前,探出身體。

一隻手重重的拍在玻璃上,另一隻手緊跟其後。

見到這幕所有觀眾都震驚了!

蘇晨兩隻手用力,手套強力的黏性支撐着他的身體。

攀爬專長為他提供最佳的發力方式。

蘇晨身體吊在光滑無比的玻璃上。

他緩緩向上攀爬著。

所有人都震驚了!

「我的天!蘇哥這是要爬上去,救人嗎?」

「現在蘇哥可是在76層啊!百層大廈攀爬?」

「蘇哥身上可沒有任何保護措施!」

「他這是徒手攀爬百層大樓?」

直播間前的百萬觀眾內心都被震撼了!

蘇晨這要是掉下去,他會體驗到完整的自由落體和四分五裂!

「蘇哥這是在玩命啊!」

「蘇哥!這只是個挑戰啊!你別太當真啊!」

一眾觀眾心都提了起來。

距離蘇晨不遠的地方,大火正在蔓延,用不了多久就能燒到蘇晨的身上!

蘇晨面色平淡,兩隻手不斷交換,帶動自己的身體向上攀爬。

到達上一層后,蘇晨一隻手貼在玻璃上,另一隻手放下,收到腰間,用力擊出。

頓時,玻璃上多出了數道白色網狀裂痕。

「嘭!」

「嘭!」

蘇晨面色平靜的轟擊著,幾下過後,玻璃被蘇晨轟碎。

他順勢翻滾進去。

裏面的情況和其他地方差不多,不過火情要小些,毒煙遍佈整個樓層。

蘇晨來不及多想,沖向樓層中的廁所。

他要破開供水管,延緩火情!

廁所內匯聚著一些倖存者,他們的衣物沾著水,捂在自己的口鼻上。

見到蘇晨衝進來,他們全都驚喜起來。

消防員衝上來救他們了!

但下一刻,蘇晨的話卻讓他們陷入絕望。

「樓層已經被封死。」

「我破開這裏的供水管,接下來生死由命!」 突如其來的煩躁在褚臨沉心裏滋長。

彷彿有一道聲音在他耳邊嗡鳴不休:秦舒說的一切都是在維護柳昱風!

她為了柳昱風來責怪自己,在她心裏柳昱風甚至比他更重要!

柳昱風、柳昱風、柳昱風……

這個名字在褚臨沉心裏不斷重複,那股燥怒的情緒也在快速發酵。

一抹幽冷妖異的紅芒在他眼底閃過。

他突然伸手抓住了秦舒的手腕。

「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會跟柳昱風在一起?我不在京都的這段時間,你們到底見過幾次面!」

他幽幽地盯着秦舒,目光凌冽逼人,勢要從秦舒口中得到一個能讓自己心安的答案。

他褚臨沉並未注意手掌上的力道。

秦舒的手腕被他捏出一圈紅痕,彷彿只要他再稍加施力,就能將她纖細的手腕折斷。

首發網址et

痛意讓她不由得低吸了口氣,一抬頭,便對上了他冷厲深沉的目光。

她不禁蹙起秀眉,十分不悅,「你放開我!」

褚臨沉不為所動,反而更用力地將她拽向自己。

秦舒抵不過他的強悍力量,被扯進了他的懷裏,額頭還在他胸膛撞了一下。

一時間,她的怒火也涌了上來。

恰好此時,褚臨沉強勢霸道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來:「先回答我的問題!你、和柳昱風,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舒聽得怒極反笑。

他一而再地用不善的語氣逼問,即便是自己想心平氣和的跟他談,也是不可能了。

秦舒索性冷笑一聲,仰起頭看他,咬着牙說道:

「褚臨沉,你問這些,無非是不相信我,懷疑我跟柳昱風有什麼曖昧關係,是嗎?」

「不……」

褚臨沉下意識地想搖頭,但話到嘴邊,卻又鬼使神差地變成了質疑的話,「如果不是,你為什麼不回答我的問題?」

他神情陰暗,帶着一絲偏執。

秦舒再次被他氣得笑了笑。

她脫口而出地說道:「好!那我說我跟柳昱風是偶然在外面碰到了的,你信嗎?」

話音落下,只見褚臨沉俊朗無雙的臉龐露出狐疑之色,那幽黑的眼眸也是探究地看着她。

秦舒看他的神色就已經知道答案了,她輕嘲道:「你看,你根本就不會相信!」

「你既然不相信我跟柳昱風之間的清白,又怎麼會相信我說的這些?褚臨沉,我不想看你無理取鬧,也不想再跟你多說什麼了,你自己回去好好冷靜一下吧!等你想明白了,我們再談!」

最後一個字落下,秦舒也不想再多說什麼。

她往後退了一步,和他拉開距離,同時手腕用力,試圖掙脫他的鉗制。

褚臨沉既然動了猜疑之心,哪肯就這樣罷休?

他抓着秦舒的手腕不肯鬆手,臉色亦是怒然。

「你說我無理取鬧?這戒指是我求婚時親自給你戴上去的,你是我的未婚妻,我過問你跟別的男人的事情,就無理取鬧了嗎?你們到底瞞着我什麼?!」

秦舒被他抓着的手上,一顆鑽戒璀璨奪目。

自從跟褚臨沉確定關係,這戒指她就一直戴着,每每看着它,就會想到褚臨沉對她的深情款款,她心裏也是感到甜蜜的。

但此刻,看着眼前這個蠻不講理的男人,秦舒覺得他彷彿變了個人似的,讓她覺得陌生。

再看手上的這顆鑽戒,反倒是給了她一個提醒,讓她心裏產生了些動搖:褚臨沉這個樣子,自己今後嫁給他,真的能跟他安穩幸福的相守一生嗎 腳型纖細頎長,套著一雙黑色絲襪,隱隱地透出雪白的腳腕。

張凡伸出手指,勾住那絲襪襪口,慢慢往下脫。

一段極白的肌膚隨即露了出來。再往下脫,五隻小巧玲瓏的腳趾也露了出來。

張凡輕輕捏住腳趾,翻轉過腳面,將腳心朝上,仔細檢視。

腳心平滑,微微地有一些腳紋,顏色晶瑩粉嫩,沒有一絲腳臭氣,卻是散發出幾乎聞不見的微醺。

張凡看了一會兒,若有所思,表情有些滯重。

而站在一邊的宮少,心情卻是敗壞到了極點:看到自己未婚妻的玉足被陌生男人捏在手裏把玩,他臉色漲紅,再也耐不住了,伸手扯住張凡,猛地把他推開,狠狠罵道:「射鬼!敢沾我女友便宜!」

張凡被對方推了一把,卻是不怒,微笑道:「宮少稍安勿燥!治病的事,你別以小人之心度醫生之腹!朱董事長,能否叫人取來一點新鮮米湯?」

「米湯?午餐的稀飯米湯可以嗎?」朱軍南問。

「噢,不新鮮的米湯會太稠!要稀一點的……這樣吧,如果家裏有土豆的話,還是我自己來。」

「土豆倒是有,在冰箱裏。」

張凡來到廚房,拉開冰箱,取出一隻黃皮土豆,用刀去了皮,在砧板上切成細片,然後噹噹當地跺成碎末,包在一隻紗布里,取來一隻碗,雙手用力,將紗布一擠,便擠出了小半碗白色的澱粉湯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