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有些人則錄了一小段發到了朋友圈,於是……

【告訴我這是哪?我馬上到!】

【小麗你行啊,這麼大的事你不提前告訴我,宇哥都開唱了你卻偷偷發個朋友圈……友盡!】

【我正在趕去的路上!】

【千萬別唱完啊,我的要求也不多,只要能在我抵達前聽到最後一句,我就心滿意足了!】

於是,無數人紛紛趕向七里香火鍋店。

隨着得到消息的人越來越多,此時此刻,七里香火鍋店門口已經聚集了不下千人,整個道路都快被堵住了。

為了不影響交通,李星雲正帶着店裏的服務員在疏散著人群,可是任憑他們怎麼努力,都沒有人願意離開。

汽車喇叭聲叫個不停。

「都幹什麼呢?都別擋着路啊!」

「嘿!哥們,裏面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這麼多人聚集在這裏?」

一個司機態度還算不錯,於是就有人回答道:「宇哥正在裏面唱歌,現在大家都想擠進去聽呢!」…

「宇哥?」

司機一愣:「哪個宇哥?」

說話之人瞥了司機一眼,淡淡的說道:「還有哪個,當然是張明宇啊!」

「張明……卧槽!」

司機直接將車熄火,然後下了車。

周圍路人看了一愣。

這哥們是要鬧哪樣?

不會是想鬧事吧?

那可不行!

於是幾個路人紛紛靠近這名司機,準備趁其不備,然後將其制服。

司機也注意到了周圍人不善的目光,不過也沒有太在意,他以周圍人是不想讓他擠進去。

「都讓讓,讓我進去!」

司機身強體壯的,誰看了都不敢惹,於是都紛紛讓出了一條路。

而剛剛那幾個準備靠近將司機制服的人,也不制度司機了,抓住機會就順着空跟了進去。

李星雲見場面控制不住,只好打電話報警,否則人越來越多,要真出點什麼意外的話,他們的店就該倒霉了!

正在唱歌的張明宇也是一頭冷汗,看着外面烏泱烏泱的人群,他覺得自己實在太小覷自己的影響力了!

本來張明宇的計劃是唱完《七里香》之後還準備再唱上幾首,不過現在看來還是算了!

真要是再唱幾首,恐怕武警和特警都要出動了!

必須儘快結束這一首歌。

「雨下整夜」

「我的愛溢出就像雨水」

「院子落葉跟我的思念厚厚一疊」

「幾句是非也無法將我的熱情冷卻」

「你出現在我詩的每一頁」

「雨下整夜」

「我的愛溢出就像雨水」

「窗枱蝴蝶像詩里紛飛的美麗章節」

「我接着寫」

「把永遠愛你寫進詩的結尾」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

轟!

高潮一起,現場直接爆炸。

無數吶喊聲、尖叫聲、嘶喊聲、口哨聲此起彼伏。

直播間也是一片好評。

【華語樂壇最美的歌曲之一!】

【七里香當之無愧!】

【當初就讓我爸把飯店的名字取成七里香,我爸說為啥,我說有人對我說七里香的名字很美,我爸很認真的點了點頭,結果再回來就看見飯店頂着〖金福來〗三個大字……】

【有沒有00后的喜歡張明宇,喜歡張明宇的這首《七里香》?】

【01年的,喜歡張明宇!】

【05年的,張明宇最忠實的鐵粉,他每首歌我都有聽!】

【我90后,超喜歡這首歌!】

【我80后,一樣特別喜歡!】

【我70后,照樣喜歡!】

【我60后……抱歉,我激動的假牙掉了,等我安一下。】

【這首歌的歌詞就是一首現代詩,使用的意象,句法,韻律都有強烈的詩性。尤其是〖雨下整夜,我的愛溢出就像雨水〗,情境相連,抽象的情感具象化,頗有味道!】

【去年第一次吃到了秋刀魚,現在聽到這首歌以後,恐怕明天菜市場上會很多人去詢問有沒有秋刀魚,有想賺一波快錢的,聽我的,去進秋刀魚,絕對讓你大賺一筆!】

【前面的怎麼回事,這種商業機密還說出來,我本來準備偷偷發財的!】

【聽到前奏,就會想起小時候大夏天躺在院子裏一群鴿子飛過的聲音,代入感很強。】

【窗外的麻雀在電線桿上多嘴?那萬一漏電了怎麼辦?】

【秀兒,是你嗎?】

【是我。】

【咱能不秀了嗎?本來我在用心聽着歌曲,結果看到你的評論,我直接笑噴了啊!】

【我也噴了!】

【樓上的,別開車!】

,, 出了并州的狄仁傑與書童二寶以遊山玩水的方式一路逛盪到大唐之都:長安。

天子腳下一派熱鬧奢華的景象,街道寬敞瓊樓林立,酒庄飯館不計其數,秦樓楚館白日裏絲竹聲聲,文人雅客聚在此處品茗作詩。

狄仁傑扶著垂柳嗅上幾嗅脂粉香風便拉着二寶轉奔大街上瞧熱鬧,長安大街比起并州大街上售賣的商品種類多了十多倍不止。與衣食住行息息相關的商品大部分都是本國自產再自銷的,這裏還有不少是從漂洋過海而來的舶來品,一件件透著異域風情,看的人眼花繚亂。

最令人稱奇的是長安城內街頭有不少異鄉客,有一身黑的傳教士抱着聖經遊走大街小巷虔誠的佈道,有身穿白紗的大食商隊牽馬穿街而過,還有皮膚黝黑的僧伽羅孩童舉著蝴蝶紙鳶歡呼奔過。饒是博學多才的狄仁傑都不得不讚歎盛世大唐萬國來拜,恨不得再多生幾雙眼睛出來把長安城內外瞧個通透。

「少爺我們在這裏多玩幾天吧,長安城太有意思啦!」

二寶進到長安城內算是長了見識,攛掇狄仁傑延長離家出走的時間,這番提議狄仁傑立即接納。并州有童夢瑤這隻母老虎是萬萬回不得的,正好老爹在王世伯家中做客,索性投奔老爹去。想到此狄仁傑帶着二寶採買糕點和美酒作為登門拜會之禮。

有京城四少首少之稱的王元芳此刻頗為鬱悶,前兩日父親有位老朋友來家中做客,同行的還有一個姑娘。姑娘生的眉目清秀標準的小家碧玉長相,隨着狄知遜一起登門時規規矩矩的跟在身後見禮。

王元芳起初以為這位姑娘是狄家的千金,一般人家走親訪友帶兒子出門很正常,但女兒就很少帶了,大唐國風雖然彪悍也沒有人家會帶雲英未嫁的姑娘四處拋頭露面的。王家父子一不小心誤會狄知遜是帶着閨女特地來家裏相親的,這樣就說得通為什麼會帶姑娘前來做客,所以父子倆就相看起狄公的閨女,不過都是用一種審視的眼光去看。

王大公子從人家姑娘頭上的發簪花樣普通一直挑剔到繡花鞋做工不夠精緻,一路減分下來這姑娘堪堪只混到及格的分數。王大人倒對這姑娘挺滿意的,衣着樸素規矩老實,老一輩的審美頭一條就是女子要端莊大方規行矩步,太美艷的女子不安於室,老王家才不允許那種妖艷賤貨進家污了門楣。

「這是犬子未過門的媳婦兒。」

當狄知遜臉皮抽筋的介紹起童夢瑤的身份,父子倆腦中浮想聯翩的畫面立即終止。王元芳重新打量一遍童夢瑤,不用擇偶標準做標尺這姑娘長的算是順眼的,眉黛目清瓊鼻朱唇,身材稍顯青澀仿若入春枝頭剛結出的花苞,需要悉心嬌養一定時日才能綻放出美態。

「老兄好福氣呀。」

王大人客氣的恭維幾句心裏倒有些酸溜溜的,自家兒子儀錶堂堂文武雙全都還沒有婚配對象,你老狄家倒是快要擺喜酒含飴弄孫盡享天倫。轉念一想不對呀,沒理由兒媳婦跟着反而兒子不在身邊的,這種行為非常的反常啊。

「懷英路上耽擱了,等事情處理完了自然會來找我們。」

狄知遜撒謊狄仁傑路上遇到案件需要偵破,真相是兒子有意悔婚出逃在外,他渾然不知直至童夢瑤半路殺至劫他個正著才知曉此事。如今不孝子與他的狗腿子仍逍遙在外,一老一少協商好了先進長安城等着他自投羅網再押回去成親。

「賢侄還有斷案的本事,果然是虎父無犬子。芳兒,等懷英來后你可要好好和人家討教幾招。芳兒,你聽見沒有?」

被點名的王元芳急忙躬身應下,實則心裏很不服氣。長安城誰不知自己斷案如神協助京兆尹破獲幾起無頭冤案,并州來的狄仁傑有甚本事能來指點自己,不如等人來了比試比試,屆時父親就知道誰才是有真本領的。

一番寒暄家僕來報宴席已備妥,王大人笑呵呵的拉着遠道而來的老友就座言明今日要不醉不歸,狄知遜推辭不過含笑應允。兩個小輩兒分別陪在下方次座。

童夢瑤是不飲酒的,以茶代酒敬了首座的長輩一杯,盡完禮數便起筷開動。

長安物資豐盛,王大人身居要職,膝下一女如今貴為酈妃娘娘聖眷正隆,作為皇帝的老丈人王家的家底雄厚,席面上的珍饈菜肴能與宮中御膳媲美。童夢瑤吃的眉眼舒展渾然不覺對座的王元芳正盯着自己。

王元芳第一次見到女子會在席面上敞開肚皮的猛吃,平日裏見到的多數斯斯文文筷子沾幾下碟子就稱飽透的閨秀,并州來的鄉下丫頭果然十分有趣。

「童姑娘,在下不曾去過并州,請問并州是怎樣的地方?方便的話能和在下說說嗎?」

王元芳擺出虛心請教的姿態,回過來的答案言簡意賅,童夢瑤說「并州比不得長安富庶。」

王元芳點點頭含笑等著後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人家低頭一個勁兒的吃。王元芳涵養極好的保持淺笑又拋來一個問題。

「童姑娘,請問狄公子在路上遇到了什麼案件?在下對破案頗有幾分心得,不妨說出案情經過讓在下參詳參詳。」

童夢瑤手中筷子一頓,抬起腦袋用特別真摯的目光回道:「懷英哥不喜我過問公門中事,王公子若是好奇且等懷英哥入城后問他吧。」

「也好。」王元芳點頭不再尋由攀談,心中打定主意等狄仁傑上門一較高下。

酒足飯飽狄知遜預備告辭,王大人哪裏肯讓他就此離去,大著舌頭藉著酒勁硬要把人強留在自己府上短住幾日,童夢瑤自然也受邀一併住下。

高床暖枕一夜好眠,翌日早晨童夢瑤正對鏡梳頭,服侍洗漱的丫頭端來水杯水盆和脂粉香膏。丫頭們伶伶俐俐為貴客梳妝打扮好又迎到外屋用膳,童夢瑤毋須自己動手,張張口自有丫頭餵食。

早餐吃罷,童夢瑤接茶漱口之際又有個丫頭捧著一疊衣裙進入。丫頭自稱是按照王大人的吩咐送來幾套新衣,將衣裙一一掛在架上展開,丫頭繼續道若是瞧不上眼儘管開口她立即去換。

王大人送來的衣裙都極為華貴,一看價格就不菲。一些圖紋花樣童夢瑤在并州都不曾見過,選了一件青菜葉子綠下擺綉著翎眼的裙子,童夢瑤換上后便要去給王大人和狄知遜問安。

丫頭引路,童夢瑤步伐悠悠跟在後頭,穿廊入院走過一片花樹林,童夢瑤走着走着讓落花迷了眼。在花樹中兜轉幾個圈子不得出路她索性就靠樹坐下。

靠着寬厚的樹身伸出雙手,粉粉白白的花瓣雨水似的漱漱落下,能直接落入掌心的花瓣並不多,大部分隨風飄落在泥地上,偶爾風大一些還會吹散掌心中的花瓣。童夢瑤急忙雙手攏合住鎖緊一瓣欲飄走的粉白。

「捉到什麼了?」溫潤的聲音從旁傳來。

童夢瑤尋聲望去只見一團紅光翩然而至,王元芳今日一身紅衣似火,他膚質白皙在紅衣映襯下星眸皓目風采卓然,合著繽紛花雨提步而來,林中百花頓時黯然失色。

「王公子。」

童夢瑤招呼一聲正要站起來,王元芳卻加快了腳步趕至跟前,蹲身而下他好奇的問道:「夢瑤妹妹捉住了什麼快讓我瞧瞧。」

童夢瑤愣了一下奇怪自己何時升級成國舅爺的妹妹,但現下不是糾正稱謂的時候,她尷尬的笑了笑緩緩的攤開手掌,掌心裏除了一瓣落花並沒有什麼活物。風一吹帶走最後的花瓣,掌心裏更是空空如也。

「方才見夢瑤妹妹急急合起雙手還以為你捉著蝴蝶,想來是我看錯了。」

王元芳一邊說一邊也在樹邊坐下,全然不顧衣服沾上泥土有損國舅爺的形象,不過倒符合童夢瑤隨心隨性的性格,因此沒有和其他女子一樣顧忌男女大防逃開離去而是繼續留在原處。

「妹妹喜歡蝴蝶么?」王元芳學着童夢瑤的樣子雙手接花,語氣中不自覺又親近了幾分。

「蝴蝶的生命過於短暫,雖然美麗但極為脆弱,如煙花一般絢麗之後煙消雲散不留絲毫痕迹。」

「那妹妹喜歡什麼呢?」

童夢瑤搖搖頭,自小到大就沒有特別喜歡的人或者什麼物件,都是家人給什麼她便直接接受。與狄仁傑的婚約也是兒時雙方父母一句玩笑話,她聽到就牢牢記在心裏,認定狄仁傑是自己的夫婿盡心儘力的守護着他長大。結果狄懷英這小子翅膀長硬了開始嫌棄她,招呼不打就一腳把她蹬開。

「是不是我說的出喜歡什麼你就能給我什麼?」

童夢瑤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問,但問出口了就想聽聽王元芳會怎麼答覆。

「自然不能你要什麼我就能給你什麼。」即便是當今聖上也做不到喜歡什麼就得到什麼。

那你問個毛啊。投去鄙視的一瞥,童夢瑤撐著腦袋沒好氣的問道:「王公子今日不用出門嗎?怎麼有閑暇陪我坐在這裏發獃?」

這話中滿是趕人的意思,王元芳是個心思通透的人,話中之意焉會不懂。笑了笑他說是來特地找她的,因丫頭髮現貴客不見了就拉上其他丫頭家僕四處尋找,王元芳問明丫頭最後見到童夢瑤的地點一路尋了過來,不多時便在林蔭花海之中尋到這隻小雀兒。

「忘了要給兩位師伯問安。」

童夢瑤做出恍然大悟狀急急的站起身,隨後催促王元芳快快前方帶路,別耽誤了正事。

「家父和狄伯父方才出去了,家父命我一定要好好招呼你,夢瑤你想出去逛逛嗎?長安城裏我可熟了。」王元芳再度改換稱呼。

來到長安不看看城中的繁華豈不是白來一遭,童夢瑤沒有深想願意出門見識見識,況且有王元芳這個嚮導在吃喝開銷都有着落。

兩人一前一後進到香車,出了大宅來到街上,王元芳掀開珠簾一角招呼童夢瑤觀賞沿途風景,順帶介紹城內的幾家特色店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