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亥道。

「陛下,只到了20多輛,整個高順軍中,最少需要數十上百輛,才能滿足後勤物資運輸。」

狄仁傑道。

「這個問題,朕馬上給軍方打招呼,讓他們儘快安排糧草運輸,不能影響秦軍出征。」

胡亥道。

不過呢?

胡亥心中也清楚,參謀總部剛剛組建,有很多事沒理順,想要走上正軌。

需要一點時間。

只是胡亥沒時間,只能一邊組建一邊工作,全力滿足出征需求的各種糧草、武器裝備。

咚咚咚!

「陛下,吃飯時間到了。」

親衛道。

哦!

時間過得好快。

「讓人把吃的送進書房來,朕今天陪懷英好好喝上幾杯,咱們邊喝邊聊。」

胡亥道。

「遵旨!」

親衛道。

「多謝陛下厚愛。」

狄仁傑道。

「懷英,你們為朕的江山社稷盡心儘力、不辭辛苦在前線作戰、吃苦,

比起你們來,朕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有什麼啊!也是朕應該做的。沒你們輔佐,

靠朕一個人管理不了這個巨大的帝國,需要大家的輔佐、支持。」

胡亥道。

不大一會兒,酒菜送進來。

「來!懷英,朕敬你一杯,感謝你這段時間的支持,讓高順將軍能順利收復河東、

并州地區,並擊退韓成、張耳二路大軍的入侵,給予重創,朕心慰啊!」

胡亥道。

「陛下,這些都是微臣需要乾的,是微臣必須盡的。再說了,微臣也沒做什麼。」

狄仁傑道。

砰!

二隻玻璃杯子輕輕碰一下。

胡亥張口把酒幹了。

幾口酒下肚,二人話也多了起來,氣氛熱烈,說話不再拘束,有什麼全說出來。

「懷英,朕的御史閣必須馬上籌建起來,用來監察百官,彈劾百官,

這事不能再等下去。你也曉得,趙高在時,把御史閣給搞得污七八糟,

什麼人都塞進來,成了趙高掌控朝政的幫凶。朕掌管朝政后,一怒之下解散了御史閣。

可是,最近武媚娘、上官婉兒給朕講,這個御史閣要儘快建起來。可是,

朕手下缺乏人才啊!御史閣是三公之一,人選非常重要,所以,朕思考了好久,

覺得讓懷英來執掌御史閣,是最好的選擇。」

胡亥道。

「陛下,這個不好吧!微臣主管刑部,若是再執掌御史閣,會讓微臣執法時不能公正、公平。

儘管微臣要公正、公平,可是,有些事,一旦權利太重,會讓微臣生出私心。

微臣不敢接受御史閣,請陛下重新找人組建。」

狄仁傑道。

「懷英,朕身邊真的沒有這方面的人才啊!這方面懷英最擅長,不要推辭,

朕相信你一定會秉公辦事,不會讓朕失望。」

胡亥道。

「陛下,不可!規矩制定出來,需要人人遵守,一旦規矩打破,影響極壞。」

狄仁傑道。

咚咚咚!

胡亥在思考。

狄仁傑說的非常正確,規矩定出來,大家必須要遵守,不能隨意破壞。

否則,後果嚴重。

「懷英,那這樣行否?你暫時兼任,把御史閣組建起來,等朕手上有合適的人才時,

再把御史閣或刑部交出來一個,這下不會反對吧!」

胡亥道。

時間不等人,必須儘快籌建御史閣。

「好吧!」

狄仁傑只好答應下來。

「懷英,還有個事,一定要儘快搞出幾個法律條款出來,向天下頒布,

在審判時,有法可依,不能憑官吏喜好而判決,那樣太兒戲了。另外,

其他部門也會出台相關法律,到時候交到你這裡來審查。沒問題再向天下頒布。」

胡亥道。

「遵旨!」

狄仁傑道。

。 蘇柳欣的臉一下在就紅了起來,她一雙眼睛冷冷的瞪着顧知鳶,很明顯宗政景曜不想提這個事情,如果自己說出來,自己獻身給宗政景曜還被拒絕了,該是一件多麼丟人的事情。

但是,這是嫁給宗政景曜唯一的機會了。

看到蘇柳欣猶豫,胡氏連忙說道:「當然沒有。」

這個事情的經過她已經知道了,若是被說破了自己的女兒獻身給宗政景曜還被拒絕了,蘇家得多丟人,就算宗政景曜娶了蘇柳欣,以後蘇家都只怕要架著尾巴做人了。

「既然沒有,在這裏鬧什麼?」顧知鳶笑了一聲:「難道要鬧得人盡皆知,你們蘇家上門逼婚。」

「這。」胡氏猶豫了一下,眉頭狠狠擰在了一起。

「你們回去,今日的事情就當做沒有發生,若是再要糾纏不清,別怪本王不客氣。」宗政景曜說:「這是昭王府,豈容你們在這裏撒野。」

本來他們趁著宗政景曜不在,闖入了昭王府就是他們的不是,若是追究起來,說出去也不好聽。

「走。」胡氏咬了咬牙齒,心中憋著一口氣,帶着自己的兒女轉身就走了,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又憋著一口氣,夾着尾巴就走,那模樣要多好笑,就有多好笑。

顧知鳶鬆了一口氣,總算是解決了,她的頭都大了。

這個時候,宗政景曜緩緩轉頭看着顧知鳶,一雙眸子深邃,顧知鳶也不看出來他的想法:「你看着我幹什麼?」

「幾日不見……」宗政景曜的目光審視彷彿要將顧知鳶給看穿一般。

「幾日不見怎麼了?你別說你想我了,我可承受不起。」顧知鳶擺了擺手一臉驚慌:「王爺您好好看看,這都是您惹出來的風流債,還叫我給你收拾爛攤子。」

「哼。」宗政景曜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走了,顧知鳶也看不出來他的情緒。

宗政景曜回去之後,冷風就開始說起這段時間顧知鳶的「作妖」大事記,宗政景曜一直眯着眼睛閉目養神,似乎沒有在意。

蘇家雖然暫時平息了,但是外面的流言依然對顧知鳶很不利,她的眉頭一皺,現在必須要抓到傳出流言的人方能平息。

這些日子他們把自己逼得吃不好睡不下的,還敢找上門,給他們臉了!

顧知鳶思來想去,當日的事情只有自己和宗政景曜還有蘇柳欣三個人知道,宗政景曜又不傻,不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的,更加不會說出去了,那麼只有蘇柳欣一個人,她為了嫁個宗政景曜,真是是不擇手段。

顧知鳶眯起了眼睛,要讓蘇家的人知道,流言是從蘇家傳出去的。

「銀塵。」顧知鳶沖着銀塵揮了揮手說道:「你來。」

「王妃。」

「你去找這幾個人打探一下關於蘇柳欣獻身給王爺的流言是誰傳出來的。」顧知鳶將一個小紙條遞給銀塵。 「好!那你先下去,我來斷後!」關小羽還是挺講義氣的,知道殿後的危險最大,他寧願自己殿後,也不讓吳雨晴殿後。

「行!」吳雨晴也不客氣,反正她的修為比關小羽要弱,甚至比楊真要低,於是她應了一聲,走向洞口。

呼一聲,吳雨晴跳下了洞穴。

關小羽四處打量了一下,發現四周安靜異常,沒有別的什麼情況,這才跳入了洞口。

……

彼時。

距離荊棘森林一萬公里處。

軍事要塞內。

姬無極、七公主殿下和端木雪等人坐在椅子上,抬頭看著半空中的影像圖。

整個現場,除了那些站崗的士兵,也就只有屠洪英和徐幽廷兩個人一直都站在眾人身旁。

在訓練營,他們是老大。

但是在這裡,他們是小弟,是那種可以忽略不計的小弟。

今天來的大人物,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所有人,都昂著頭,看著半空中的影像圖。

影像圖中,少部分人還在半空中飛行,少部分人選擇留在了荊棘森林,其餘的絕大多數人,已經返回了據點。

屠洪英和徐幽廷已經安排人去清點那些返回據點的學員了。

可是他們對那些還沒有返回的學員,更加關心。

「太陽快出來了!」

突然,安靜的空間里,不知是誰說了一句話。

然後,眾人立刻哄鬧起來:

「什麼叫太陽快出來了?那太陽分明已經出來了好么?」

「就是,只是沒有照射到咱們這邊而已!」

「快了!也就幾個眨眼的功夫!」

……

「你們看,在那路上還有五個人!」

「四男一女!」

「太陽移動的速度,比她們飛行的速度要快!」

「唉!這五個人死定了!」

……

影像圖中,眾人死死盯著其中某幾個人。

這五個人,四男一女,正是之前楊真他們遇到的諸葛青那伙人。

她們正在急速飛行。

只是,可能由於溫度越來越高,導致她們這幾個人不舒服,飛行速度也越來越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