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

早說嘛,不就是錘鍊嘛,他可是有着大寶貝的棍子的,這棍子千變萬化,可是什麼形態都能變得出來!

咻!

心思一轉,一根棍子出現在了魔劍的旁邊,棍子轉了兩圈隨即變成了鎚子形態。

「真能控制!」

孟有房的心中又是一喜。

以前的時候棍子在仙府里只是棍子,仙府也就是一個可以存放物品的地方,他想要控制點什麼還是力有未逮。

可現在,棍子不僅是能控制,還能變形,這就很奈斯!

雖然說這只是一個小細節,可孟有房卻是覺得進了一大步,能控制一點,那就能控制一片,再然後就能控制更多。

心情變好了,孟有房也就更不客氣,他把鎚子向著魔劍一砸:「來吧,讓我好好的給你治治!」

哐!哐!

兩鎚子下去,魔劍的劍體上瞬間冒出了火花。

「啊~~~!」

嬌媚的聲線很是有穿透力,不僅是整個仙府里有響聲,店鋪里也是泛起了漣漪,就連外面的血色修道院都有了餘韻。

一個個天使瞬間抬起了頭。

「聖光大人在幹嘛?」

「聖光大人是在白日宣~淫嗎?」

嘭!

有天使被砸了腦袋,然後被警告了一句:「不得妄議聖光大人!」

孟有房可不知道外面的情形是什麼,他聽到魔劍的這聲劍吟也是嚇了一跳。

好傢夥!

這聲音太有特色了,這還是那個魔劍么?

他的鎚子停了下來,可魔劍的劍體卻是猛烈的顫抖了起來,那一個個的符文上閃起了電光。魔劍向著孟有房急急的喊道:「孟公子,不要,不要停!」

孟有房:「…」

行吧,滿足你的這種特殊要求。

於是乎,劍吟之聲不絕於耳。

一個時辰過後,孟有房停下了錘鍊,而那柄魔劍也是通體泛起了紅光。

轟!

一枚枚符文向著天空中閃去,魔劍的劍體飛速的旋轉開來。

“破!”

咻!咻!咻!

劍體之中,一道道劍氣飛出,她斬向了那些符文。

轟!

又是一陣爆鳴,符文被一斬為二,而魔劍的劍氣漩渦也開始了急速的高旋。

吸!

那些飛出的符文又被她給吸了回去,她的劍體微微發顫,一個個符文正以奇怪的方式排列起來。

吟!

劍鳴聲再次響起,魔劍歸於平靜,白光一閃,一個俏麗的身影出現了孟有房的眼前。

她向著孟有房一俯身:「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孟有房擺了擺手:「不用謝,記着以後有事先說話,別自己亂搞,我可受不了。」

魔劍瞬間笑開了顏,隨後甜膩的說道:「知道了公子。」

「行了,先去修養吧,我可沒功夫管你。」

魔劍再次俯身一笑:「公子再見!」

她恢復了劍形去修養,孟有房這才是把眼神投向了仙府。

要說剛開始進來的時候這裏還是風平浪靜,那麼現在可就是波濤洶湧,救了魔劍是真,可也給仙府帶來了極大的變化。

無它,仙府要投影了!

孟有房抬頭看向了天空,在那裏小木堡的影子已經變得的無比清晰,彷彿下一秒,那個影子就會投射下來。

只是…

現在它還沒有準備好。

孟有房轉頭看向了旁邊的巨木,在那裏九條小龍正在閉着眼睛盤樹亂飛,它們還沒有醒過來,可它們已經是有了本能動作。

九龍抱柱,這可是天地異象!

不只是這樣,在那棵巨木之上,一道火紅的身影緩慢的張開了翅膀。

小鳳凰,她要展翅高飛!

啾!

鳳鳴響起,小鳳凰的眼睛變成了金色,她向著孟有房一點頭,隨後向著天空飛速衝去。

啾!

一口紅炎噴出,天空中的那道投影驟然變成了實體。

。 「這是什麼聲音?」

關小羽臉色突然大變。

楊真搖了搖頭:「不知道。」

吳雨晴也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關小羽皺起眉頭,滿臉疑惑,指著那些圍繞著他們飛行旋轉的留影蜻蜓:「我總感覺這聲音有點像留意蜻蜓飛行時所發出的聲音。」

「嗯!」楊真道,「也許是某種飛行昆蟲發出來的聲響,但不管是什麼,咱們都必須小心一點。」

「那現在咋辦?」在關小羽的心裡,楊真不僅是老大,而且是一個智囊。

有什麼問題,問楊真就可以了。

楊真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分析道:「這個聲音,不知道從哪裡傳來,就好像四面八方都有……」

「嗯對!」關小羽打斷道,「我也覺得四面八方都有!」

楊真微微頷首,接著道:「走吧!咱們呢還是按之前行進的方向慢慢撤退!」

現在似乎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關小羽嗯了一聲,率先起飛,飛在最前頭。

然後是吳雨晴。

楊真則是跟在最後。

三人駕馭飛器,在荊棘森林中快速前行。

不過越是往前方,那嗡嗡的聲響就越大。

飛著飛著,楊真忽然看見前方有一顆荊棘靈果的上面,正趴著一隻臉盆大的昆蟲。

這種昆蟲就好像是一隻放大版的蜜蜂,有一根長長的嘴巴,兩對白色透明的翅翼,尾部還有一根黑色的長針。

看其形狀,簡直就和蜜蜂一模一樣,只不過它的體型,要比普通的蜜蜂大很多很多。

此時,這隻蜜蜂正用它那長長的嘴巴,插入靈果之中,伴隨著咕嚕咕嚕的聲響,一股股紅色的液體,被吸入蜜蜂的體內。

而那對翅翼,偶爾不停地扇動,發出嗡嗡的聲響。

然而最重要的並不是只有這一隻蜜蜂,楊真還看見,在這附近的許許多多的靈果之上,都依附著一隻蜜蜂,它們都在吸取靈果的營養液。

那一顆顆充實而又飽滿的靈果,在這些蜜蜂的吸取之下,慢慢乾癟下去。

有一些靈果已經完全乾癟,那這些蜜蜂又會重新換一顆靈果,繼續吸取它們的營養液,直到這顆靈果乾枯。

「棘蜂!」

見狀,楊真忍不住大叫。

頓時之間,恍然大悟。

原來,之前他們在空氣中聽見的那些嗡嗡聲,正是這些棘蜂扇動翅膀時所發出來的聲響。

這個時候,關小羽和吳雨晴也注意到了異狀。

前者指著前方的一顆紅色靈果問道:「真哥,你說什麼棘蜂?」

「棘是荊棘的棘!蜂是蜜蜂的蜂!」楊真面色嚴肅,解釋道,「據記載,這棘蜂和穿山甲獸一樣,一般都依附在荊棘森林之中,它們的體型一般都有臉盆那般大小,依靠吸取荊棘靈果的營養而存活。而且,棘蜂屬於群居性妖獸,一旦惹怒某隻棘蜂,那咱們將會早已成千上萬隻棘蜂的攻擊!」

楊真咽了咽口口水,繼續說道:「你們別看這些棘蜂都在吸取靈果的營養液,但其實它們都是在存儲營養液和搬運營養液,它們會將這些營養液存入體內,然後搬運給母蜂!」

關小羽和吳雨晴表情嚴肅,認真的聽講。

此刻,兩人幾乎同時驚叫起來:「還有母蜂?」

楊真咬著牙,沉重地點頭:「嗯!母蜂,才是這些工蜂生存下去的希望和資本,也是整個棘蜂傳承下去的關鍵!記載中所寫,說到目前來說,發現的最大的母蜂,比一座宮殿都還要大!」

「不是吧?」關小羽被嚇得臉都變色了。

吳雨晴沒有說話,但表情也很是不好看。

不過隨後,楊真的話,讓大傢伙兒放鬆下來:「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一般的工蜂,壽命只有一年!所以這就註定了它們的修為不會很高!」

「啊?」聞言,關小羽頓喜,「您的意思是,這些工蜂的修為都不高?」

「嗯!」楊真點點頭,「記載中說,雖然棘蜂常年可以吸取荊棘靈果的營養液來提升自己的修為,但它們的壽命最多只有一年,有一部分工蜂的壽命,甚至只有三個月!所以,絕大多數工蜂的修為,都在金丹境和金丹境以下,極少出現元嬰境的工蜂!」

「金丹境和金丹境以下?」關小羽長長呼出一口氣,感覺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輕鬆,「那可好多了!呵呵,至少對於咱們來說,這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關兄,你也別想的太簡單了……」

「叫我小弟!」

「我,好吧!」楊真苦笑,重新說道,「即便是如此,那咱們也要萬分小心,你別看這些工蜂的修為不高,但它們都是群居性妖獸,一旦它們發動攻擊,後果難以想象,所以咱們還是小心一點!」

這一點,關小羽自然清楚,他指了指前方:「怎麼辦?咱們繞道而行?」

前方的森林中,到處都嗡嗡地飛騰著棘蜂。

而且,幾乎每一顆荊棘靈果上,都趴著一隻棘蜂。

看這情況,即便沒有一萬隻,也有九千隻。

這似乎在告訴楊真、關小羽和吳雨晴三人,此路不通!

楊真自然不想鑽入這個可怕的棘蜂群中,急忙停止繼續前進,並且張開雙手攔住關小羽和吳雨晴:「咱們不能繼續往前了,萬一觸動到這些棘蜂的利益,它們定然會發動攻擊!」

關小羽和吳雨晴二人點頭,他們也很怕這麼多的棘蜂朝著他們一起衝過來,二人儘力壓低呼吸,保持鎮定。

「走!掉頭!」

楊真輕聲說了一句,便率先調轉飛劍,慢慢往後面飛去。

關小羽和吳雨晴對視了一眼,也急忙調轉飛刀和飛劍,緊緊跟隨楊真。

帶著緊張的心情,三人總算是過了這一關。

只是他們開始往後面飛行,那將在荊棘森林中越陷越深,永遠都走不出去。

待得遠離棘蜂群之後,楊真又帶頭,調轉了一個方向,往右邊飛行。

想要繞開棘蜂群,可以先往右,繞一個大圈,再飛出荊棘森林。

這也是楊真早就想好的路線。

關小羽和吳雨晴小心翼翼地跟著楊真,他們似乎也知道,楊真這是帶著他們在繞出去,便沒有說話,就只是安安靜靜地往前飛行。

如此,過了約有一盞茶的時間。

讓楊真無語的是,前方再次傳來了『嗡嗡』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