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頭天妖的人身皆勾嘴一笑,似笑它井底之蛙。

「帶我去見你們所謂的尊主。」葛福也不生氣,言道。

「等幾年吧!尊主去了妖界元蒼山,一時半會兒回不來。」還是那頭天妖道。

「妖界?元蒼山?這元蒼山很厲害?」葛福一下得知新的強大勢力,心情澎湃,感覺像撥開了一層迷障。

「元蒼山是妖界兩大勢力之一,有妖聖老祖坐鎮,實力遠超凡界。」是那頭外表為豪放女子的雌性天妖道。

「我們下去詳談。」發現對方知道不少隱秘,葛福的態度頓時和藹了些。

三頭天妖對視一笑。

一番詳談后得知:北域連通著妖界。此地妖族之所以遲遲未被百御宗剿滅,就是因後頭的妖界撐腰。

妖界比凡界更為廣大,支持北域妖族的不可能是整個妖界,而是妖界兩大勢力之一的元蒼山、元蒼妖聖座下三弟子雪天妖。

三頭天妖口中的尊主正是雪天妖,是傳說中的碎虛境。

天妖境,還分普通天妖和碎虛境天妖兩種。

碎虛是對一種新境界、更強實力的概述,基本碾壓普通天妖。

碎虛之上才是妖聖,妖中大聖,鎮壓一界。

由於葛福實力強大,本地三頭天妖暫時劃出了一方領地,供它安歇。

既是領地,自有妖眾。

這些妖眾學會人類阿諛奉承之術,對著大蛤蟆百般討好。

實力都不怎麼強,最高不過化形六階。

「老祖,老祖,那尊主回來了,派妖來請您過去呢!」一日,醜陋的青年跑進洞府,向葛福稟報。

「終於回來了。」葛福一睜眼,自語道。

「是啊,老祖,您可得小心些,能不動手就別動手,那尊主也是愛惜妖才之輩。」醜陋青年進言道。

「你的意思是我會輸嘍?」葛福臉色一擺道。

醜陋青年誠惶誠恐,低下頭來,道:「萬一,俺說的是萬一,老祖妖威蓋世,天上地下,哪個斗得過?」

「看好洞府。」一眨眼,葛福消失在了原地。

摸了摸額頭,醜陋青年臉上卻是真誠地流露擔憂。

它是此地化形第五階的蛤蟆妖,與葛福同族。

葛福一到此地,便選中了它,不僅助它提升至化形六階,還將領地內的大小事權一併交託。

要是葛福此去惹怒了尊主,十有八九會被一頓收拾,它的地位也將不保。

不過,就算被收拾也只是暫時的,天妖境可是強大、寶貴的存在,不可能棄之不用。

由一頭八階大妖帶著,葛福見到了傳聞中的尊主。

潔白如雪的長發垂落於地,這位尊主的人形樣貌美不可言。

一碰面,廢話不多說,召出隕仙刀,一刀斬去。

意境洪流裹挾元氣,爆碎數十里地,餘威直接吹飛了那頭八階大妖。

塵土散去,對方蹤跡全無。

突然,身後一陣波動,那雪天妖從異空間內踱步而出。

有點類似於佛國的傳送手段,卻更加隨意、突然。

葛福直接祭出周天星宇圖,仙光普照而下,自己順勢沖入圖中。

沒有意外,雪天妖跟著邁進。

到了圖內空間,一切都好辦了。仙光凝聚,空間閉合,成了大蛤蟆的主場。

雪天妖看向圖內布置,仙陣密布,數十道陣眼人魂發出耀眼白光。

最上空,七卷天書懸浮排列,施以鎮壓偉力。

「厲害!」雪天妖評價一句。

「碎虛是什麼,我大概明白了一些,在這裡,你與我的差距將無限拉近。」大蛤蟆繼續保持人形道。

「不錯。」雪天妖誠懇回應。

「你似有倚仗?」大蛤蟆不確定問了一句。

「試試,不就知道了?」雪天妖自信。

天妖對天妖,像大蛤蟆與雪天妖這樣的,都達到了力之極,很難分出勝負。

大蛤蟆自覺只有輪迴生死意才能給對方造成實質性傷害。

念動意發,輪迴生死意凝滯空間,覆壓過去。

雪天妖毫無退縮之意,踏步進入輪迴生死意的覆蓋範圍。

「嗯,此意也厲害,可惜,你還不懂得如何運用。」雪天妖竟然能輕鬆開口。

十成輪迴生死意爆發,大蛤蟆勢要讓其後悔所言。。 秦舒剛下車,就被周思琴拽了過去。

她壓低了嗓音,威脅道:「看到沒有,記者都已經在這兒了!你今天要是不拿五百萬出來,我馬上曝光你!」

秦舒的臉頓時冷了下來,「我去哪兒拿五百萬給你?如果你沒地方住,我可以給你找一個酒店安頓下來,至於這些記者……」

她的目光掃向一旁的記者。

周思琴忿忿說道:「廢話少說!誰稀罕你安排住處,別一住進去又被人趕出來!老娘現在想通了,只要錢,五百萬,一分都不能少!否則我——」

不等她說完,秦舒打斷她,指著其中一個記者,「那不是你二表姐的大侄女?我記得她在服裝廠上班,什麼時候當上記者了?」

見周思琴不說話,秦舒明白了,哼笑一聲:「看來這些人,根本不是記者!」

「誰說的,他們就是記者!」周思琴狡辯,臉色卻漲紅。

為了省點請演員的錢,她還喊了幾個親戚來湊數,沒想到秦舒眼睛這麼毒!

一道挺拔的身影走了過來,嗓音低沉:「是不是記者,查一下就知道了。」

周思琴詫異地看着褚臨沉。這位怎麼也來了?

記住網址et

只聽他冷聲吩咐:「衛何,看看這些人是哪幾家新聞社的,打電話過去確認。冒充記者是犯罪行為,要交到警局去。」

他話音一落,「記者們」面色大變。

周思琴只好給他們使眼色,眾人意會,說道:「今天就不採訪了。」

而後紛紛離開,生怕慢了一步,被留下來。

褚臨沉的目光轉到周思琴臉上,在他凌厲攝人的目光下,周思琴慌了。

他薄冷的唇微動,「你有什麼話,現在可以說了。」

面對他身上透出的強勢威壓,周思琴感覺喉嚨被一隻無形的大掌掐住了,說不出話來。

他的眼神太凌厲了,彷彿她只要說錯一個字,就會被當場捻死。

「褚少,這、這是誤會……」周思琴忙說,看了秦舒一眼,恨得不行。

她可以威脅秦舒,卻不敢在褚臨沉面前放肆。

眼珠一轉,周思琴擠出笑臉,說道:「褚少,其實我是想跟你做個交易。」

既然秦舒這裏拿不到錢,她只好換個辦法。

周思琴笑呵呵地對褚臨沉說道:「褚少,我們都知道秦舒是冒牌貨,跟你住在一起也是為了演戲。我猜你們應該是分房睡的吧?」

周思琴的目光添了幾分曖昧,「其實我們家秦舒不管是相貌還是身材,都很不錯,如果你喜歡,…只需要支付一點點費用。」

一聽這話,秦舒明白了周思琴的意思,怒火頓時上來,「周思琴,你要不要臉?我已經跟你們斷絕關係了!」

周思琴立馬反駁道:「斷絕關係?要不是我們家,你早就死在外面了。這五年,我們供你吃穿讀書,哪個不花錢?你一句斷絕關係就想撇清,沒那麼容易!」

她轉向褚臨沉,心裏一橫,「褚少,女大不中留,我今天就把秦舒賣給您了,你隨便用。」

衛何目瞪口呆,還有這操作?擺明了是想訛錢。

他下意識看了眼自家少爺。

褚臨沉不著痕迹地瞥了身旁的秦舒一眼,興味道:「多少錢?」

周思琴見他有興趣,臉上頓時樂開了花。天地道門,已經難以承受羅青山的體魄。

故此,以混沌道門融入天地道門,將之強化,才能容納羅青山進入虛空真道層。

以往修鍊者,無不是神遊虛空真道層,建立屬於自己的道印,從而通過不朽道門,吸納道氣,拓展自身不朽潛能。

卻從沒有像羅青山這般,肉身踏入虛空真道。

皆因

《玄幻:我的功法修鍊能快進》第四百零一章一夢千億春秋 李牧來到公司。

就見到他們小組成員,興高采烈的談論著什麼。

而胡莉居然也在其中。

「恭喜了」

胡莉笑著走過來,道「銷售數據下來了,昨晚訂單量六千盒」

「哦」

李牧點點頭。

他表現的倒還平靜。

以每盒三百二的價格,銷售額也只有兩百萬還不到,談不上成功,也談不上失敗,只能說中規中矩。

不過一個晚上下來,已經有六千盒的銷量,已經證明李牧設計的廣告是沒有問題的。

接下來。

就看蔣記膏藥的療效。

只要療效顯著,再配合按部就班的廣告推送,銷售量就會逐步上升。

雖然與自己預想的有差異,但李牧還是能夠坦然接受了。

畢竟這段時間打著國產旗號,賣產品的品牌太多了,已經開始引起很多人的反感。

不管什麼東西。

都要套一個國產,好像沒有這兩個字,就賣不出去一樣。

如果僅僅是因為沒有名氣,而影響了銷售,用這樣的營銷方案也無可厚非,畢竟企業賺錢了,消費者買到了實惠,可偏偏有些東西,它的質量明明不是很好,還要搞這樣的營方案,消費者上了一次當后,自然不會再買第二次,之後再看到這樣的營銷方案,就會自動忽略。

幸好。

他做的廣告產品,在本地有一定的名氣基礎。

不然換一個產品,這次很可能翻車。

回到辦公室,李牧查看了一下數據。

至於用戶反饋,這需要再過幾天才能知道,他現在看得是廣告評論。

「怎麼了?」

胡莉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疑惑問道「收回廣告投入可能需要幾個月,但你和他簽訂的協議是兩年,肯定可以給公司創造不少收益」

「我不是擔心這個」

李牧搖了搖頭,開口道「而是我發現我這次的廣告設計並不出彩」

「哈哈」

見李牧一臉懊惱的神情,胡莉頓時笑了出來。

「沒有失敗,也沒有成功啊!」

李牧一邊看著電腦,一邊回道「原本的信心滿滿,卻被打臉了」

「是不是發現現在國產營銷的產品太多了?」

胡莉笑著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