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對南宮雪付出的所有,到頭來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他實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南宮雪再次伸手攔住了孔弘文,然後扭頭對林天成說道,「天成,快走!」

南宮雪知道孔弘文喜歡的人是自己,按理來說,他應該不會對自己痛下殺手。

他要殺的是林天成,林天成再不走的話,恐怕就真的有危險了。

孔弘文目光陰鷙的盯着南宮雪,「好一對狗男女。南宮雪,你不配得到我的愛,我現在就要送你們兩個上路。」

只見孔弘文右手化作虎爪,準備抓向南宮雪的脖子。

如果趙雷不出手的話,孔弘文絕對有着制霸全場的實力,即便是南宮雪也不是他的對手。

南宮雪也沒有料到這件事情竟然會走到這一步。

這足以見得孔弘文是有多麼的絕望。

南宮雪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而引起的,再加上她知道自己不是孔弘文的對手,所以放棄了抵抗,緩緩的閉合了雙眼。

她唯一擔心的是孔弘文不會就此善罷甘休,有可能會讓她的爺爺剷除南宮世家。

就在南宮雪意念成灰的時候,一個拳頭卻以更加迅猛的力度砸在了孔弘文的手心裏。

孔弘文忍不住大叫了一聲,他頓時感覺自己的整條手臂都失去了知覺。

林天成站在南宮雪的身前冷聲說道,「雪兒是我的女人,你孔弘文要是敢動我女人一根汗毛,我就廢了你。」

這一次短時間的充電,讓林天成的電量直接從5個飆升到了30個。

然後,林天成毫不猶豫的耗費了五個電,將自己上一次使用五顆靈珠留下的內傷給醫治好了。

所以以他現在的實力,再隨便藉助一顆靈珠的力量,絕對可以碾壓孔弘文。

看到林天成竟然對孔弘文下手,趙雷嚇得不輕。

他連忙對林天成提醒道,「林公子,這孔弘文的爺爺乃是凡仙怪人,你可得罪不起啊,還是快走吧!」

且不說林天成對付不了孔弘文,就算他對付得了,那孔弘文的背後還有凡仙怪人。

林天成若是傷了孔弘文,凡仙怪人是絕對不會輕易饒了他的。

南宮雪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拽了拽林天成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和孔弘文硬拼。

林天成卻拍了拍南宮雪的手,「放心吧!敢對我林天成的女人下手,管他是凡仙怪人還是凡仙道人,我照殺不誤!」

南宮雪的神情微微一愣,他以為林天成這小子假戲真做了。

「難道我剛剛說林天成是我男朋友,這傢伙當真了?」

孔弘文甩了甩生疼的手臂,「你以為偷襲我,佔了點便宜就真的是我的對手了嗎?你可真是太天真了。」

區區一個林天成,孔弘文若是對付不了他,還去找自己的爺爺來,那可真是讓爺爺小瞧了。

南宮雪還想出手制止孔弘文,林天成卻把她推到了一旁。

「放心吧!既然你這麼討厭這傢伙,那就由我來幫你把他除了吧!」

「找死!」孔弘文一聲厲喝,身形如同閃電,般像林天成激射來。

正所謂虎毒無犬子。

孔弘文的爺爺可是凡仙道人,那麼孔弘文的實力自然也不容小覷。

只見孔弘文使出了一招他爺爺傳授給他的《森羅鬼相》功法。

這《森羅鬼相》乃是凡仙道人耗盡畢生心血所創的功法,是一套地階初級功法。

能夠在短時間內將修真者的各個方面都提升到一種極致。

趙雷極為震驚的驚呼道,「《森羅鬼相》?這孔弘文竟然修鍊了他爺爺獨創的《森羅鬼相》,恐怕這林公子是難逃一死了。」

南宮雪的心裏隱隱有一絲自責。

如果她不拿林天成當槍使,林天成就不會誤以為自己真把他當男朋友了。

也就更加不會站出來為她撐腰,還白白豁出了自己的性命。

就在趙雷和南宮雪以為林天成必死無疑的時候,林天成的身前卻升騰起了數萬米的水牆。

因為林天成將水靈珠的水陽之力不住的灌注進去,碧海潮生訣的整體威力還在不斷的增強。

就好像整個汪洋大海直接劈成了一半,另一半隨時都有可能坍塌下來,導致天崩地裂,山河塌陷。

原本還看不起林天成的孔弘文,在看到了那數萬米之高的水牆之後,整個人也是徹底傻眼了。

南宮雪和趙雷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望着林天成的身影,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面容。

趙雷沉聲說道,「水屬性地階功法,這威力恐怕足以擊殺一位渡劫期初期境界強者!沒想到這林公子的實力竟然如斯恐怖!」

南宮雪喃喃自語道,「短短數月的時間,這林天成竟然已有能夠碾壓我的實力了!難怪他敢站出來替自己撐腰?」

南宮雪依稀記得,當初她在迷離之域見到林天成的時候,林天成只有大乘期中期境界的實力。

可現在,林天成的實力不僅突破到了大乘期巔峰境界,而且還修鍊了如此強大的水屬性功法。

一道巨型的水牆轟擊而下,孔弘文的身形變得巨大無比,看起來就像是一隻洪荒猛獸。

同時,他的背後出現了6隻巨手,朝着那道巨型水牆衝擊而上,頗有撐天之勢。

雖然雙方都是地階初級功法,可林天成有着水靈珠水陽之力的加持,這股強大的力量絕不是孔弘文能夠抗衡的。

…… 黑盟是國際上有名的黑客聚集組織。

但這個組織里基本誰也不服誰,有好有壞,如同一鍋雜燉。

但有一個唯一標碼,那就是,若是組織里誰接了活,不論好壞,其他人都不能插手。

所以黑盟其實是讓各國都頭疼的存在,但偏偏找黑盟幫忙的人也不少,愣是讓他們活躍至今。

黑盟拒絕的生意不少,但這是第一次拒絕他霍斯集團!

技術部組長又道:「我已經在Maker上發布了緊急任務,現在有不少人都加入了進來。」

霍斯輕嘆一聲,看著還在繼續增長的數值道:「有能力的人才都加入黑盟了,這一關,做最壞打算吧!」

技術部組長倏地蜷起了拳頭。

若是這些資料被盜,他們HS即便是不破產倒閉,也得元氣大傷!

可看著修復那一項的零上升,以及對方數值的趨於完成,他的心裡只能升起一股濃濃的無力感。

國內的信息技術一直被國外壓著,好不容易出現的搞技術人才最後也被別的國家吸走了。

其實他在Maker上發布的任務也不過是死馬當活馬醫,試試罷了。

技術組五十人依舊絲毫不停歇地修復漏洞,也有人另闢蹊徑想要阻止對方的進程,卻依舊沒有效果。

多少程序猿的眼睛都紅了。

這不僅僅是HS的危機,也是他們的恥辱!

「只剩10%了!」技術組長低呼。

這下幾乎沒有人能再敲得動鍵盤了。

眾人的目光死死地盯在依舊緩緩上漲的進度條上。

此刻數值的上漲也愈發驚人。

10%,9%,8%,7%……3%,2%,1%……

霍斯無法再看下去了。

軟體公司是他二十年前的時候就建立起來的,這二十年裡也經歷過不少的風風雨雨,卻始終撐過來了。

軟體開發的技術也趨於成熟,只要挺過這一關,他們的研發就會進入新的階層。

卻沒想到臨門一腳,居然還是在這裡敗了!

他頭也不回地扭頭走,「準備一下發布會!」聲音里是大家從未聽到過的滄桑。

多少技術員都紅了眼眶,終究是他們無能!

「停,停了!!!」

突然,一道帶著極度不可置信的顫抖的嗓音響起。

眾人紛紛看過去,發現方才已經滿值而進度條居然還在,而且還卡在了那裡。

「百,百分之0.01?」發現那人尾音都是飄的。

是了,上面的數值顯示還有0.01%完成,進度條上顯示的數字也是99.99%。

「真的,停了!!!」技術部組長哽咽著聲音開口。

此刻所有人都獃獃地看著電腦屏幕,有人承受力低些的人竟然已經捂著臉嗚嗚的哭了起來。

技術部組長狠狠地閉了閉眼,道:「趕緊尋找修復漏洞的辦法!」

他正要去找霍斯,卻發現對方已經大踏步走了進來,在看到停止不動的數值時哈哈笑了起來。

本以為是必死之局,沒想到竟然會峰迴路轉!

「這是誰做的,我給他加薪!」

技術部組長掃了一眼全場,沉吟了一下道:「應該不是我們的人出的手。」

「接下來的漏洞你們能修復嗎?」霍斯最關心這個問題。

若是對方的入侵被完全凍結了的話,我們的人研究一段時間應該可以。

「好!你跟著他們一起研究,把你登上那個網頁的賬號給我。」

唐妺伸了個懶腰,突然發現有人在入侵自己的電腦。

她眸光一閃,直接跟人對壘了起來。

對方的能力不低,按說唐妺不過就學了近半個月的編程,黑客技術更是一個禮拜不到,卻能破解對方的攻擊,也是很令人匪夷所思的一件事了。

但唐妺自己卻已經習慣了。

除了最開始的生澀,之後的每一次做任務,甚至是涉及到黑客,她都沒有再感覺到滯澀。

兩人一攻一防,玩的不亦樂乎。

突然她眼珠子一轉,在鍵盤上敲擊了幾下之後,陡然轉防為攻。

一分鐘后,國外的某個地方,男人狠狠地砸了一下鍵盤,目光陰鷙地看著電腦屏幕上絢爛奪目的煙花。

一束煙花從屏幕中間炸開,一圈圈地沾滿了整個屏幕,煙花正中心三個字母現於其上:LOW

男子咬牙切齒,華國什麼時候又多了個這麼厲害的高手!

唐妺才不會管他是個什麼心理,此刻她的目光已經落到了電腦屏幕上。

那裡還留著之前的題目呢。

說白了,就是對方投進來的病毒太高端,那些人還解不開罷了。

但唐妺卻在看到它的第一時間裡就從腦海里浮現出一個聲音:惡龍之眼!

它會在極快的時間裡尋找到防火牆裡防護最薄弱的一點為進攻點,以點化面,造成一個空洞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而這個病毒所造成的毀損實際上卻並不止一處,那一個空洞里受損的程序有很多,一個一個修補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所以唐妺想了想,乾脆自己動手將被毀掉的程序都分割出來然後打包扔回了HS公司。

然後正在研究如何將漏洞修復的眾技術員就看到自己的電腦屏幕上出現一串程序代碼,其中還有一處地方標了紅。

「這是什麼情況?」有人問。

技術部組長看著面前的電腦屏幕目光凝住,好半晌才道:「這是咱們安全系統的一部分!」

「啊???」

他看了一眼旁邊人的電腦,發現與自己電腦上的不一樣。

「對方已經將出問題的地方標出來給我們看了,而且出問題的地方不止一處。」

有人驚訝,「那人是誰?竟然這麼厲害!」

技術部組長只是瞥了他一眼,道:「這件事霍總會處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修復分到的漏洞。」

另一邊,唐妺也在修復,她分出去給那些人的都是容易修復的,自己留下的這個才是最難的。

等漏洞修復完畢,她點了提交,便匆匆往物理課堂趕。

為了這個任務,她可是連午飯都沒有找到機會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