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這個樣子。」逸仙點了點頭說到,「那你們運氣還真的好呢。」

「還行吧。」秦歌說著便笑了笑,「對了,三笠前輩給你說了我們在春節晚會上面的安排了嗎?」

「說過了,不過一時之間還真想不起來自己要表演一些什麼。」逸仙微笑著說到。

「不是吧,我可聽三笠前輩說,逸仙你可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呢。怎麼可能找不出來可以表演的東西呢?」秦歌笑著問道。

「可是那些東西並不都是可以拿上去表演的呀,總不可能拿上一個棋盤和人在舞台上面下棋吧?」逸仙說著便笑了起來。

「其實我覺得一些你可以表演一些比較有東煌特色的東西,比如京劇?還有音樂之類的。我在之前其他城市休息的時候,就去聽過一些京劇之類的節目,感覺很厲害呢。」光輝在一旁說到。

秦歌也點了點頭,「沒錯呢,光輝這個提議很好呢,驚懼的話對於你來說應該非常簡單吧?」

「可是我害怕,其他人並不是多麼喜歡京劇,畢竟文化和文化之間也會有一絲的隔閡。」逸仙對著秦歌說到。

「沒關係的,不是有一句話說的好嗎?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我相信東煌傳承了這麼多年以來的京劇,肯定會引起其他人的喜歡的。

就拿光輝來說,她是皇家的艦娘,她平時休息的時候也喜歡去聽京劇,那這就代表著京劇的魅力所在。」秦歌對著逸仙說到。

「嗯,既然如此,那我就好好準備一下吧。」逸仙笑到。

「這樣就好,那我們就非常期待逸仙你到時候的表演了。」

。 不記得是那個導演說過了的,高明的喜劇往往是悲中喜,就比如星爺的《武狀元蘇乞兒》一樣。

明明已經淪落到吃狗飯了,畫面很滄桑。

但是畫風一轉,星爺對達叔說,這個狗飯味道還不錯啊!

達叔嘗了一口,也覺得不錯,還豎起了大拇指。

觀眾就笑了起來。

明明都吃狗飯了,那麼慘,為什麼觀眾會笑的起來呢?

這應該就是星爺與達叔的魅力吧。

其實我覺得我與星爺很一樣,明明已經是一個悲劇的吃狗飯的人了,卻還要寫喜劇給大家看。

好吧,我承認了,我就是在賣慘!┭┮﹏┭┮

其實也是蠻慘的,這本書因為前面總是被屏蔽,連試水推都沒有。

但是現在起點看視頻就能得起點幣了,看書也不怎麼花錢,求求大家支持一下黑羊了。

黑羊還沒有工作,沒有大家的支持,可能真的要去吃狗飯了。

黑羊新書《我真的不想跟女神談戀愛啊》輕小說搞笑吐槽分類,黑羊是真的想要寫好喜劇給大家看,又去開了戀愛文的反套路。

已經提簽了,馬上就要簽約了,大家快來投資,穩穩白嫖一波起點幣。

不過這本書也會認真更新的,最少一天兩更,至少百萬字吧!

雙開爆肝!擺碗求票!

就這樣吧,黑羊筆拙,不知道還能跟大家嘮點什麼了。

感謝追讀的小夥伴們,你們是我走下去的動力!

想要看主角把什麼ip世界的經歷拍成電影,留言哦!

黑羊在這裏給大家鞠躬了!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比心 顧朝臉上露出無奈笑容,坐到床邊大手一伸,小姑娘穩穩紮進他懷裏。

顧朝胸膛寬闊熾熱,極容易讓人生出依戀。

魏嵐深深吸了一口帶着他味道的氣息,聲音悶悶帶着自責的問:「阿婆真的沒生氣嗎?」

顧朝反問魏嵐,「那你生氣了嗎?」

「我?」魏嵐呆了呆,從他懷裏直起身,「我什麼要生氣?」

顧朝又反問,「那阿婆為什麼要生氣?」

「因、因為我說錯了話!」魏嵐微怔了一下,差點被顧朝帶進溝里,「我那會兒着急,沒想那麼多……」

她肩頭倏忽耷拉下去,小臉埋得低低的,渾身染髮低迷氣息,「現在要怎麼辦?」

「你為我好,阿婆也是為我好,正如你能理解她,她也會理解你。」怕魏嵐繼續鑽牛角尖,顧朝抱着她在她發頂親了親,「我買了縫紉機,買了自行車,還挨了一頓打,你要怎麼獎勵、補償我?」

「你、你想要什麼?」魏嵐抽噎一聲,臉微微發紅,半晌想起顧朝身上有傷,神情倏忽又緊張起來。

魏嵐伸手就要掀他身上的衣服,「阿婆打人一點都不心軟……你身上怎麼樣?疼不疼,讓我看看!」

顧朝連忙阻攔,不疼是不可能的,後背到現在還火辣辣的,估計印子一條蓋着一條呢。

他怕魏嵐看見又要哭,趕緊轉移注意力,「我沒事,中午還沒吃飯餓了……想吃你上回做的涼皮。」

「那、那我去給你做!」魏嵐刻不容緩站起身,快步走到門口又轉過身看顧朝,「涼皮要好一會兒,要不我先做點別的,你墊一墊?」

「沒事,我等你。」顧朝輕輕搖頭。

等魏嵐去廚房忙活,顧朝坐在床邊輕輕活動了一下臂膀,動作時衣服摩擦到後背皮膚,他眉頭輕輕蹙起。

廚房很快傳來揉面聲音,顧朝面色緩和湧現出柔情。

緩了緩,他站起身,朝堂屋那邊顧阿婆房裏大步走去。

「哎……」

一進屋就聽到顧阿婆坐在床邊嘆氣。

顧朝步子微微一頓,道:「阿婆,您還生囡囡氣呢?」

「她說得都對,我氣她做什麼?」顧阿婆嘆了口氣,身子往旁邊讓了讓,騰出一塊地方顧朝坐,「我是氣我自己,看不清局面,讓你和蘭丫走了彎路。」

顧朝輕輕搖頭,滿眼赤誠,「阿婆,我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

對顧朝來說,顧阿婆或許思想落後,但本子都是為了他們好,而且更多時候她的作為也都是向好的方向出發,並非那種無理取鬧刁鑽的老太太。

顧朝尊敬她,所以孝順。

顧阿婆聲音蒼老呵呵笑了兩聲,滿眼慈愛看着顧朝,「你長大了,阿婆以後不會再拘着你,以後你自己當家,有了媳婦有了孩子,就不能再像這次這樣任性。」

或許到那個時候,顧朝自己能明白過來,媳婦孩子是肩上的責任,離了他不行,那個時候,他會認真思考那些時間可以做,哪些事情不能沾。

顧阿婆擺擺手,「去忙吧。」

「是我要跟魏嵐在一起,現在她跟我了,我不能讓她過苦日子。」顧朝沉聲袒露自己最真實的想法,「您不用擔心,我已經有了足夠多的錢,以後這樣兇險的事迹,絕不會有。」

像是保證,顧朝說完,起身出了房間。

房裏顧阿婆怔愣了一瞬,渾濁老眼湧現淚花,片刻時間過去,顧阿婆擦了眼淚,呵呵笑道:「老東西越來越不中用了,子孫自有子孫福,不要你操心了,你安心享福就是了。」

涼皮有更簡單的做法,只要將高筋麵粉和小麥澱粉按照比例填好漿液,再少量多次在鍋里蒸熟拿出。

一層層薄薄的涼皮疊在一起,再用刀切成長條就可以裝碗加料拌好開吃了。

魏嵐沒有選擇簡單的做法,而是用高筋麵粉和成麵糰,在經過洗面后同時得到漿液和麵筋。

麵筋蒸熟切開,用醋涼拌起來照樣好吃,上回顧朝吃的就是這種。

魏嵐忙活近一個小時,才將成品端上桌。

顧朝愛吃辣,她特地多放了辣椒醬。

「好吃。」顧朝坐在廚房桌面,一筷子扒了一大口,頗有些狼吞虎咽的架勢。

魏嵐看了既開心又心疼,「縣裏不是有國營飯店?下回再趕上這樣的情況,吃完了再回來。」

空腹時間長了容易餓壞胃,回頭胃出了毛病,可有的罪受。

魏嵐深知胃痛的痛苦,忍不住多嘮叨幾句,「咱們有一輩子時間可以掙錢,不要為了省這一點虧待自己。」

「知道了。」顧朝啞然失笑,「縫紉機給你裝好了,去看看?」

「在哪?」

顧朝淡淡道:「你屋裏。」

魏嵐站起身就要回屋看,才走出兩步又停下兩步。

魏嵐呼吸急促一瞬,無措道:「阿、阿婆!」

顧阿婆正從堂屋走來,見魏嵐緊張的模樣,她像沒事的人一樣,笑道:「做涼皮了?有沒有我的份?」

顧阿婆這番舉動,無意識主動示好。

魏嵐愣了愣,又羞又愧。

不過很快,她瑩白小臉露出欣喜笑意。

「有的,有的!」魏嵐連忙點頭轉身連步伐都是雀躍輕快的,「我記得阿婆吃不了重辣,我給阿婆少放點辣椒醬!」

顧朝眼神在兩人身上劃過,笑了笑什麼也沒說,伸手把推到桌子對面的竹篩拿到一邊,給顧阿婆騰出吃飯的位置。

剛才的不愉快,現在才算徹底翻篇。

顧阿婆吃完涼皮又回了房間,顧朝負責洗碗,魏嵐惦念縫紉機的事兒,一早就鑽回房間去了。

縫紉機箱子裏也有簡單概括操作的說明書,魏嵐認真翻了翻。

比對說明書上的介紹,魏嵐將箱子裏贈送的一小卷黑線固定在縫紉機機身最上方的立柱上,隨後將黑線拉出來一段,一路繞過鬆緊器再穿過針頭。

魏嵐之前就在琢磨,要是顧朝沒買到縫紉機,她就試着手動縫製。

怕浪費布,魏嵐跟顧阿婆學過材料衣服以後,就回房間翻箱倒櫃,好不容易才找出一身穿的發舊的衣服。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通向村外東方紅林場的路建在山坳處,原本山坳不寬,因為擴寬道路,兩邊的山沿被鑿成了峭壁,露出黑褐色山體,山體不斷有碎石泥土滑落,掉進塌方的窟窿里,發出陣陣「嘩啦」聲。

「危險,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危險!」

看見烏泱泱的一群人朝塌陷的道路走來,急得秦老大連忙擺手示意。見人群沒有停下的意思,只好跳出路基去攔人群。

不等秦老大說話,秦老太從人群里站出來一把拉住了兒子,她說嬌嬌是福運財星,有嬌嬌在,路肯定可以修好。

「嬌嬌是啥?」

秦老大一時沒明白母親的話。他是生產隊的隊長,為了修復村裡唯一的道路已經好幾天沒睡一個囫圇覺了,現在看什麼都有點恍恍惚惚,聽什麼都有點不清不楚。

秦老太朝錢利娟的懷裡一指。秦老大這才明白原來嬌嬌是一個小孩子。

「扯什麼犢子!」

村裡幾十個壯勞力幹了幾天都沒能把塌陷的道路給填好,一個抱在懷裡的小破孩怎麼能把道路修好。

秦老大以為母親是老糊塗了,自從自己的小兒子把弟弟家小閨女的眼睛給扎瞎一隻以後,秦老太整天碎碎念叨著怪自己沒看好孩子們才釀成大禍,精神狀態一直不好,兒女們雖然孝敬她,有時候也不把她的話當真。

「是真的喲,讓嬌嬌過去試試唄。」

「反正路也修不好,不如就讓嬌嬌試試。」

「死馬當成活馬醫,說不定試試就成功了呢!」

村裡的媳婦婆姨們圍住秦老大七嘴八舌說著,把秦老大的腦袋都要吵爆炸了。

李錦乖乖地趴在錢利娟的肩頭,仔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既然修路是為村裡謀福利的事,村民們又都對她寄予厚望,如果能幫到村民們,她當然不會袖手旁觀。

「利民、利安、利康——」

汪桂珍對著十幾米之外站在塌陷路旁的三個兒子大聲喊,已經有三天沒見到兒子了,這會終於看到兒子們平安無事,懸著的心總算落下了。

「瞧他們都累成什麼樣了喲,一個個地跟個泥猴似的!」

錢利民、錢利安、錢利康三個人渾身又是泥又是水,連頭髮臉上都沾著泥巴,看起來像三個泥人一樣。也就是親媽才認得出來,錢利娟都看傻眼了。

秦老大被村民們說得腦袋轟轟作響。

早上劉石柱被塌落的石頭砸斷了腿,大家士氣低落,施工半天也沒什麼進展,每次把碎石土方填進塌陷的路面里,還沒等夯實,轉眼之間稀里嘩啦又塌了下去,路面底下好像是個無底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