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電腦屏幕上的數據,許德整個人都是獃滯的。

……

第二天。

許德醒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昨天的票房。

先看了一眼自己電影的票房,相比起第一天有所下降,在7500萬左右。

然後許德又去看了《夏洛特煩惱》的票房……

噹啷!

許德手中的手機直接掉在了地上。

眼睛裏,透露著絕望!

《夏洛特煩惱》昨日票房:5066萬。

雖然沒有他的電影高,但是排片不一樣啊!

「如果按照我的排片的話……一個億!怎麼可能?張明宇的電影不都說很垃圾嗎?怎麼可能有這麼高的票房?」

許德不願意接受現實。

可是即便他再不願意接受,可事實就是如此!

……

新的一天,人們早早就湧入影院。

都學聰明了,全部都在網上搶票,沒人再傻乎乎等著去影院再買票,這樣的話到了黃花菜都涼了!

不過排片就那麼多,所以就算在網上搶票,依舊搶不到。

而各大院線的負責人也注意到了這種情況,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連忙緊急調整排片。

第三天票房出來后,果然不出張明宇所料,單日票房突破了一個億!

很多人覺得一個億可能就是這部電影單日票房的巔峰了,但是他們還是低估了這部電影在這個世界的影響。

第四天,《夏洛特煩惱》單日票房直接突破兩個億!

一時間,熱搜直接被霸榜!

#單日票房兩億#

#《夏洛特煩惱》刷新電影單日票房記錄#

#9.1分的神影#

#馬什麼梅?#

隨着排片增加和口碑相傳,《夏洛特煩惱》終於迎來了大爆發!

在地球,《夏洛特煩惱》最終票房為14.48億,可謂當時國慶檔的一匹黑馬!

而現在張明宇在這個世界將電影放到了人數最多的春節檔,而且加上他超高的影響力,讓這部電影在這個世界創造了一個新的記錄。

七天後,《夏洛特煩惱》票房突破了十億大關,創造了最快突破十億票房的電影記錄!

一部電影****給出的上映檔期在20-35天之內,但這是理論上的上映,后如果票房好的話那麼電影能維持到檔期結束。

票房不好的話各電影院根據自己的安排會較少放映場次甚至不放映,所以有些電影,特別是一些國產小成本電影,壓根就是「影院三日游」,剛上線就下架了

正常點的電影一般會上映2周-3周,不過越到後面場次越少。

以眼下《夏洛特煩惱》的熱度,最長上映時間可延長至兩個月再下架。

兩個月的時間,張明宇都不敢想像票房最終會達到怎樣一個程度?! 「爹娘啊……即使你們不認得我,也應該認得我的眼睛……」

郭襄現在很想哭,這個離家的女孩,發現自從出來闖蕩江湖之後,所遇到的都是最為頂級的壞蛋,所吃的苦頭比之前加起來還多。

本來,她以為鐵掌幫裘千仞已經是惡到了極點,但等到與這個麻衣老者相遇之後,她才發現原來世間居然還有比那個裘千仞更加可惡的人!

這個老人不僅毀了她如花似玉的容貌,更讓她服了啞葯,甚至令她身體癱軟,將她打扮成惡病的啞巴孤女,自己則是扮演仁慈的爺爺角色,一路不知道收穫了多少同情。

如果世界上有惡魔的話,那一定是居住在這個老人的身體里的。

郭襄恨恨盯着面前的麻衣老者,如果眼光能殺人的話,恐怕對方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麻衣老者見此反而笑容更加慈祥,一把抓着醜婦的胳膊,就朝巷子口走去。

「連爹娘都沒有認出我,完了……」

就在郭襄已經絕望的時候,卻發現老人又停了下來。

因為在她面前,又多了一個人。

用她以前的話來講,這人乃是一個劊子手,邪惡程度恐怕猶在老者之上!

「這位少爺,請您行行好,讓我這可憐的老頭子過去吧!」

麻衣老者似乎已經被生活折磨得卑微到了極點,遇到人只能懇求,即使自己完全占理。

「你不可憐,伸手一討便有百兩銀子入賬,這種乞丐我也想做做……」

顧沖笑道。

「原來你是看上了老叫花的銀票!」老人臉色一變。

「哈哈……小爺我還看不上你那點銀子,這次倒想劫個人!」

顧沖大笑聲中,五指灌注真力,猛地向麻衣老者抓去,空中嗤嗤有聲,爪未到,氣先至,凌厲無比。

「原來是個瘋子,居然看上了我這個糟老頭子!」

麻衣老者身體彷彿游魚般竄出,居然倏忽間躍出兩丈,躲過了顧沖的奪命一爪。

「哈哈……錯啦,我看上的是你這個丑孫女!」

顧沖如影隨形的身法使出,三兩下抱起地上的郭襄竄了出去,麻衣老者氣急,咬牙之下再也不顧驚世駭俗,運轉輕功向顧沖追去。

兩人一前一後,瞬間就跑得沒影。

巷子其他人雖然驚駭莫名,但此時哪裏還不知道有着兩個武林高手交鋒?

都是怕惹事上身地徑自退開,只有這兩方當街搶奪醜女的事情,還被當成趣聞傳了下去。

顧沖抱着一個人,輕功卻絲毫沒有拖累,轉眼間已是進了一處高大府邸。

這裏已是聖王府邸。

「快放下她,你永遠都不會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煩!」麻衣老者的聲音有如鬼魅。

「我當然知道!」

顧沖卻是從善如流地將郭襄放下:「你是西域白駝山莊莊主歐陽鋒,唉……可憐,原本的歐陽鋒狠辣怪癖,人稱西毒,昔日在江湖中之聲名,亦不過稍次於中神通王重陽而已。

不料後來在第二次華山論劍中,哪怕奪得天下第一的名頭,卻被黃蓉用計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如今哪怕你神智清醒大半,但年老體衰,害怕不敵郭靖,仍舊不敢去找黃蓉報仇,只敢向其女郭襄下手,行徑令人不恥!」

歐陽鋒的瘋病可是持續了很多年,後來還是被玩家治好的,否則現在世上是否還有這號人都尚未可知。

「老夫本就號稱西毒,將這些年的仇怨全部加於黃蓉之女身上又有何不妥?倒是你,既然聽過老夫名頭,還敢與我為難,豈不是自尋死路!」

歐陽鋒森然道。

不是高手就要人品好的!

作為射鵰當中的最大反派,歐陽鋒在見到郭靖的武功之後都會動念斬草除根,就更不用說顧沖了。

在見到顧沖這個年輕高手之後,歐陽鋒心裏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此人已經如此年青,就有了這般驚人武功在身,那十年過後還得了?」

當即就有了廢了顧沖這個威脅的打算!

「看起來今日西毒是非要與我動手?」

顧沖現在的感知何等敏銳?

幾乎是歐陽鋒發出殺氣的那一剎那就被他察覺。

「我倒是還有一件事想請教西毒!」

「什麼事?」

歐陽鋒見顧沖如此冷靜,內心忽然有了些許不妙之感,但他乃是老一代的五絕之一,無論如何也不相信對面的少年武功會超過自己,慨然問道。

「聽說當年是郭靖假傳給你九陰真經的口訣,在誤打誤撞之下逆轉經脈練成的了一門神功,連洪七公都不敵你。

不知此事是真是假,若只是謠言,這場比試就實在太過無趣了……」

顧沖嘆息一聲。

「好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歐陽鋒怒!

暴怒!

當年被郭靖戲耍了一頓,乃是他平生之大恥,現在見到顧沖就這麼輕輕巧巧地揭開傷疤,歐陽鋒當即火冒三丈。

一旁的郭襄聽見顧沖的話卻是認為理所當然,顧沖是誰?那可是凶威赫赫,萬軍中七進七出的絕世殺神。

歐陽鋒沒有見過顧沖的廬山真面目,但她卻遠遠眺望過幾回,她從不認為顧沖會敗,但顧沖為何又要救她?

正在郭襄不解之際,歐陽鋒身子一動,已經彷彿移形換影般來到顧沖面前,左手直抓,迅捷無倫!

這一手勢大力沉,更兼迅如雷霆,確是一派宗師高手的風範!

「你還是動用蛤蟆功的好,這些雕蟲小技就不要拿來獻醜了……」

顧沖屈指一彈,鐵指禪勁力灌注指甲,在歐陽鋒的爪背上劃過。

歐陽鋒左手如遭雷殛,迅速收回,但手背上已經多了一個鮮紅的指印。

「此子內力之深湛,甚至還要超乎老夫的預料!」

歐陽鋒的第一反應就是不信!

內功需要日積月累的修鍊,他無論如何也不相信這個年紀的顧沖居然能在內力一道上與他比肩!

心思電轉之下,歐陽鋒變招奇快。

只見忽然蹲在地下,雙手彎與肩齊,宛似一隻大青蛙般作勢相撲,口中發出老牛嘶鳴般的咕咕之聲,時歇時作。

此乃他壓箱底的功夫——蛤蟆功!

這門功夫純系以靜制動,初時涵勁蓄勢,蘊力不吐,只要敵人一施攻擊,立時便有猛烈無比的勁道反擊出來,實在頗得道家要義。

此時歐陽鋒以此門武功對敵,乃是將顧沖視為還要超出自身的大高手,開始拚命了! 他害怕的,從來就不是小嘉的報復或者是仇恨,而是小嘉的離去。

離開,才是她對他最大,最嚴酷的懲罰!

八年時間過去,相思刻骨,非死不能痊癒。

只要她在,只要能讓他時時刻刻看到她,江晟景什麼都願意去做,什麼都願意接受。

餘生還有那麼長,要是沒有她的話,江晟景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如何熬過去。

曾經她送給他的那枚硬幣,是象徵著好運氣的,但是,她卻從來不知道:對於江晟景來說,此生最好的運氣,就是遇上了小嘉,並且可以和小嘉一起生兒育女,組建家庭。

他愛得那樣深,那樣沉重,一顆心都沉了進去。

若愛而不得,恐怕他就真的成了一句行屍走肉了。

「小嘉,對不起……」

江晟景抱著她,薄唇擦著她的臉頰,輕輕吻著她的耳際。

他知道那是小嘉最最敏感的地方,所以他肆無忌憚的吻著她,喃喃道:「當年是我不夠好,是我沒有用,所以才讓你心灰意冷,離開了我——但是,以後不會了,以後我會乖,會好好的照顧你。只要你留下來,我什麼都願意去做……」

是真的什麼都願意去做,哪怕是她讓他去死,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去。

只希望最後的時間裡,她更夠與他共度!

哪怕很短暫,他也甘之如飴!

男人的溫存,像是慘死一樣,橫橫豎豎,絲絲縷縷的將於嘉包裹在其中,密不透風,像一個繭蛹一般。

她當初離開帝都的時候,就從來沒有想過要和他重新開始。

只是,他的溫柔對於她來說,仍舊像是一個華麗的陷阱,讓她總是忍不住沉迷其中,甚至去想:他那麼好,那麼的愛她,而且他和江馳根本就不是一類人。

江馳是江馳,江晟景是江晟景。

一個幾次三番的要將她置於死地的人,一個是寧願用生命來愛她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