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離和南笙對視一眼,已經完全明白一切,他帶著幾許憤怒地痛斥著:「看來這個宋可是預謀已久的,孩子是他故意帶走的,從他不想跟齊欣結婚就可以看出來……」

南笙擺手制止江離:「先不要妄下評論。」

南笙轉頭繼續問齊欣:「那你找不到他們,又到我們這裡,是想做什麼呢?!」

齊欣傷心地繼續講述著:「從懷上小小到他周歲,我就一直沒有工作,手藝徹底生疏了,宋可走了以後,我就斷了生活來源,沒有辦法,我只能回家去找我爸幫忙……」

一記耳光重重地抽打在齊欣的臉上,齊父憤怒地通吃著:「你個丟人現眼的東西,在外面做出這種有辱家門的事情,居然還有臉回來?!」

齊欣委屈地跪在父親面前:「爸,宋可是真的愛我的,他說過會娶我的,我只是現在找不到他了,他會回來的……」

齊父惱火地:「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要維護他,你個執迷不悟的東西,我沒有你這樣丟人的女兒,你給我滾,滾……」

齊父推搡著齊欣,一路將她推出了大門,然後將大門重重地關上。

齊欣在門口傷心地拍著門:「爸,你開門呀,爸……」

齊欣失魂落魄地癱坐在地上,眼淚不斷地流下……

齊欣哭了一會兒,無奈地起身,一串項鏈從她的懷裡掉落在地,那是宋可送給她的禮物。

齊欣拿起項鏈,眼前浮現出了宋可往日的樣子,哭得更加傷心了……

走投無路的齊欣拿著項鏈來到了典當行,想要換一些錢來生活,但老闆報出的價格,讓她一下子就急了……

齊欣著急地看著老闆:「老闆,怎麼可能只值5千塊錢,買的時候好幾萬呢?」

老闆:「您說的那是新的,而且是商場價格,在我們這裡是抵押,就這個價,您要是嫌少,就算了。」

齊欣無奈地收迴響亮,遲疑著轉身欲走。

老闆看齊欣要走,喊她:「姑娘,等等。」

齊欣回頭,期待地看著老闆。

老闆做出一副神秘的樣子,向齊欣建議著:「看你的樣子,是遇到了難事,這樣吧,我指點你一個地方,可以幫你解決困惑。」

齊欣欣喜地:「真的,什麼地方?」

老闆壓低聲音說著:「聽說過超能交易所嗎?在那裡,你可以用你的超能力或者天賦來交易,實現你的任何願望。」

齊欣懷疑地:「真的有這樣的地方?那我要怎麼去呀?」

老闆看著齊欣露出笑容:「如果你想去,我可以幫你……」

超能交易所的會客室里。

江離恍然地明白了一切,看著齊欣:「原來你是去了我打過招呼的典當行,他們推薦你來到我們這裡的,那你現在要實現什麼願望呢?」

齊欣急切地懇求著:「我想求你們,讓我知道宋可和孩子的下落,只要找到他們,我的一切難題就都解決了。可以嗎?」

南笙看著齊欣,眼睛放射出紅光,隨後恢復正常:「可以,實現這個願望非常簡單,把你修筆的天賦給我就可以。」

齊欣驚喜地:「真的?!那我現在就交易,反正找到宋可,我也不需要工作了,有沒有這個天賦都不重要……」

南笙一擺手,一張精緻的合約落在了齊欣的面前:「請仔細看下,如果沒有問題,請簽字畫押。」

齊欣快速地瀏覽了一下合約,在上面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南笙落在齊欣的面前,她的手臂揮舞,釋放出白光,隨後落在齊欣的頭頂。

片刻后,一個透明的小人從齊欣的頭頂飛出。

江離舉著透明的容器上前,南笙將透明小人送入透明容器內,封好了蓋子。

等到江離將裝有齊欣天賦的瓶子送到庫房返回后,南笙對齊欣:「好了,交易已經完成,跟我來吧,我帶你去找宋可和你的兒子。」

南笙和江離帶著齊欣走進晶石房間。

南笙輕輕擺手,隨後晶石上慢慢出現了影像。

齊欣專註地看著,看到晶石里出現了宋可和孩子的畫面,欣喜地叫著:「是他們,是他們……」

此時,宋可抱著小小在一間別墅的花園裡嬉戲著,在宋可和孩子的旁邊,還有一個和宋可年齡相當的女子,也在哄著小小。

宋可抱著小小,女子拿著吃的逗著小小:「來,小小,叫媽媽,我給你吃的。」

小小看著女子,又回頭看著宋可,不肯叫。

宋可哄著他:「小小,叫啊,叫媽媽……」

小小遲疑地看著女子,還是沒有叫……

超能交易所晶石房間里,齊欣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齊欣緊張地詢問著南笙:「這個女人是誰?為什麼宋可會和她在一起?!而且還讓孩子叫她媽媽?!」

南笙輕輕搖了搖頭:「這個問題不在你的交易範圍,我不能回答你了。我給你,他們的地址,你自己去問吧。」

齊欣連連點頭:「好,你快給我地址,我馬上就去找他……」

南笙輕輕點頭:「好,那我安排人送你回去。」

伴隨著一道紅光閃過,齊欣出現在宋可給他安排的住處內,她睜眼看看四周,鎮定下來,著急地就要往外跑。

齊欣拉開門剛要出去,門口站著一個穿西裝的男人出現在她的面前,詢問著:「您是齊欣小姐吧?」

齊欣疑惑地看著對方:「你是誰?你怎麼認識我?」

律師解釋著:「哦,是宋可先生讓我來接你的,他在等你。」

齊欣驚喜地:「宋可?他讓你來接我?」

律師點頭:「我們現在可以走嗎?」

齊欣連聲答應著:「可以,我們現在就走。」

齊欣在律師的引領下走進一家咖啡廳的包間,看到宋可果然坐在屋內。

齊欣激動地衝上前:「宋可,你到底去哪了,這麼多天,擔心死我了,小小呢,怎麼沒跟你一起來?!」

宋可態度冷漠地擺手:「齊欣,別著急,先坐下,我會慢慢把一切都告訴你。」

齊欣看著宋可,隱隱感覺到有些異樣,但還是坐在了宋可的對面。

律師坐在了兩人的中間,對宋可點頭:「宋先生,可以開始了。」

宋可看著齊欣,帶著幾分歉意地:「齊欣,今天約你出來,是要向你坦白幾件事,其實,我已經結婚好幾年了……」

齊欣一下愣住:「什麼?你結婚了?」

隨後她恍然過來:「是不是和你一起帶小小的那個女人。」

宋可短暫的驚愕后又鎮定下來,承認了一切:「你都知道了?好吧,就是她。齊欣,我和她是同學,在一起多年了,感情關係非常好……」 說是閉關,但是到底做了什麼他們可是一清二楚的,這個老不死的肯定又禍害姑娘去了,如今見到如此絕色佳人不動心思才怪,但是他恐怕要踩到鐵板了。

這可是古族長家的大千金啊,你去打她的主意那不是在找死嗎?古族長可是出了名的女兒奴。

「姦細?調教?怎麼個調教法?」軒轅麟月的臉色漸漸的陰沉了下來,眼神也開始充滿了冰冷。

「哈哈哈,男人女人還能怎麼調教?哼,肯定是其他族的姦細,待老夫帶你回去好好審問一番!」

古鼠眼神之中貪婪愈發濃郁,而軒轅麟月的臉也越發冰冷,淡淡的龍威開始散發出來。

周圍的人感受到一股淡淡壓力出現在心頭上,讓眾人有些喘不過氣。

而古鼠卻眼神嚴肅的看向四周,「好好好,姦細,老娘今天讓你看看什麼叫姦細,什麼叫人老了眼神還要亂瞟是要付出代價的。」

「金帝焚天炎斬!」

一道金色火焰出現在軒轅麟月手中,凝聚出一把橫刀,軒轅麟月眼神微微泛起金光,一道巨大火焰刀刃直接從天而降,朝古鼠的頭顱劈來。

「好啊,居然膽敢盜取我族聖火,還說不是叛徒!快快隨老夫回去接受審問!」

古鼠開啟護罩后,便開口訓斥道,眼神之中的貪婪和淫穢卻越發強烈。

而周圍的古族族人紛紛都是一副吃驚的模樣,金帝焚天炎可是全族皆知給了軒轅大小姐的,異火一出身份自明。

這個老傢伙居然還敢這麼說,真的是被美色沖昏了頭腦。

「老賊吃我一記山海印!」

「木靈斬!」

「暗魂爪!」

「戒色拳!」

「斷子絕孫腳!」

「乾坤碎蛋掌!」

「幽冥碳燒!」

……

無數攻擊朝古鼠老賊襲來,各種各樣的攻擊漫天密布,「哼,雕蟲小技,不自量力,破!」古鼠面露不屑,對著無數襲來的攻擊就是一掌,直接把它們給打散,順帶把那些古族的人給打葷在地。

「美人,沒有人幫你了,桀桀桀。」

古鼠滿臉淫笑的朝軒轅麟月走去。

「哦?那你看看這一招怎麼樣。」軒轅麟月面帶冷笑道。

「哦?美人還有手段啊,那就來吧,桀桀桀,老夫都一併接下了。」古鼠搓著手掌緩緩走來。

「金帝·焚天炎掌!」

一道身穿金色九龍帝袍頭戴九龍金冠的身影出現軒轅麟月的背後,若是細看便能發現那具虛影的面貌與軒轅麟月一般無二,強大的皇道氣息與龍威從那虛影上散發出來。

猶如五方天帝之中的金帝降世一般,九龍異象繚繞在虛影的身上。

而那道虛影緩緩伸出一掌朝古鼠壓去,而古鼠一臉不屑的看向那慢吞吞的身影道:「美人,你這攻擊跟過家家一樣,毫無威脅,雖然看上去挺唬人的。」

「是嗎?」軒轅麟月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著古鼠,死到臨頭而不自知。

當古鼠走到那巨掌籠罩的邊緣時發現自己走不過去。

這一看古鼠這個老傢伙開始慌了,朝四周都試了試,結果發現自己被困死在一個掌形區域內。

古鼠思索著如何離開時,便見把慢吞吞的巨掌直接落了下來,猶如滅世之掌一般,毀滅氣息逼近。

直接把古鼠給磨滅了,連灰都可以剩下。

「切,真以為姑奶奶的這招慢啊,還不是怕把其他古族的人給壓死,要不然你能活那麼久。好笑。」

軒轅麟月一臉不屑的收回金帝虛影,「丫頭這招厲害!居然把斗聖都給直接殺了,可惜了,要是留下肉身你還能煉製一具傀儡呢。」

曜天火從旁邊走了過來,有些惋惜道。

「太丑了,還不如乾屍呢,剛開始我還以為是哪裡來的妖怪呢,那麼奇葩。」想到古鼠的面容,軒轅麟月渾身不自在的抖了一下,那丫的比妖怪還難看,辣眼睛啊。

「呃,這,也是哈。」曜天火也是有些無語了,果然男性和女性的想法就不在一個頻道上。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軒轅麟月是以男性的審美觀去看的,都覺得太丑了,可見那得奇葩到什麼程度。

「這些傢伙怎麼辦?」曜天火看著地上倒了一片的古族之人,看向軒轅麟月問道。

「不管他們,只是被打暈了,沒事的,這裡是古族,叛徒自己把自己送出來了,沒事了。」軒轅麟月說完后,曜天火點了點頭,便跟著軒轅麟月離開了。

族長府。

「老頭子,給你介紹個前輩。」軒轅麟月推開古元的書屋大門喊道。

「哦?什麼人啊,能讓老夫寶貝女兒親自介紹。」古元放下手中的活,見軒轅麟月一臉笑容,便開口詢問道。

「噹噹當,曜天火前輩。」軒轅麟月一副搞怪模樣讓古元也露出了微笑,「老朽曜天火見過古族長。」曜天火拱手行禮道。

「沒想到你居然有肉身了。」古元見到曜天火活生生的站在面前有些驚訝道。

「呵呵,這還得托麟月小姐所賜啊,要不然老朽還是孤魂野鬼啊。」曜天火一臉笑呵呵的解釋道。

「嗯,那就留下來吧,當個客卿如何?」古元點了點頭道。

「正有此意,到時候還要向古族長請教踏入斗聖的經驗,還望古族長到時候不吝賜教。」

「嗯,好,哈哈,小意思小意思。」古元看向軒轅麟月就像在說怎麼樣,老頭子我還是給你面子吧。

「略略略。」軒轅麟月對著古元做了一個鬼臉后直接跑了。

「之前多謝曜長老一路庇護小女了。」古元站起來感謝道。

「呵呵,古族長,懺愧啊,我也沒有幫上什麼忙,麟月丫頭的實力吊打老朽完全就是跟玩一樣,老夫就當了一次誘餌而已。」

曜天火一臉哭笑不得的解釋道。

「哈哈哈,沒事沒事,當初這丫頭出生的時候可是把老夫一拳給轟飛了,不奇怪,不奇怪。」古元對這種事情深有體會,拍了拍曜天火的肩膀安慰道。

「什麼,剛出生就打飛來古族長您,這,怪不得啊,以斗宗斗皇之力對抗斗聖,還反殺了對方,當真有斗帝之資啊,提前恭喜古族長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