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陸晨煜私人別墅的地下室。」張術一字一頓地回道。

。 白栩瞪大眼睛,帶着一種不可置信。

「你想太多了吧?」

他不覺得這個可以實現。

一個小小的下溪村,怎麼可能成為個集散交易地。

「就因為蚊香?」

「那我告訴你,別做夢了。」

他難得可以打擊下這個女人。

時卿落給了他一個白眼,「怎麼可能只因為蚊香,我手裏好東西多著呢。」

「再說怎麼就不可能了?敢想敢做,才可能實現。」

「沒做過,你又怎麼知道不可能?」

她頗有深意的看着他又道:「你就等著繼續被打臉吧。」

白栩:「……」

「你還有什麼好東西?」他對這個很感興趣。

時卿落瞥了他一眼,「不告訴你,慢慢等著看吧。」

白栩:「……」每次都吊他胃口,討厭。

他鍥而不捨的說:「不包圓,那把方子賣個我如何?我不和你競爭,我拿去其他地方賣。」

時卿落搖頭,「不如何。」

「你可以排隊預定一些,然後送到外面去賣,倒是還成。」

白栩一頭黑線,「咱們這關係,還要排隊預定?你直接安排我插個隊不就行了?」

時間就是金錢啊!

時卿落也一頭黑線,「我和你關係就是清清白白的合作者,你可別亂說壞我名聲。」

蕭寒崢也一旁道:「還請白公子慎言。」

白栩:「……」

「我意思就是咱們都合作這麼多次了,插個隊而已,你就安排下吧。」

時卿落道:「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插隊在我這裏絕對不成。」

「要是這樣,你插隊一下,其他人也來插隊,前面的人不是白排隊耽誤時間了?」

她在現代的時候,就不喜歡被人插隊。

應該是誰都不喜歡,所以她要杜絕這樣的事情發生。

白栩看她堅定的模樣,敗下陣來,「行,我排隊。」

「要怎麼排?不會也要去門口站着吧?」那麼熱的天。

時卿落道:「先去門口排隊,領取一個號碼牌,然後就可以去隔壁的休息間等待。」

「有冰盆,有涼茶,不會委屈到你們的。」

「不過按照你這個時候來的號,今天肯定是排不上拿到蚊香了。」

「拿到號之後,明天再來吧。」

她其實都有些意外,來買蚊香的人那麼多。

看來古代的聰明商人還是很多的,都知道搶佔先機呢。

其他地方可都沒有蚊香,拿到外面賣,不會愁賣。

白栩也只有認了,「那你給我多點貨,我送去京城賣。」

他正在擴展京城的買賣,想要在京城站穩腳跟。

弄點新奇的東西去買,就是一條很好的出路。

在這點上,時卿落倒是不為難他,「沒問題。」

「我再讓人做一批品質更好,外觀更精緻的蚊香出來,你可以先拿去送人。」

大眾人用的就普通蚊香,世家權貴追求的就是品質了,也是賣高價的對象。

所以針對不同的群體,要出不同品質價格的蚊香。

這話讓白栩之前那點不舒服都全撫平了,「這還差不多,算你夠意思。」

這女人果然聰明,知道弄不同層次的蚊香出來。

他強調,「品質好的多準備點,要賺錢還是得走高價路線。」

時卿落點頭:「沒問題。」

又道:「不過雖然是給你去送人的,但錢你得給。」

白栩:「……」還說沒鑽錢眼裏去。

「給,怎麼可能少得了你的。」他是怕這個女人了。

白栩也沒親自排隊,而是讓小四去。

更沒去休息間,而是蹭著坐在這裏喝茶。

休息間,其他從縣城來的商人和小商販,感受着房間里傳來的涼意,又喝下一杯涼茶,整個人都舒爽了幾分。

「這蕭秀才的娘子確實不錯。」

「確實,聽說他們家的糖便宜味道還正,我一會也買點。」

「這村裏還有賣硝石的,我也順帶拉一車回去。」

「拉一車你就別想了,他們村的硝石供不應求呢,幾乎每天挖出來多少,天一亮就能賣完。」

「這麼好賣?」

「那可不是,現在天氣熱,硝石的需求大。」

「而且很多人都買了拉到遠處去用,聽說還有不少京城的人來買去用呢。」

「沒想到這村子看着那麼破,好東西還真不少。」

「也怕破不了多久了。」

最先來的人拿到貨,立即離開去縣城開賣。

時卿落的定價不貴,一捆蚊香十根,批發價才一文錢。

成本也就是半文錢左右,還可以賺半文。

也給這些商人定價了,讓他們拿出去賣最好就是兩文到三文,不好亂了時常價格。

在縣城也就是賣兩文,運出去賣三文,商人們量大都是能賺錢的,薄利多銷,賺的也不會少。

關鍵是只要不是很窮的人家,都用得起。

時卿落這次弄出蚊香賣,真不是為了賺點錢,不然她就故意搞精緻包裝弄點噱頭,專門賣給有錢人了。

主要是想讓這大梁朝的百姓們,每個夏天也都能用一用蚊香,免收蚊蟲叮咬的煩惱。

村裏來上工的婦人和女孩們都很勤快,效率也十分高。

加上縣城很多村聽說時卿落這裏收艾草葉、野菊花和鱔魚,都會採摘捕捉送來賣,原材料源源不斷,做出來的蚊香數量也很多。

但還是做出多少來就能賣掉多少。

連莫清凌用了蚊香效果好之後,都差人來下溪村買。

時卿落猜測他可能要帶回京城去送人,於是給他拿了不少品質更好包裝更精緻的。

當然,錢也收了。

之後的一段時間,每天前來下溪村買的人絡繹不絕。

也有村民看到了商機,在村口擺起了涼茶攤,還有賣包子等的。

京城。

不少小販挑着大桶沿街喊著,「冰棍,賣冰棍嘞!」

「你這冰棍是什麼味的?」

「寒瓜、葡萄、梨和山楂味的都有。」(寒瓜就是西瓜)

「那給我來一根寒瓜味的。」

「爹爹,我要吃冰棍,吃冰棍。」

「你今天都吃了兩根了。」

「不嘛,我就要吃,吃吃吃……」

賣冰棍也成了京城大街小巷的一道風景線。

最近又加了賣蚊香的。

「蚊香蚊香,一文錢三根,便宜又好用。」

不得不說,時下的人還是很聰明的。

一捆蚊香拆開零散走街串戶的賣,不比那些商家放在店裏賣的少,賺的還更多。

「這蚊香有用嗎?」

「那當然有用了,皇後娘娘的親侄兒莫公子,天天都要點一根才能睡覺呢,沒有用他會那麼喜歡?」

莫清凌在京城的名聲,還是很大的。

「現在京都的權貴哪家不用蚊香的?」不用的都落伍了。

「莫公子居然每天都要用,那也給我來三根。」

「我也要三根。」

而正在南溪縣縣衙辦公的莫清凌,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加長版的勞斯萊斯里,李安安靠在褚逸辰懷裡,他單手摟著她,另一隻手接電話,但從上車到現在都沒給她一點好臉色,她無聊的玩手指。

直播間的人說她手指很漂亮,是漂亮,但其實布滿傷口,仔細看一目了然,這些都是李家人給她的,她必定奉還。

和李心怡魚死網破也行,就看誰更狠了,可惜和她比,李心怡除了惡毒只是溫室里的小花,沒有她這樣魄力

因為她早就跌入了泥土裡,見慣了底層社會的掙扎,殘喘,沒什麼可怕的!苦日子她受得了。

褚逸辰掛斷電話,側臉,溫和又兼具冷冽的視線審視她,骨節分明的手指摩挲在她白皙的下顎。

眼中帶著煩躁不安,就是這樣,每次覺得自己得到她后,又會隱隱感受到這種無法全部把握的挫敗感。

她嬉笑面具下無數面具,卻全然不肯展現給他看。

她就像永遠塗著一層保護色,把自己保護在最安全的界線里!

說到底這段感情,全是他在主動。

想到這裡他擰眉。

「休想!」

他惡狠狠的語氣。

李安安挑眉,魅惑漂亮的眼眸盯著他鐵青卻依然俊美無比的臉,他這是怎麼了!

「我不喜歡陸銘了,早就不喜歡了,可能年少的時候憧憬過,但不能怪我,那時候我只是太想有人呵護而已。」

李安安解釋,是真的不喜歡了!

褚逸辰手指從她的唇到臉頰最後落在她的眼眸處,看著她纖長眼睫下透出的誘惑和純真,她就像個越相處久就越讓人淪陷的寶物,散發獨特魅力,而且越來越光芒耀眼。

讓人很想捧在手心裡,阻止她繼續耀眼下去,因為他不想跟更多男人爭!任何一絲偏差都可能讓他痛不欲生。

「那你現在想要我的呵護嗎?」

什麼時候她才能對他事無巨細,無任何隱瞞。

李安安偏頭,淺笑,臉頰像小貓一樣在他寬大的手心裡蹭。

「你現在不是得到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