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怪癖,打敗了別人,還拍照留念嗎?此時在魂獸森林的深處,卻正有一場針對法海的密謀在進行。

「那個人類來這裡已經好幾個月了,剛開始他的氣息陽剛暴躁,彷彿一顆熊熊燃燒的太陽!」

「現在雖然逐漸變得溫柔平和,但我卻能夠感覺到並非他衰弱了,而是他在收斂自己的鋒芒!他即將變得更加強大!」

「再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斗羅之唐家逆子》第306章野獸的世界 霍格沃茨的獵場看守擁有了一隻來歷不明的火龍,在這個時間點上本該是值得重視的一件事,可哈利和羅恩、赫敏想到的是將這隻會帶來麻煩的火龍送走,以此來保護他們的朋友海格。

這條火龍的來歷,和隱藏在背後的深意並沒有引起年輕三人組的重視。艾達的出言提醒也許會讓他們更重視這件事,也許會變成耳旁風,但這些對艾達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她不打算繼續參與下去了。

輸給海格火龍蛋的人是誰,他又是為了什麼而接近海格,奇洛會在什麼時候行動,這些都和艾達沒有太多關係了。保護魔法石本就是鄧布利多給哈利安排的一次考驗,不是準備給艾達的遊戲,她不能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從校醫室離開以後,艾達去了古代如尼文教室,上課鐘聲響起的時候,她剛好踏進教室,要是她在校醫室再耽擱一會兒,她就要遲到了。

芭布玲教授繼續接着上堂課的內容講起,繼續翻譯著一篇古代手稿。這篇手稿記載了某位古代巫師對魔法起源的論述,用到的如尼文字元也相對簡單,很適合古代如尼文初學者接觸。

古代如尼文源自北歐和日耳曼人,曾經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和不列顛島嶼盛行。除了被用於書寫魔法手稿以外,如尼文字母本身也具有神秘的力量。

魔法界普遍認為現代魔法起源同樣來自北歐,想要解開魔法起源的秘密,那麼古代如尼文是無論如何也繞不開的。艾達對魔法的起源很有興趣,也希望自己可以通過這些神秘的字元探尋古代的力量,從而提升自己的魔法造詣。

芭布玲教授已經將翻譯過的手稿全部講解給了大家,趁著大家整理筆記的時候芭布玲教授又講起了和古代如尼文有關的北歐神話。豐饒、興旺、愛情、和平之神弗蕾,阻扼、困難之神哈格以及戰神提爾,這三位神在古代如尼文被稱作「埃特」,每一個埃特都是如尼文字母的一個分組。

講台上的芭布玲教授還在滔滔不絕地說着話,不過她又跑偏了,從古代如尼文講到北歐神話,又從北歐神話講到了尸位素餐的魔法部,如果沒有人提醒她,這個話題會在五到十分鐘后變成另外一個話題。

你永遠都摸不準芭絲謝達?芭布玲教授的脈,所以你無從猜測思維跳脫的她,下一個話題會是什麼,也許是脫凡成衣店剛剛發佈的新品,也許是如尼文學者的現狀,也許又會回到她教授的課程上來。

不過教室里的學生對芭布玲教授的日常歪樓毫無怨言,她的抱怨聽起來很有趣,很多時候聽起來更像是在說笑話,也讓這些還沒長大的孩子更加了解成年人的世界。

艾達和身旁的塞德里克互相對照了下筆記,確認無誤之後才專心去聽芭布玲教授的吐槽。艾達不需要去了解成年人的世界,但她需要了解成年巫師的世界,如果沒有意外發生,四年後的今天她就該考慮自己的就業問題了。

「怎麼每堂課她都有那麼多話可說?」塞德里克疑惑地問道,然後又自己給了自己一個答案,「一定是平時見不到什麼人,說不了什麼話憋的。」

塞德里克一邊拿着羽毛筆修改筆記上的錯漏,一邊繼續說道:「你平時話也不多,到時候你不會和她變得一樣吧?」

「你這樣說話,你身邊的那些鶯鶯燕燕是怎麼受得了你的?」艾達問道,現在的塞德里克在注孤生這條道路上走的比弗雷德和喬治還要遠。長得帥,學習好,父親又是魔法部的官員,什麼都好,就是長了一張破嘴。

「我這不是不拿你當外人嘛……直截了當,想問什麼就問什麼。」塞德里克說道,「不要轉移話題,快回答我的問題!」

「這是在上課,是我說還是教授說?」艾達反問道,「而且我的話挺多的,但話再多的人也架不住你總是把天聊死。」

塞德里克真的是話題終結者嗎?當然不是,除了一張帥臉以外,他的性格和健談都是他受歡迎的原因。只是在艾達面前,塞德里克不想絞盡腦汁的去談笑風生,兩個人真誠地聊上幾句,討論一下學習就好,幹嘛要那麼累呢?

下課之前,芭布玲教授重新把話題轉了回來,不過為時已晚,結果就是這堂課的內容沒有講完,又要拖到下堂課去了。

果然,沒點毛病的人是當不了霍格沃茨的教授,你要是沒點毛病出門都不好意思和其他教授打招呼。

下課以後,艾達和塞德里克一起去了禮堂,路過計分用的沙漏時,塞德里克說道:「恭喜你們,艾達。」

「恭喜什麼?」艾達有些搞不清狀況,這突如其來的恭喜是什麼鬼。

「你們學院的分數啊!」塞德里克對艾達解釋道,「我都沒注意到,你們已經反超了斯萊特林那麼多分,今年你們是有希望贏得學院杯的!」

今年的格蘭芬多是名副其實的分多,沙漏中的紅寶石比第二名的斯萊特林多了將近四十分。本學年還有一個多月就結束了,只要不出意外,照這個增長勢頭,格蘭芬多很有希望奪冠,而且格蘭芬多還有一場魁地奇沒有打呢!

「世事難料,別忘了,斯萊特林還有斯內普教授在。」艾達很謙虛地說道,她不接受塞德里克的毒奶,而且是這麼早的毒奶。

「只要你和弗雷德、喬治收斂一點,這四十分的優勢夠用很久了。」塞德里克說道。

教授們扣分通常都是一分、五分這麼扣,扣十分都算大事了。除了扣分如喝水一樣的斯內普,其他教授的扣分都是為了讓學生改正錯誤。而且馬上到期末了,教授們在扣分時也會更謹慎一些,只要不捅大簍子,這四十分的優勢確實夠用了。

看着漏斗里滿滿當當的紅色寶石,艾達也覺得今年確實是格蘭芬多的機會。接下來的日子裏,只要小獅子們在學習和生活中謹慎小心些,不給斯內普可乘之機,這四十分的領先優勢就能守住。額外再從其他教授那裏爭取一些分數,擴大自身的領先優勢,這學院杯自然就到手了。

只要做到以上這兩點,任斯內普再偏心,他和他的斯萊特林都沒有機會反敗為勝,禮堂的裝飾終於可以換一換了。

艾達是這麼想的,其他格蘭芬多也是這麼想的,格蘭芬多的長桌邊,小獅子們都在激烈地討論著怎麼穩固學院的優勢。在這些討論的人中,有兩個人卻一直眉頭緊鎖,心裏滿是擔憂。

這兩個人正是哈利和赫敏(羅恩還在校醫室),海格和他的火龍一直壓在他們的心裏,再沒有送走諾伯之前,他們都不會感到心安。而且這件事已經被斯萊特林的馬爾福知道了,同時馬爾福還知道他們會在星期六送走諾伯。

一想到這兒,兩個人就不住地嘆氣,生怕一不小心就辜負了大家一個學年的努力。

7017k 節目繼續錄製,戴著白色手套的工作人員,搬來了十五個紙箱子,所有的紙箱子都是密封的,上面一個洞,猜不到裡面是什麼!選擇摸的時候也不能往裡面看,氣氛立馬變得緊張。

「是什麼?」

梁倩露出害怕神色「這也太考驗內心了,如果我摸到可怕的東西,我想我會嚇得花容失色!」

「鶴城,你怕不怕?」

梁倩和鶴城站在選手身邊活躍氣氛。

「我是男人,不怕,不過女生都比較膽小。」

梁倩「不知道節目組會安排什麼東西,好期待,可惜,箱子是密封的,只有工作人員知道裡面是什麼東西了!那就考驗所有選手的素質了。」

梁倩和鶴城站到了一邊。

第一位選手就上台了,她微笑地把手伸進紙盒子里。

「啊!」

她伸下去,不知道碰到了什麼,小聲尖叫了一聲,最後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感覺我摸到的是一隻小兔子,我平時很喜歡兔子!」

說著她把一隻雪白的兔子拿出來。

「好可愛!我沒有猜錯!」

她把兔子抱在懷裡,露出了很有愛心的笑容。

「原來是兔子啊,嚇我一跳,看來節目組準備的都是可愛的東西!」梁倩假裝被嚇到,拍拍胸口。

第二位上場是李瀟瀟。

她也是一臉害怕,緊張地把手伸進去,臉色變了變,最後笑。

「是只小貓咪,因為家裡從小就養貓,我猜大概四個月大。」

她小小翼翼的拿出來,一隻灰黑色小貓,毛色柔軟,琥珀色眼,喵喵叫聲,讓人心都融化。

不得不說,李瀟瀟一貫囂張的姿態,突然變得這麼有愛心,對比還是很強烈的。

龍庭看到這裡無聊打個哈氣,雖然這些女人抱著動物很養眼,但他見得太多能裝的了,免疫了。

但是他打起精神繼續看,他想看李安安裝模作樣地抱著小貓或者是小狗,吹噓自己多有愛心的樣子,那場面,他覺得倒是可以當笑料!

「安安,你猜裡面是什麼?」

等到輪到李安安上場的時候,鶴城問。

「我猜不到!」

李安安老實說。

鶴城笑「提醒你,節目組肯定會放大招的,也許你會中招!」

梁倩責怪的看了鶴城一眼。

「鶴城你可別太偏心了,別的選手你可沒提醒哦,這樣,會讓人覺得你對李安安特殊對待哦。」

李安安沒在乎梁倩看似玩笑,實則挑撥的話,上台。

她站在盒子面前,她把手伸進去,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手甚至發抖。

「龍總,這裡面是毛毛蟲!」

黃導小聲地說「節目組商量放進去的,不知道是不是有點過分!」看李安安的反應,他反思。

龍庭來了興緻「不過分,挺好的,都是兔子就沒意思了,這個環節不就是考驗選手的應變能力」

龍庭笑眯眯的等著李安安拿出來。

不遠處,傅藝橫站著,看到李安安神色不對,進入拍攝場地,工作人員阻攔,傅藝橫的助理說了什麼,對方急忙放行。

鶴城見李安安半天不拿出來,「害怕的話,把手放開就好了。」

他知道有些節目會很惡意,裡面不知道會是什麼東西!雖然不危險,但會挑戰人的心理極限!很惡劣。

。零點中文網] 其實這一次,羅浮山舉辦比武大會,雖然名為要將晉級者收為羅浮山的門徒。

但是大家來此參加,未必是為了成為羅浮山的徒弟的。

比方說,本來在自己門派已經混的風生水起的,修為也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天武山的隋奕、太虛門的萬子安……

即便他們拿下了羅浮山的收徒名額,恐怕也不會加入羅浮山。

雖然他們和想要加入羅浮山的武者們,爭奪著名額,但實際上,成為羅浮山的弟子,並不是他們的目的。

他們的目的,只是來此揚名立萬。

將自己的名字徹底打響!

成為宗門的招牌。

這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但也有人,雖然已經有師門傳承,卻是真心實意想要加入羅浮山的。

一般宗門也不會不放人,隱世宗門根本沒有外面想象的那麼小心眼。

如果真的是天才,想要另尋出處,宗門裡也不會責怪。

畢竟,良禽擇木而棲。

如果是廢柴心高……

那麼門裡少了一個廢柴,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何況,這世界上哪有那麼多天才。

在俗世之中,他們的天賦或許傲然。

但到了隱世宗門當中,也不過是碌碌之輩。

不值得宗門特意珍惜,嚴防死守的怕被人撬走。

何況今日羅浮山舉辦比武大會廣收徒弟,明天,他們也可以做同樣的事。

而眼下,擂台上站著的兩人,就是各佔一種目的。

一個是萬毒門的蘭無期,本次就是想要成為羅浮山的弟子的。

萬毒門,只是七十二宗當中平平無奇的一個門派,遠遠不如羅浮山的底蘊。

像蘭無期這種,在自己宗門當中身為佼佼者,但卻並沒有資格享受第一梯隊的待遇的,選擇羅浮山,或許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叫寧為雞頭,不做鳳尾。

但實際上,在隱世宗門當中,成為鳳尾才是更好的選擇。

至於萬子安,則是為了揚名立萬的,目的很簡單。

因為剛才隋奕在擂台上表現的太驚艷,萬子安還有些嫉妒。

這樣驚艷眾人的機會,居然不是留給自己的。

可現在,萬子安又重新興奮了起來。

面對萬毒門的對手,將除他之外的所有人全部放倒。

而他有著自己的優勢,此刻還能站在這裡,已經足夠讓眾人驚嘆了!

眼下,眾人已經開始了議論。

「那麼多高手都倒了,萬子安居然還在台上……」

「只能說不愧是天驕榜第九吧,手段真多……」

「他是怎麼防護住的?」

「太驚人了,天驕榜十幾的高手,其實也沒和他差很多,但就是被迷暈了,可他還站在這裡。」

「是啊……」

萬子安聽到了台下的議論紛紛,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傲然的笑容。

萬子安神色傲慢,對著剛才發出質疑,問他怎麼沒有倒下的蘭無期說道:「我曾經,擊敗了一隻千年聚靈黑皮蛇。」

「服用了它的千年蛇膽之後,我自然成了百毒不侵之體!」

萬子安說著,臉上愈發顯得驕傲起來:「所以區區一個萬毒門,這些骯髒見不得人的手段,不好意思。」

「我還真沒放在眼裡!」

蘭無期聽完萬子安的一番話,本來有些蒼白的臉色,已經漲的通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