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王半仙的攻擊已經近在咫尺了,我來不及反應,只能說是下意識的抬手抵擋。

……

《陰屍帝命》284章乾屍?(三更) 「大家不要那麼緊張,放輕鬆點,我不過是想跟你們隨便玩玩。」

余歡看著隱隱將自己兩人包圍的旅團,輕笑道。

然後看向朝酷拉皮卡,「放人啊!你不是要幻影旅團消失嗎?

「1,2,3,…6。」

說著余歡開始點名了,「現在才6個人,他們明顯人不齊啊!這樣的話,你怎麼讓他們全團消失?讓他們人聚集,一波搞定不就行了。」

「小子,你不要太囂張了!」

見余歡膽敢如此小看旅團,飛坦身上爆出深寒殺意。

「飛坦,等等!」

旅團參謀俠客先用眼睛瞟了一下被捆綁的窩金,然後眼珠朝外飛轉一圈,示意飛坦去探查一下環境。

「現在不急動手,如果對方真的只有兩人,那麼他們死定了。」

余歡這樣有恃無恐,讓他感覺可能有陷阱。

「明白!」

飛坦微微點頭,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可以,不過我要等他們把其他團員也叫過來。」

酷拉皮卡的火紅眼在旅團眾人身上一個個掃過,最終停留在余歡身上,眼神異常堅定。

面對6個還是旅團全員,對他來說沒區別,從前面觀察到窩金的念氣來看,他反正一時間只能對付一個。

現在退無可退,酷拉皮卡準備陪余歡玩把大的。

只希望余歡能靠譜點,真的能應付幻影旅團全員。

同時手指輕輕一勾,窩金身上鎖鏈陡然收緊,肌肉被勒的深陷下去,表示窩金的生死現在掌握在他的手上。

「混蛋,混蛋小鬼,我絕對要殺了你們!」

渾身不能動彈,趴在地上的窩金牙齦都咬出了血,想到自己這副狼狽的樣子,可能會被團長看到,窩金怒火暴漲。

「啊…嘁!」

窩金鼓動全身力氣開始掙扎,可惜酷拉皮卡的中指鎖鏈,是完全針對他們旅團具現出來的,而且自帶被動,封鎖念氣運用。

光憑他的肉身,根本無法撼動分毫。

干吼了一會,就泄氣了。

雙方正面對峙,場上氣氛一觸即發。

余歡雙手舉到頭頂拉伸了一下身體,順勢扭了扭腰,做起了熱身運動,好像絲毫沒有感覺到火藥味。

咻!

飛坦再次出現,對著俠客搖搖頭,「周圍沒有其他人。」

酷拉皮卡聽到飛坦的話,微微鬆了口氣,看來護衛隊在旋律的警告下已經提前離開了。

「好,沒有問題,我這就聯繫團長。」

掏出手機,當著酷拉皮卡的面打開揚聲器,將這邊的情況彙報給庫洛洛。

「知道了,是勾德沙漠是吧?我們這就過去。」

話筒中傳出一個十分溫和的聲音。

「這樣行了吧?」

俠客掛斷電話,朝酷拉皮卡道,「放人吧!」

「真放?」

酷拉皮卡有點遲疑,帶著猶豫看向余歡,人質在手,這可是他們現在唯一的優勢。

畢竟再冷靜,他也只是個少年,念氣也才剛剛覺醒,而面對的幻影旅團都是一些殺戮無數的劊子手。

「放吧!他們不是滅了你全族嗎?那就一個都不要放過。」

「而且我對這種無力反坑的廢物,可沒什麼興趣。」

余歡扭扭脖子,發出一串脆響。

「混蛋,說誰是廢物,你說誰呢?」

趴在地上的窩金無能狂怒。

「好,我相信你!」

酷拉皮卡深深看了余歡一眼,手指一抖將捆綁窩金的鎖鏈收了回來。

在見識過窩金的念氣之後,他知道憑自己的實力想要將幻影旅團一鍋端,幾乎沒希望!

只能選擇相信這個打敗了尼特羅會長的男人。

「我就說吧,大家不要太緊張,最多也不過是被玩死而已,相信你們還不會太在意的。」

余歡拍拍手,表示現在氣氛相當和諧。

「是現在殺掉他們,還是等團長過來?」

飛坦看著余歡兩人,眼睛散放出冰冷寒意。

「等團長吧,總不能讓團長白跑一趟吧?」

俠客打了個哈欠,他們殺的人,連他們自己都數不清了,他是真沒將余歡兩人放在眼裡。

「隨便!」

富蘭克林隨意聳聳肩,俠客在旅團相當于軍師,一般團長不在都是他站出來作出決斷。

「飛坦,我不准你動手!」

「我要親手殺死這兩個混蛋,竟然敢羞辱我,說我是廢物?」

窩金朝余歡跟酷拉皮卡露出一個猙獰厲笑,然後看向小滴,「小滴,幫我吸出體內的毒素跟水蛭,我要他們好看!」

「喲呵!」

余歡怪叫一聲,「也好啊,反正你們其他團員過來也要時間,那就先玩玩,我等你哦!」

說完還彎起食指朝窩金勾了勾。

「凸眼魚可以吸收毒素,但是生物就沒辦法了。」

小滴一副天然呆道。

窩金:「蛤!那怎麼辦?」

「這水蛭沒什麼,它們起作用要在24小時后,等解決了這兩人,多喝啤酒將它們排出來就行。」

俠客捏起一根不斷扭動的水蛭,觀察后道。

余歡乾脆盤腿坐下,像個沒事人一樣,朝一直代表旅團跟自己交流的俠客道,「話說你們旅團都有哪些人啊?反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你們全死,也沒必要隱瞞情報了。」

「呵!你到是很有信心。」

俠客不屑的看了余歡一眼,正好他對旅團也是充滿信心,當即坐到余歡對面。

「我是6號,信長1號,飛坦2號,瑪奇3號,富蘭克林7號,小滴8號,窩金11號。」

一邊說一邊指向相對應的人,「團長庫洛洛是0號,西索4號,芬克斯5號,派克諾妲9號,剝落列夫10號,庫嗶12號。」

見俠客暴露自己等人的信息,旅團其他人也沒反對,反正在他們眼中,面前的兩個人已經算是死人了。

「看看,還有6個人沒到啊!」

余歡一臉得意的朝酷拉皮卡道,「要是遊戲開始的早了,還要耗費心思去找其他人,萬一他們跑路了,要去哪裡找?」

「呵呵…」

酷拉皮卡用冷笑回應,現場6個他就沒把握了,再來6個有區別嗎?

誰瘋了會去單挑對方12人?

他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哈哈…」

飛坦也笑了,他們將余歡兩人當成死人,結果余歡比他們還狂,竟然將幻影全團都當成了死人。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他已經忍不住要出刀殺人了。

「這你可能就要失望了,4號西索這次沒來,他在參加獵人試煉后就消失了,所以你想要滅我們全團是做不到了,哈哈…」

俠客帶著嘲諷,調侃道。

「西索是4號?」

「那他怎麼會在獵人試煉中,將你們在友克鑫匯合的消息透露給我?」

酷拉皮卡有些疑惑的看向俠客,不知不覺中就將西索給賣了。

「哼!我就知道那傢伙信不過。」

富蘭克林冷哼一聲,看向信長,之前他們倆還為西索的問題幹了一架。

「少一個就少一個吧!」

余歡絲毫沒有想起西索已經被他關在念力空間了,現在靠吃著殘羹剩湯苟活,只為了等他進去死戰一場。

因為他從來就沒有記住過那個變態的名字。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pppp(‘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 秦舒把事情給康安交代好之後,辛寶娥前腳離開衛生院,她後腳就跟了上去。

故意隱藏行蹤,不被辛寶娥發現。

兩人一前一後,趕在正午之前,抵達海城。

辛寶娥到了以後,沒有耽誤一點兒時間,直奔富康醫院。

看到她如此迫切,秦舒按捺住心裏的猜疑,也是沒吃午飯,跟在後面進入了富康醫院。

從濱城來到海城的路上,她提前給自己做了一番偽裝。

此刻的她,頂着一張平平無奇的臉,長發自然披散,將纖細的身形籠罩在又厚又長的黑色呢大衣里。

神色淡定從容,和來醫院探病的家屬沒什麼兩樣,絲毫看不出是一個跟蹤者。

在辛寶娥進入住院部的時候,她也隨之走了進去,甚至,和她一起進了電梯。

辛寶娥根本想不到,和自己同處在這狹小電梯箱裏的「陌生人」,竟然會是她。

她也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想這件事情。

一秒記住https://m.net

這一路馬不停歇地趕來,她的腦子裏只有一道聲音在不停地迴響:褚家老夫人真的會醒過來嗎?

想到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她不是沒有懊悔過。

但現在,她更多的是惶恐。

既驚慌又害怕。

怕褚老夫人真的會醒過來。

怕她醒來之後,說出真相……

她只想讓那個秘密,和死掉的秦舒一樣,永遠埋在地下。

隔着不遠不近的距離跟在辛寶娥身後,

光可鑒人的電梯映照映着她臉上的不安之色。

被身旁一雙幽冷的眸子盡收眼底。

寂靜無聲地電梯里,落針可聞。

秦舒面無表情,暗中觀察。

冷不防,口袋裏響起突兀的手機鈴聲,惹來了辛寶娥一記好奇的目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