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這才猛然意識到一點多了,大伙兒的臉上不自覺地染上一抹笑意。

陳小麥笑著說:「這種感覺真像回到讀書時代。」

「對啊,剛才一個晃神我還以為咱們只是在完成導師布置的任務,這種感覺真是久違了。」

正在同學們遙想當年的時候,司寧已經快步走到了休息區心疼地看著小姑娘:「肚子餓了嗎?」

「餓死了。」小姑娘倒也不掩飾:「不過看你工作的樣子還挺賞心悅目的,就算餓了也不忍心打斷。」

司寧勾唇,揉揉她的腦袋。

而研究台邊上的幾人也終於想起被他們遺忘的小葵花。

「小葵,真是不好意思啊!」

「沒事,我也希望早日研發出咱們自己的綠色環保塑料袋,你們要加油啊。」

「沒問題!我們會加油的。」陳勁松和王夢凱都特別的興奮,就連李月兒對趙青葵也沒了聲氣。

。俞君知打兩歲起就跟着他哥,俞君識那時候還是個大學生,除了修學分,把剩下的全部時間都給了俞君知,照顧他的生活起居,每天兩個小時的康復訓練,生病發燒時的徹夜無眠…他為俞君知付出了整整八年的時光,遠超他父母能為其付出的,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講,俞君知跟他自己的孩子一樣。

可如今就這樣「丟」了,他怎能不傷心,不自責,不難過?

但是他不能亂了陣腳,如果連他都亂了,潘筠來要怎麼辦?

俞君識雖然竭力保持鎮靜,可是他心裏雜七雜八的念想卻無孔不入。

他拉着潘筠來上了車

《大佬他不會追人怎麼辦》第五十七章去找小天使 天魁城門外。

萬族的強者越聚越多,古城內的死氣都被這些強者的氣勢給壓制了一些。

上古死靈,也在石雕的呵斥下返回了通道,回歸了死靈界。

畢竟,規則只是允許他們在界城擊殺那作亂之人,如今作亂之人的氣息都徹底的消散在了天魁城內,他們沒有理由再逗留不走了,否則石雕,也就是鎮靈使其實是有權利擊殺他們的!

上古死靈的離去,讓城內的死靈之氣都淡化了一些,剩下的那些死靈也不敢破門殺人,主要是也沒有那個實力,真的要是將房間門破開,也不知道是誰殺誰了!

此次殺不了斬殺死靈的人,也讓城裏的死靈十分的憤怒,只是他們的智慧雖然有,但是還是不善於彼此交流,更多的時候喜歡發出嘶吼來宣洩。

「差不多了,死靈們返回死靈界,天一亮城門也該打開了!」

虛空中的萬族強者們彼此交流着。

「不錯,加上這兩天沒有人死,而且上古死靈都返回了死靈界,剩下的人應該都很安全!」

「如此濃郁的死氣……也不知道回到族裏要耗費多少寶物才能去除的乾淨他們體內的殘留了!」

「行了,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那些族裏死了天驕的,巴不得再多耗費一些資源來彌補,可是……他們有這個機會嗎?」

「……」

林天成的名字,不斷的出現在萬族強者的口中,人族的身份,魂族的魂河之道,天榜第三,累累血案……這些東西單個拎出來其實並不是多稀奇的事情,但是匯聚在一個人的身上的時候,這就是一個非常嚴重的事情了,這意味着,誰能殺死他,就能獲得巨大的好處!

別的都不說,光是魂族的魂河證道之法,就足以讓萬族瘋狂了,魂族之所以曾經橫行萬族,就是因為這個法門的邪性,一旦獲得,壯大整個種族不是難事!

再加上其他的因素,可以說,殺林天成,是在場所有人的期望!

「這個城門還有多久開?天都亮了,怎麼一點反應沒有?」

「耐心再等等吧,最多一個時辰,城門一開,希望諸位沒有後人在城內的先不要入城,等我們接引人出來后你們再進入城內,大家公平競爭……」

「你說的是什麼話,沒有後輩在城裏誰來這!」

「哼……你們的後輩明明就早已經隕落了,這一點幽冥族已經證實!」

「對啊,我沒說沒有隕落啊,隕落了就不是我族的了?我進去收屍行不行?」

「……」

眼看城門就要開了,一些強族自然想要將弱族排斥在外,這林天成身上的東西給他們就是浪費。

在他們看來,弱族根本就不配參與這場圍殺林天成的活動,就應該是他們這些強族出手爭奪!

然而,猛虎架不住群狼,在場的不少強者都是出身弱族,正因為出身弱族,所以更加渴望能得到林天成身上的秘密,到時候足以讓整個種族都煥發新生!

明荷仙子此時也聚集了一些強者,正在協商如何解決林天成的問題。

畢竟,在城內大打出手容易招引死靈,當然,如果只是緝拿林天成一人,問題倒是不大,怕就怕到時候萬族強者爭搶,那動靜……說不定能將沉睡的上古死靈再次喚醒!

「其他的人都可以不管,進入城內,各憑本事尋找緝拿林天成,但是魂族的人一定不能放他們進去,否則一旦入城,他們一旦不顧一切廝殺,很容易引出上古死靈再次封城,到時候我們的麻煩就大了!」明荷對着身邊的一些人說道。

聽聞此言,眾人想了想也覺得很有道理,傳音道,「那不如咱們就以釋放林天成的借口,先穩住他們不要入城,到時候讓人守住城門不放他們進城!」

「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一定要穩住他們,讓他們心甘情願的在城門外等著,等我們拿住了林天成,怎麼處理還不是我們說了算!」

一群強者,迅速傳音交流着。很快就達成共識,那就是不讓魂族的強者入城,以免在天魁城內打鬥,引出那沉睡的上古死靈再現封城!

只要赤血王他們進不去,到時候進城了的強者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一定會死守城門不讓赤血王二人進入的,不然封城了很麻煩。只要暫且穩住了他們讓他們不輕舉妄動,相信他們在想進城,就沒那麼容易了!

萬族的強者這麼多,即便是一人一招,也能壓制的他無法寸進!

萬族在盤算如何哄騙赤血王他們不要進城的時候,赤血王也在盤算,如何才能順理成章地不入城呢?畢竟,自己是來救人的,林天成還在城裏,自己不進去多少會引起一些人懷疑,到時候說不定會壞了林天成的計劃!

最主要的是,這一切他還沒來得及傳音地藏王,以地藏王耿直的性格,說不定就打進去了……

「得想個辦法,最好就是他們聯手擋門,然後我發怒,最後裝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憤怒樣子,這樣才能麻痹他們的戒心,順理成章的留在城外!」

想到這裏,赤血王急忙傳音地藏,「地藏,一會我們佯攻城門!」

「佯攻?何必多此一舉,你掩護我,我直接殺進去搶人!」地藏傳音道。

「……」

人就在我們身邊,你殺進去搶誰?

「你聽我說,萬族的強者太多了,你看見那個龍族沒有,咱們殺雞儆猴,一會你我聯手先殺了他,即便是那些人先入城,也會忌憚幾分,到時候咱們搶人就更有把握了!」

地藏王看着一臉正色的赤血王,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他要這麼麻煩,但還是點了點頭。

「可以,不過你來牽制,我來殺了那個傢伙!」地藏王一臉正色的道。

「……」

你是真的莽,我就這麼簡單的牽扯一下話題,你就真不追問了!

不過他也明白,這些年大家都壓抑壞了,曾經都是叱吒風雲的人物,最後都龜縮在了人境。

好不容易來了萬族之域,還不大開殺戒?

「行,我幫你牽制,你去下手,不過你下手一定要快准狠,到時候我們再佯攻城門……」

「為什麼是佯攻?」地藏王皺起眉頭問道。

「你相信我,就按照我說的做,不然這龍族我自己殺!」赤血王無奈的道。

「好,聽你的,事後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除了問題,那也是你的責任!」地藏王無所謂的道。

赤血王無語,他明白地藏王的性格,這傢伙真的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只是為了林天成的安危,和不影響他的大計,他只能硬著頭皮答應。

這時候,天魁城上空的死氣越來越淡薄了,這也意味着城門即將大開。

……

城主府。天魁正一臉淡然的喝着酒,保持自己體內的死氣不會侵蝕僅存的一絲生機!

一邊喝着,一邊看向城門的方向,長嘆了一聲,「那人族是不是已經離開了?」

很快,守護者首領出現在大殿之內,對着天魁抱拳,「回稟大人,已經出城了,上古死靈回歸,現在其他的死靈也在陸續回歸!」

天魁聞言,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了笑意,點了點頭,「那去安排,準備開城門吧,散一散城中的死氣,順便接引一些人入城!」

「是!」

「呵呵……那小子走了好啊!再不走這死氣濃郁的我都受不了了!」天魁笑道。

守得雲開見月明,這小子走了,以後自己也能清閑的等死了,挺好!

而後殿,石雕也閉目養神。送走了那位人族的小子,他的心情也不錯,特別是死靈被他呵斥的無話可說,自己也算是出了口氣。

至於城外此時聚集了大量的萬族強者,這個根本就不被他放在心上,只要不拆了天魁城,打生打死你們看着辦,城內殺人,上古死靈重現,那就不關自己的事,是他們自己找死!

這個規矩,亘古不變。

而就在此刻,城外突然傳出赤血王的怒吼。

「動手!」

話落,只見一道劍光耀射四方,一頭巨獸直奔龍族強者!

「砰!」

這一刻,四周的蒼穹崩碎,這一劍強悍無比!

不過,龍族的那位強者也不是好惹的,反應也十分的迅速,轉身就是一爪擋住了赤血王的劍芒。

然而,赤血王臉上卻沒出現絲毫惱怒之色,反而邪魅一笑。

龍族強者心中暗驚,大呼一聲不好。

然而,一道邪魅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身後,一掌劈向了他的後腦。

那位龍族的強者此刻是又驚又怒,轉身朝着不遠處的明荷仙子飛去,這魂族的傢伙瘋了,竟然在這個時候圍殺自己。

然而,明荷等人此刻卻做出了一件讓龍族強者意想不到的事情,只見萬族強者不僅僅沒人出手相助,反而一個個徑直奔向正在緩緩開啟的城門。

顯然,自己成為了棄子,他們打算用自己來拖延赤血王和地藏王的腳步,先行一步入城!

混賬!

自己一人,如何擋得住魂族兩大天王,這不是讓自己去送死嗎?

…… 「阿言,我今天在歐陽家,碰到曾經綁架我的那個人了。」面對着這樣的冷言,慕雪沒辦法再隱瞞,而她也相信,他不會讓她失望,所以,她願意跟他分享所有的心事。

冷言大驚:「歐陽家?你確定嗎?」

慕雪點頭:「我非常確定,那個人,就算是化成灰我也會認識的。」

「這個事情,我會去查。」冷言安撫地握住她的手。

「好。」慕雪想了一下,才輕聲道,「阿言,我有個大膽的想法。」

「你說,我聽着。」

「今天我聽她們說,歐陽老太太丟了一個孩子,我在想,她丟失的那個孩子,會不會是我父親。」慕雪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強烈的感覺,但是心裏總有個聲音告訴自己,這或許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

安排好她陪老太太去歐陽家,安排好她會碰到那個綁架她的人,所以,她很想去證實一下。

冷言驚得瞪大眼睛:「這麼說,你極有可能是歐陽家的人?」

慕雪搖頭:「我也不知道,只是我今天看到那個綁架我的男人,而奶奶又說,如果歐陽老太太當年那個孩子沒丟,就會是歐陽家的家主,所以,我大膽地猜想,如今的歐陽家主的父母,為了兒子上位,對我父親不利。」

「你這樣說也解釋得通。」冷言沉吟了一下,問,「那你爺爺奶奶呢?你見過你爺爺奶奶嗎?你父的家庭背景是怎樣的?」

慕雪搖頭:「我沒有爺爺奶奶,我父親是個孤兒,他是在孤兒院長大的,據說,他到孤兒院的時候,才兩歲,他小的時候,日子過得很苦,好在他很聰明,學習很好,到了高中后,就一直靠着獎學金生活,後來還考上了名牌大學,然後認識我母親,兩人情投意合,後來父親就給我外公家當了上門女婿,然後慕氏集團在他們兩人的努力下,發展壯大……」

冷言安靜地聽着,越聽越覺得慕雪的猜測靠譜,歐陽老太太丟了孩子的事情,他也略有耳聞,當時那孩子被弄丟的時候,正好是兩歲,和慕雪說的她父親出現在孤兒院的時間吻合。

如果事情真的是歐陽家的人做的,那就太可怕了,為了利益,竟然能這樣對待自己的家人,簡直喪心病狂。

「丫頭,看來這歐陽家的水很深,咱們小心一點,看來,我要再給你派兩個保鏢才行。」冷言一本正經道。

「又派保鏢給我?」慕雪有點無語,她現在都已經有四個保鏢了,她感覺排面已經夠大了,要是再加保鏢,她覺得她以後走在路上,更引人注目了。

想到自己一出門就被六個大男人跟着,慕雪有點惡寒,於是她果斷拒絕:「不用了,有他們四個就夠了,真的。」

「可是我不放心你。」

「阿言,你冷靜一點,我現在長大了,他們不一定能認出我,更何況他們也沒注意到我,他們更加不知道我來帝都了,所以,他們應該不會對我動手的,再說了,就算我真的是歐陽家的人,日後認祖歸宗了,他們也不會相信我的一面之詞,既然如此,他們又何必還對我動手?我現在成了你的妻子,他們對我動手,就相當於跟冷家作對,他們不敢的。」慕雪努力說服冷言,希望他打消了再給自己派保鏢的念頭。

冷言想了想,覺得慕雪說的也對,於是點頭:「行吧,那就不給你增加保鏢了,反正等我腿好后,我也可以保護你的。」

「嗯,相較於其他保鏢,我更喜歡你在我身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什麼?!」

「提前競標?」

聽小莉所說,花小蕊險些失態。

明明還有三天時間競標,如今突然提前,這不擺明在耍她嗎?

林家突然撤出,導致公司秩序打亂,公司人心動蕩,如今剛剛恢復平穩,卻被周鵬那個畜牲耍了,害的花小蕊險些受到恥辱,更是因林浩宇一事,闖了大禍。

一連串事情尚未解決,眼下天月彎項目招標在即,這讓她花小蕊如何來應對?

「花總,天月彎項目雖然是一塊肥肉,可以我們公司現在情況,是真的心有力而力不足。」

「不如……我們放棄吧?反正林氏股份已經撤出,花總也不必在受林家的欺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