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來了。」莫萊斯道,「但又走了。」

「這……」

沒人聽得懂莫萊斯在說什麼。

「他會安全的,大家放心吧。」莫萊斯鬆了口氣。

伯因出來的目的已經完成,接下來不出意外,他就會為了彌補局面,主動重新被政府控制。讓雙方面子上都說得過去,繼續維持用不了多久就會被打破的和平假象。

「究竟發生了什麼?」查理斯問道。

莫萊斯露出了今天第一個笑容:「伯因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就是為了告訴我們要堅決鬥爭下去。我們當然會這麼做,還會在不久的將來救出他,翻開屬於平等會的新的一頁。」

幾人沒太聽懂,不過見到莫萊斯都笑了,懸著的心基本都放了下來。

「他還是那個他,敢想敢做,過了幾個月一點兒也沒有變過。」莫萊斯笑著說,「倒是我們,被他這麼一鬧騰嚇個不輕。」

「沒事就好。」

「嗯,沒事就好。」莫萊斯深以為然地點點頭,他是最希望伯因能夠好好的人,「好了,各位不用為此事想那麼多了,不要辜負伯因會長的冒險,把我們手裡的工作做好。十天後,漂漂亮亮地打一場硬仗!把他救出來!」「這是怎麼了?」

趙老顫抖的聲音在黑暗中顯得很無力。

轟——

轟——

瞄準鏡里又有兩隻感染猴子被狙擊槍打成了一堆爛肉后,趙逸消失在黑暗裡,連無人機都捕捉不到他的身影。

還是讓趙逸跑掉了。

蘇沐嘆了口氣,收起了狙擊槍。

此時的他有種很強

《我在末世開大巴》100·藍天湖老窩居然被外人佔了(二合一章節)璇風瓑浼氬啀璇.. 鬼爪6衛士意識到不妙,立即朝着林天成逃生的缺口撲了過去。

羅詩怡在逃生的時候就知道這地下的機關已經啟動,林天成恐怕九死一生了。

不過,出於內疚與感激之情,她還是折返了回去,恰巧看到了那一處地下暗河。

她小的時候就是在這皇宮內長大的,知道這條地下暗河的流向,於是開始沿路尋找林天成。

張秋月和羅布皆已從昏睡之中蘇醒了過來。

古銘快步迎了上去,「公主,羅布兄,你們可算醒了!」

張秋月揉揉揉自己還有些發懵的腦袋,環顧了一下四周,只看到蘇嵐站在身旁,卻沒有發現林天成的蹤跡。

「天成呢?」張秋月有些着急的詢問到。

其實他在被張狂重傷之後,並沒有進入到昏死的狀態,而是一直是半昏迷的樣子。

她知道自己即將被司徒修給帶走的時候,是林天成站了出來。

而且林天成憑藉一己之力擊敗了司徒修與張狂兩人。

羅布趕忙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傷勢,有些內疚的說道,「又是天成幫我們醫治好的傷勢吧!」

古銘長老點了點頭,「沒錯,正是天成!」

蘇嵐上前握著張秋月的手,有些擔心的說道,「秋月姐,天成一個人進入了皇宮,我有些擔心他!」

古依依站在一旁,神色有些古怪。

看着公主和羅布的傷勢確實有了好轉,她還在思考林天成那種「采陰補陽」的救人方式到底是不是真的。

古銘長老將羅詩怡的事情告訴了羅布和張秋月。

聽到這個消息,羅布霍然從床上站了起來,「什麼?天羽狗賊竟然抓了我的孫女?」

羅布向來就是火爆的性格,一聽到這則消息,整個人火冒三丈,有些氣急攻心,身子搖搖晃晃的。

古銘長老快步上前將攙扶住了他,「羅布兄,你要相信天成能夠將詩怡帶回來,你眼下要做的是趕緊找到你的主人。

只有他才能化解得了這場危機。」

羅布重重的點着點頭,「好,我現在就去中都學院一趟!

天羽狗賊若是感動我孫女一根汗毛,我定要讓我主人滅了他。」

張秋月的臉上佈滿了擔憂之色,她起身對古銘長老說道,「你一定要想辦法救天成,他不能有事。」

古銘長老鄭重其事的說道,「放心吧,公主,天成的實力早已今非昔比,護衛統領又因為獸潮的事情給纏住了,所以,皇宮內已經沒有人能傷得了天成。」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你趕緊養好傷勢,我要提前為你進行血脈洗禮。」

直到當天傍晚,羅詩怡幾乎尋遍了整條暗河的流向,才終於在九幽界的結界附近懸崖下找到了林天成。

這個時候的林天成早已昏迷了過去。

羅詩怡吃力的將林天成,從岸邊扶起,然後將他拖到了一旁的懸崖下。

林天成幾乎在暗河下泡了整整一天,若是再不給他生火取暖,烘乾他身上的衣服,必定會發燒。

羅詩怡顧不得男女有別,將林天神身上的濕衣物都解了下來,掛在一旁的火堆邊烘烤。

而後,她又找來了一些提神醒腦的草藥,研磨成汁液供林天成服下。

隨着溫度漸漸提了上來,林天成的身子卻依舊是紫一塊青一塊的,顯然被凍得不輕。

他全身在瑟瑟發抖,遲遲沒有蘇醒的跡象。

只見他雙手擁在胸前,整個人蜷縮在一起,口中還不停念叨著,「好冷,好冷!」

林天成會表現出如此虛弱的樣子,主要還是因為他的電量只剩下四個,身體已經出現了很大的不適。

羅詩怡將她那纖細的右手搭在了林天前的額前,就像是放在了一塊燒紅的鐵塊上,燙的她趕忙縮回了右手。

林天成是因為救自己才變成這個樣子的,羅詩怡感到非常的內疚。

而且,林天成明明有機會能夠逃走,但他卻不顧生命危險,讓自己先走一步。

經過一番思想上的掙扎,羅詩怡最終還是決定用身子為林天成取暖。

眼下,哪裏還管得了男女有別,當然是想辦法讓林天成活下來最重要了。

羅詩怡緩緩解了身上的衣物,與林天成緊緊的擁在一起,並且將衣物遮蓋了起來。

某個瞬間,林天成蜷縮在胸前的右手觸碰到了羅詩怡的一個部位,電量開始在上升。

很快林天成便有了意識,並且知道羅詩怡正赤果著和自己擁抱在一起。

因為剛剛不經意的觸碰,林天成的電量勉強達到了6個,這是遠遠不夠的。

可如果林天成現在主動提出要和羅詩怡要肌膚之親,那肯定是不現實的。

可是這麼好的機會,如果不充電的話,林天成又覺得對不起自己。

畢竟,他為了救羅詩怡可是險些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後,林天成想到了一個不錯的法子。

他緊閉着雙眼,縮在羅詩怡的懷中抽泣哽咽,並且口中還不停的低聲喃喃道,「娘,娘……」

羅詩怡的神情微微一愣,看着林天成那痛苦的表情,他還以為林天成夢到了他的母親。

可林天成都已經塊而立之年了,竟然在這種時刻,首先夢到的是他的母親,足以見得林天成是一個大孝子。

而且也很有可能和自己一樣,成了沒爹沒娘的孤兒。

羅詩怡索性往前湊了湊身子,緊緊的擁抱着林天成,不停的拍打着他的後背。

女人天生就有母性。

有那麼一瞬間,羅詩怡甚至都把林天成看做了自己的兒子,在小心的安撫着他的情緒。

林天成見時機成熟,適當性的朝着羅詩怡的胸位湊上了嘴巴。

一口呷住羅詩怡紅,口中還不停的念叨著,「娘,娘,我餓……」

羅詩怡從來沒有這種經歷,全身忍不住一陣痙攣,連忙將身子抽了回去。

臉頰早已羞紅一片。

「我,我竟然……」

她實在不敢想像,自己竟然和一個見面不到兩次的人干此等齷齪之事,內心在不斷的譴責自己。

突然被拔掉了電源,林天成像個三歲小孩在地上不停的打滾,像是做了噩夢一般,全身直冒冷汗,口中還不停念叨著,「娘,我餓……」

又經歷過了一番思想上的掙扎,羅詩怡終於還是回到了林天成的身旁。

一個是出於母性的原因。

而另一個則是出於對林天成的感激之情。

林天成一直高燒不退,如果不能安撫他的情緒,說不定會燒壞腦子,而且很有可能無法醒過來。

既然林天成為了救自己,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那自己為林天成做這麼小小的一點付出,又算得了什麼呢?

……「撒手。」千仞雪吃痛,死死的盯著唐銀。

「你叫我撒手我就撒手,那我多沒面子,你先鬆手,不然我捏爆她。」唐銀覺得他掌握了主動,現在他按住對方兩元大將,而對方只有一個人質,人數優勢,沒毛病。

「我怕你啊,小心我捏爆你的淡淡。」千仞雪倔脾氣也上來了,手中暗暗使勁。

「我去

《諸天:提前了十萬年簽到當魂獸》第一百二十章說好了不許笑哦。 柳家父子,終於得了報應!

柳半塵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眼看着被打了個半死,住進了醫院icu病房。

柳建軍被無形業障驚嚇到瘋瘋癲癲,從此言語失常。

而王冠磊更是沒好到哪裏去,幾百號業主紛紛登門要求退房賠償,由於媒體的大肆報道,造成該事件引來了全社會的關注。

豆腐渣工程,幾百名業主維權,也成了瞬間引爆荊州的大事件。

甚至就在第二天,萬隆集團拿出了華鴻天馬集團和華宏實業有限公司的相關材料進行舉報。

王冠磊的華鴻天馬不僅涉嫌偽造資質、企圖利用荊州引入高新企業的招募令來打入JZ市場,帶有不正當競爭關係的起訴書,一直訴狀將華鴻天馬送上了審判席。

華鴻天馬經此一役后,股價瞬間爆冷,原本借殼上市以高新企業自居的華鴻天馬時刻面臨着退市的風險,數百億的估值如同鏡中月水中花,一夜之間全都蒸發了個乾乾淨淨。

而柳家先前從花紅天馬那裏得到的兩個億資金,還沒等捂熱,就已被凍結,且面臨着高額賠付。

一時間,柳家風聲鶴唳。

作為柳家三子的柳半城,在聽聞了柳家的事情之後,也不禁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但讓他這個岳父大人所緊張的事情,卻不是柳家一夕之間所面臨着的全部危機,而是……

「小秦啊,小秦!你快過來!」一大清早,柳半城急匆匆的找到正在莊園里呼吸吐納的秦少穹。

「是岳父啊,您老有什麼指示?」秦少穹雙手壓在丹田之下,將氣息完完整整的收入丹田之中后,拿起熱毛巾擦了一把臉。

柳半城頓時老臉通紅,關於這件事,他着實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嗯?」秦少穹見柳半城遲遲沒有開口說話,不禁心中疑惑。

柳半城張了半天嘴,最終嘆了一口氣道:「柳家真的完了?」

「經此一役,柳家是真的要涼了。」秦少穹淡淡的開口說道,面色不改。

「那柳家的財產是不是也全都沒了?」柳半城憂心忡忡。

秦少穹眼珠子一轉,仔細想了想這才開口:「柳家涉嫌不正當商業競爭,而且存在將原本的中標款公器私用的情況,面臨着天價賠償,柳氏集團的股價也降至了冰點,看樣子要與華鴻天馬一起退市才對,至於柳氏集團的破產清算么……過幾天應該就有消息了。」

「破產清算?」

柳半城當即心下一涼。

完了!

這回柳家是真的完蛋了!

一旦進入破產清算的程序,首先柳氏集團名下所有財產都將被凍結,這其中自然也包括柳半城和曹桂芳夫婦之前所住的柳家外室別墅。

一瞬間,柳半城徹底急了:「趕緊去別墅搬東西!那裏頭可都是我這麼多年辛辛苦苦攢下的東西,我得拿回來!」

秦少穹不禁心中好奇,那棟別墅里究竟有什麼東西竟讓柳半城如此心心念念?

「岳父大人。」

秦少穹輕輕地叫了一聲。

柳半城被嚇了一跳,趕忙從自己緊張的思緒中跳出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