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明白了!

林羽確實不會殺他們,但,卻要狠狠的羞辱他們!

莫天樞臉上不住的抽動,大叫道:「這世上,沒有長輩給晚輩行禮的規矩!士可殺,不可辱!我們父子,絕非貪生怕死之輩!你要殺我們,大可隨意;想要讓我們甘心忍受你的羞辱,做夢!」

莫道全雖然沒有說話,但卻重重點頭。

顯然,他心中也是如此想著的。

「本王若想羞辱你們,豈會讓你們如此自在?」

林羽不屑的瞥兩人一眼,淡淡道:「本王要讓你們知道,無規矩,不成方圓!」

父子倆不為所動,都努力的挺直身板。

似乎,已經做好了慷慨赴死的準備。

「老的沒規矩,小的,也沒規矩!」

林羽看著兩人,不住搖頭嘆息。

片刻,林羽臉上陡然一冷,厲聲道:「傳令白妙手:莫天樞、莫道全父子,以下犯上,屢教不改!著其查封莫家,莫家老小,全部拘捕,聽候發落!敢有反抗者,格殺勿論!」

轟!

聽著林羽的話,莫家三人頓時如遭雷擊。

莫天樞父子更是渾身震顫,瞳孔不斷的放大。

他們渾身冰冷,額頭卻不住的冒汗。

「本王……青龍戰神……白妙手……」

莫天樞臉上不住的抽搐,雙目之中充滿驚駭,哆哆嗦嗦的看向林羽,「你……你是……牧北王?」

牧北王!

普天之下,有權命令青龍戰神白妙手,且敢以王自居者,除了北境的那位之外,他實在想不到其他的人!

尊卑!

規矩!

突然之間,他明白了這四個字的意思。

只是,似乎明白得太遲了。

牧北王?

莫韶容又是焦急又是疑惑的看向林羽。

她被軟禁幾十年,幾乎不問世事。

她還不知道牧北王這個名號是怎麼回事。

但看父兄的表情也能猜到,他的地位,肯定極高。

高得連高高在上的莫家,在他面前,都會卑微如螻蟻!

迎著莫天樞驚恐的目光,林羽不由微微頷首,戲謔道:「你還算是有點見識!本王還以為,你當慣了井底之蛙,不知外面的世界。」

莫天樞微微一窒,臉上再次抽動起來。

但這一次,他卻沒有再駁斥林羽的話。

因為,他不敢!

沉默良久,莫天樞心中悲呼一聲,艱難的挪動腳步上前,吃力的彎下自己那挺了很久的腰,凄涼道:「莫天樞有眼不識泰山,冒犯牧北王天威,還請牧北王……恕罪!」 看戲親戚似乎又吃到了一個大瓜,「溫少爺居然還是沈總親自請的人,好厲害啊,之前果然沒有吹牛……不過,簡寧是誰啊?為什麼非要找到她?」

這也是沈虞臣所好奇的。

溫知寒確實是一個很有天賦的藝術家,才華是公認且有目共睹的。

溫知寒一邊吃一邊說:「簡寧,我徒弟,不聽話離家出走了,至今沒有找到。」

師傅忽然切換成徒弟的顏所棲:「?」

吃瓜親戚非常的好奇:「溫少爺找不到,沈總去找人也會很麻煩的,你能提供一些特徵么?」

溫知寒:「身高一米五。」

一米七的顏所棲:「?」

溫知寒:「奇醜無比。」

美貌動人的顏所棲:「?」

溫知寒:「骨瘦如柴。

盤靚條順的顏所棲:「?」

溫知寒:「皮膚枯樹皮狀。」

「生圖殺手顏不修」的顏所棲:「?」

溫知寒略微思索了片刻,繼續道:「她不喜歡喊我老師,喜歡喊我爸爸。」

顏所棲:「?」

吃瓜親戚:「?」

沈虞臣:「……」

顏西辰:「……」

空氣安靜了,整個酒席的人幾乎都傻了。

顏西辰剛好喝了一杯果汁,愣了幾秒鐘后,直接噴出來了:「卧槽?你確定這個簡寧沒病吧?」

溫知寒看都不看顏西辰一眼,「沒病。」

「怎麼可能,皮膚是枯樹皮,還喜歡喊你爸爸,至少皮膚病和神經病沒跑了吧。」顏西辰整個人都是拒絕的:「溫知寒你也有病吧,怎麼會找這樣的徒弟?」

忽然就得了莫名其妙的皮膚病和神經病的顏所棲:「?」

很好,把皇宮娘娘這小心眼演繹得淋漓精緻啊!

溫知寒要死了!

不是揪出她的馬甲嗎?顏所棲偏偏不能如了這倒霉徒弟的願!

顏所棲喜歡畫畫書法就默默的學習,即便是渣爹渣姐打壓她,顏所棲想要學的東西還是會堅持。

也認了幾個師傅,自然也學有所成。

但總不能閉門造車,所以把作品發出去,沒想到不但一戰成名還名噪一時,但這就是玩票,顏所棲本身是沒有打算當設計師的!

畢竟,愛好一旦當成了工作,那就不是純粹的愛好,也沒有純粹的享受。

顏所棲是體驗派,想要去做的時候就一定會做,不想做也別來勸她。

溫知寒這位徒弟,是真的很有藝術細胞,他樂在其中,但不代表顏所棲喜歡。

顏所棲喜歡戲精生活,所以還是成了當紅一線女明星再說吧!

當然,最主要的是,最近沒有空!

最近她有的忙的,伊凡夏季秀場她要去看秀,秀場看完就是拍電影。

如今不期而遇溫知寒這倒霉徒弟,對顏所棲來說是意外。

就他的所作所為,顏所棲覺得再拋棄一次,也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酒席上,溫知寒說話不當人,顏所棲在心裡默念與我無關,所以穩得一匹,絲毫沒有漏出任何端倪!

罵幾句就想讓我顯出原形?徒弟,你想得太簡單了!

不過溫娘娘當這麼多人的面兒罵她,顏所棲再想要不要敲打一下?

而就在這時,沈虞臣忽然發話:「溫先生跟簡寧有恩怨嗎?」

顏所棲心一「咯噔」。

老狐狸聰明啊,不像顏中二,溫娘娘說什麼就信什麼。

溫知寒一雙眼睛終於派上用場,瞥向沈虞臣,不過還是一如既往的臭語調:「沈總你找到我徒弟,什麼都清楚了。」

沈虞臣看了溫知寒一眼,道:「好,我答應。」

雖然,沈虞臣此時此時刻,並沒有看顏所棲,但顏所棲感覺自己已經被老狐狸盯上了!

顏所棲略微思索了一下,她的馬甲一個一個的掉,串聯起來,她這幾年的活動軌跡全部都能搞到,連成時間線,那她啥也隱藏不了!

絕了!

溫知寒!

今生今世,斷絕師徒關係吧!

就在這時,顏所棲收到了一條簡訊。

。紫水獸的本源開箱,姑且算是不好不壞。

頗為迷信地等了一段時間,古塔深吸了口氣,這才打開了來自那頭獰猛化雷狼龍的本源。

考慮到這傢伙和普通個體的明顯區別,應該能給自己一點驚喜吧?

況且自己還是完整的擊殺了它,按道理來講,本源的強度應該比正常擊敗還要高三倍。

《狩獵,然後吃》第九十七章有便宜不佔王八蛋!(今日三更) 「既然你們有那麼多B級,那去外面做幾個B級的任務來錢不更多?」黎歌不禁有些好奇的問道。

「但現在這樣安全吶!」

魏先生攤著手,臉上掛著幾分得意的笑容,說道:「一個B級任務最多也就只有一百萬,還要冒著生命危險才能完成,像現在這樣,只需要對付一個人,就能得到兩百萬甚至更多的錢,何樂而不為呢?」

「能夠理解。」

黎歌點了點頭:「行,那來吧,看看你們這些B級獵人能做到什麼程度。」

說著,黎歌一攤左手,一本厚重的圖鑑便懸浮在黎歌的左手上方!

「魔導書?」魏先生頓時一愣。

「紫羽!」

「金蠶絲!」

「針刺犰狳!」

技能三連!十三根紫羽在黎歌的操縱下,以極快的速度在整個地下室到處亂竄!

僅僅不到五秒鐘的時間,荊棘反甲結界便布置完成。

整片地下室,包括地下室通往上面的通道,全部都被覆蓋上了一層密密麻麻的金蠶絲!

魏先生和那十多個壯漢只看到眼前一花,還沒反應過來,結界就已經形成了。

「這…」魏先生一愣。

「可別亂動。」

黎歌一臉平淡的說道:「以你們的體積,根本不可能不觸碰到金蠶絲就離開…但如果他們觸碰到了金蠶絲,那麼就會觸發金蠶絲的反擊,將會有無數的尖刺從絲線中射出來。

反射出來的尖刺,會不斷的觸碰到其他金蠶絲,從而觸發其他的反射效果。

以此往複,除非結界被破壞,或者我停止提供魔力,否則這個循環是不會停下的。」

為首的一名壯漢滿臉不相信:「你以為我會相信這種話?」

「不信你可以試一下看嘛~」黎歌攤了攤手,隨後立刻當著眾人的面,使用出了岩龜的皮膚硬化。

伴隨著黎歌本體的增強,黎歌所得到的這些技能也得到了強化。

當然,只是在品質上得到了增強,本身的效果還是不會變的…

以前,黎歌的荊棘之甲反射出去的尖刺效果不怎麼樣,最多就相當於一把尖刀刺了出去。

但現在反射出去的尖刺,已經足以將結實的盾牌刺穿!

讓黎歌感到有些無奈的是,因為這個荊棘結界實在太過隨機,導致黎歌甚至無法控制,如果不使用防禦技能的話,那黎歌也會被這密密麻麻的尖刺給傷到。

對面的十多人見到如此狀態,居然是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黎歌如此發言,讓魏先生有些猶豫不決…他得承認,自己確實失算了。

對方釋放魔法根本不需要吟唱法咒,的確有化解危機的能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