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上一次,龍虎社的人來找事,你把他們打跑了,還敲詐,呃,不是,是索取了一些賠償金,然後你給我了,現在這一次,大熊社的人來找茬了,你又把他們打跑了,然後你又索取了一些賠償金,然後又給了我一些,要不是這事情……具有高風險,誒,說真的,我都動心了。」看着許林,吳叔一本正經地說道。

聽到吳叔的話,許林微微一愣,好像還真的是這個樣子啊,他笑了一笑,說道:「反正這是他們自找的,跟我們沒有關係,不過吳叔,你這裏的確是要好好裝修一下了,自己也別那麼辛苦,畢竟錢多的是,況且,你的門面看起來要是更好一點的話,況且你們的正門是朝南,而且風水也很不錯,不宜把門面弄得這麼窄小,那隻會讓財水都進不來而已。」

聽到許林的話,吳叔的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問道:「你還懂得風水?」

。 葉臨天的老家在建康市郊區的「葉家寨!」

看似是寨子,但是早就像現代一樣了,每家人都是小別墅,就像發達地方的小縣城一樣,這個寨子里的人都在葉家集團上班。

因此葉家在葉家寨的地位可是很高的,就連寨子里的書記和寨主都是由葉家人擔任的!

每到春節的時候,各個葉家的兄弟姐妹都會來到這裡,討論這一年的得與失,一起相互取經,當然,也是各家拼比實力的時候。

在葉家的院子里,早就擺滿了宴席。

「那就是葉飛嗎?」

原本葉斌、葉穎、林希是他們這輩人當中最受歡迎的人,但是現在突然闖入了一個青年,瞬間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了。

就連在主席上坐著的幾位葉家的長輩也都將目光投向了那個青年的身上。

「建康葉飛啊!是葉家有史以來的驕傲!」

不清楚有多少人在感嘆,就連葉臨天也皺了皺眉。

葉家雖然在建康市算不上貴族,但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什麼富豪,可是現在就有一個,那就是——葉飛。

這個青年自小就在葉家長大,敢拼敢博,不辭手段。最後得到了交趾大佬沈明軒的器重,成為了建康首位的富商。

現在他名下有一家公司,規模宏大,資產也十分的雄厚,就連葉斌也在他之下。

按照葉家的規矩,小輩們只能坐在下面,兒長輩或者十分有為的青年才可以坐在首位。

那麼大個葉家,能夠在三十歲以前登上首位的只有葉斌、葉穎和葉飛了。

「臨天,你要是想進去,起碼得考個建康大學啊!」看見葉臨天的眼神,葉陽笑道。

「呵呵,我想進去?我想進去還用等到現在嗎?」葉臨天不以為然的說道。

「呵,你就嘴硬吧,我看到時候各家都有人登門拜訪,就你們家沒有,看你們到時候怎麼收場!」葉陽說道。

林希聽到這話,不由得在心裡捏了一把汗。

葉家的年會每年都很壯觀,各家都會借這個機會邀請自己的好友來

參加,還有人借這個機會來送禮。

這就是展現人脈的時候了。

這幾年來,最受歡迎的就是老爺子和葉鵬了。

雖然老爺子已經退下來了,但是當年的氣魄還在,所以很多人都十分尊重他。

再加上葉鵬現在所處的位置,很多人都想認識他,而葉家的年會就是最好的時機。

但是葉臨天家就不一樣了,葉武只是一個小官,而石筱雅認識的人根本不在這裡,她認識的人要麼在上京,要麼在南灣。上京那麼遠,誰會來啊!而南灣的事業才剛起步,能來的也不是什麼大人物。

「行了,別說了!」葉穎不爽的說道。

雖然她不喜歡葉臨天,但是她和林希是好姐妹。因為林希,她都沒有做首席,而是選擇了和林希坐在一起。

「就算我們家一個人都不來,只要我在這裡,不管他們來了多少人都不在我之上!」

「呵,口氣還不小!」

葉陽和其他人都驚呆了的樣子看著葉臨天。

你要是像葉飛那樣,你還有資格這樣說,但是你才二十幾歲,連大學都沒上,就敢如此的放肆!在別人看來,你就像個傻子一樣,才會說這種話。

「哈哈哈,笑話!」葉陽說道。

就在這時,首席上已經坐滿了很多老一輩和葉家的後代。

坐在最中間的是葉家最大的太叔公,現在已經近百了,輩分最大。

然後就是葉臨天的爺爺,再次就是葉德興的幾個兄弟。

再然後就是葉鵬了。

建康葉家只有靠他了,要是他能夠成為建康市的負責人,那麼葉家也能再向前一步了。

「大哥,人應該都到了吧!」

葉天河緩緩地說道。

剛才他被人指責,說他不配管理葉氏集團,要不是因為他是葉鵬的弟弟,還有葉鵬的支持,他的位置怕是早就沒了。

「應該吧!」葉鵬說道。

隨後看了一眼老三家,葉武他們的臉色十分的難看。

每到這時候,別家都有人拜訪,就他們家沒什麼人。葉臨天的父母也是十分不滿的。

突然,有人叫道:「利德建築公司的董事——趙富貴來了。」

一時間門口就出現了幾個人。為首的就是利德的趙老闆,看起來就十分的成功。

「七叔家的?」葉臨天的小姑小聲說道。

不出所料,葉臨天七叔公家的大兒子就站了起來,前去歡迎。

「哎呀,老趙啊,怎麼您還親自來了?」

「你們葉家的年會,我怎麼會不來呢!」

一位遠方親戚把趙老闆請了進來。屋內好多人都站起來迎接,只有葉鵬他們還坐著。

「葉老書記、葉秘書,我是利德的趙富貴!」

「趙老闆言重了!」

葉鵬頭也沒抬,他的眼裡,什麼時候有過幾千萬的老闆。

但是趙老闆卻不介意,一臉的笑容。像他這樣的人,平時怎麼可能見到葉鵬這樣的人物,只有在葉家的年會上,才有這個機會,所以趁此多說幾句。

自從趙老闆來了之後,就不停的有人拜訪。

「古岳礦業的李總。」

「建康市滿洲分局的劉局長。」

「萬豪娛樂公司的何董事長。」

「楚州的江秘書..」

有的是為葉臨天的二伯來的,有的是為了葉臨天的小叔來的,但是更多的是老爺子的舊部和葉鵬的手下!

位置最高的是北湖的一位負責人,他來了,連老爺子都站起來了,還讓葉鵬去迎接他。

這個人雖然比不上葉鵬,但是人家有實權,而且還來參加年會,連葉鵬都十分的震驚。

川流不息的人群來了又走,就這樣過了很久。

就連葉臨天的小姑父都有幾個下屬來給他們拜年道賀,只有葉臨天的父母十分的慘淡,孤三十三十地坐在那裡。

現在石筱雅特別的後悔,早知道應該把南灣的幾個合作夥伴叫來,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

不要說葉臨天的大伯和二伯他們,就是其他的一些無關緊要的人也向他們投來了嘲笑的目光,十分得意的看著葉武和石筱雅兩個人。

「臨天,現在呢?你還覺不覺得人脈沒用?」葉斌上前說道。

現在該到的人都已經到了,他認為現在是時候讓葉臨天明白一些道理了!

「算了,斌哥,葉臨天說了,不管你們來多少人都抵不過他一個人!不知道他在期待些什麼,還真以為自己是石家的公子啊?」葉陽諷刺著說道。

葉臨天皺了皺眉,這輩子他最討厭聽到的就是石家兩個字。

就在他想開口回懟的時候,突然傳來了一陣聲音:「雲州宋氏紡織集團的董事長,宋總到」

當這聲聲音響起時,很多人都充滿了好奇,葉家的年會,怎麼會有雲州的人來呢?

雲州遠在梓州,和北湖楚州這種臨近建康的完全不一樣。首席座位上的人也都十分的驚訝,宋氏集團可是特別有名的公司,這是大家眾所周知的事情,誰會認識這位宋總啊!

「應該是來找我的吧!」葉臨天的二伯起身迎接。

只看見那個肥頭大耳的宋總慢慢走進來,一直不停的掃視著周圍的人,突然看到角落裡的那個人,完全不在意正在走來的葉苑喬,三步兩步的跑著,一邊跑還一邊說道:「葉大..葉先生,原來您在這裡啊!」

在所有人的注視和驚訝中,葉臨天慢慢地抬起頭來,看見眼前的這個胖子,緩緩開口問道:「你是.小宋?」

。很清澈的聲音,聲音不大,卻是清晰地傳入到觀萬里的耳里。

觀萬里剛回過神來就被這個聲音打斷,有些不耐煩。

身為地榜排名第一百零二名的天才,本身名聲也很大,走到哪裏都是人群的焦點,平常很多人也想要巴結自己。

他以為這個彬彬有禮的聲音主人也是某個暗自敬佩自己的粉絲,準備來

《當系統泛濫成災》第六百九十六章破罐子破摔! 隋丁丁:「我也知道等著就好了,可是我太想上你的劇了。」

告訴她,不是你特別想上就一定能上的,會不會太傷她?

吉祥沒有鬆口:「如果還是試鏡甄嬛這個角色,那不必再跑一次,你是這個角色的主要人選之一,再次試鏡也不會改變什麼。」

隋丁丁沒有要到再次試鏡的機會,有點兒不高興。帶着經紀人一起做按摩。

她的經紀人一邊享受着按摩,一邊勸解道:「你想大熒幕、小熒幕並駕齊驅,那也要慢慢來,急不得。

吉祥的選角雖然有些迷,但是適合的,她也絕對給機會。她都說了,你是主要人選,咱們等著就是了。」

隋丁丁:「我也知道,但是吉祥這個劇的競爭太大了,我必須為自己多爭取一下。不打個電話不甘心。」

經紀人安慰:「其實,也不必就只盯着吉祥啊!比她有名的導演比比皆是啊!她還是太年輕,根底有些淺。」

隋丁丁:「是有更有名的電視劇導演,吉祥算是後起之秀,但是吉祥的劇每個都爆啊,這是其他導演都沒出現過的啊!」

「這倒是真的」,經紀人無法反駁。

作為大熒幕明星,想在小熒幕上發展,如果拍的劇人氣不行,口碑不行,那直接就成了笑話。

隋丁丁決心大、小熒幕都發展,就不允許自己的第一部電視劇就崩掉。

所以,她瞄準的是吉祥,也只有吉祥可以讓她放心地放手一搏。

試鏡結果不算差,但也沒有達到她想要的。

「據說姜念試鏡完了直接就定了角色。鄒瑜連試鏡都沒有就定下了演個王爺。唉,這就是熟人的力量啊!」隋丁丁感嘆著。

平時不拜佛,臨時才想抱佛腳,就不能怪佛不一視同仁了。

姜念和鄒瑜和吉祥都認識了多少年了,而且一直聯繫不斷。

經紀人:「二人這幾年也一直都是出演主角的,姜念卻能放下身段在《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裏演女二,向吉祥靠攏的心不可謂不堅決。」

有合適的角色,吉祥不考慮這樣合作過又合作愉快的演員,考慮誰呢?

「肩膀,美女師傅請多多」按摩一下肩膀。」

囑咐完按摩師傅,隋丁丁又有些頹道:「唉,要不然我也學學姜念,只要能上吉祥的戲,不是主角也行?等下一次機會?」

經紀人沒有接話,這時候給出主意,搞不好後面就會落埋怨。

隋丁丁自己思考了一夜,第二天又出現在了《後宮甄嬛傳》的試鏡現場。

沒等吉祥問,她就自己先說了,她這次來是試鏡其他的角色,希望吉祥能給機會。

這種態度,吉祥還是欣賞的,機會自然是給的。

試完,隋丁丁回家乖乖等著去了,她想如果她都做到了這個地步,還不能被選上,那隻能說這次不是她的機會。

但是,以後她還會繼續加油,她的第一部電視劇一定要交給吉祥。

無他,就是她需要。

雖然沒有當場就定下隋丁丁演甄嬛,但是吉祥目前手裏的人選,隋丁丁確實是第一人選。

試鏡還在繼續,皇后的人選吉祥一直沒有定,開機的日子都快要定了。

高琳北再次出現在吉祥的面前。

這次沒有試鏡,吉祥都發現高琳北的狀態回來了,人瘦了不少,看起來也年輕多了,精神狀態不輸幾年前。

「琳北姐,這段時間辛苦了。」

吉祥知道高琳北約她見面,應該還是參演《後宮甄嬛傳》的事情,見面就對她的改變給與了充分的肯定。

吉祥沒有客套,上來就是對她這段時間所做的努力給與了認可,高琳北一下子就破防了,眼淚唰地一下就流了出來。

「謝謝,謝謝。」高琳北笑哭着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