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秦就是想看看,墨熙和波塞冬究竟是什麼關係。

倘若他們之間真的是死敵,那楚秦很可能也要和波塞冬走向敵對了。

現在看來,這件事墨熙和波塞冬都沒有誰對誰錯,畢竟立場不同。

而且,波塞冬也沒有趕盡殺絕,否則黑海應該不復存在了。

「你該不會,是波塞冬派來試探我的吧?」墨熙有些害怕地問道。

「他?他還派不了我!」楚秦微笑道,「墨熙,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條件嗎!」

「嗯……」墨熙美眸微眨。

「我的條件,很簡單。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楚秦直接了當道!

「啊!」墨熙有些驚訝,也有些興奮道。

「怎麼,我配不上你么?」楚秦微笑道。反正系統已經牽好了紅線,楚秦何必拐彎抹角!

「不是!」墨熙咬了咬紅唇,「但是,你為什麼要讓我做你女朋友?」

「沒有理由!」楚秦回道,「我楚秦看上的人,就會大膽去追求!」

「你就直接說吧,願不願意?」楚秦問道。

因為系統的魔力,墨熙很心動,即便如此她還是按捺住心中的悸動,看著楚秦,目光閃爍道,「那你,會對我好嗎?」

「嗯!」楚秦真摯地說道。

「那我,考慮,考慮吧!」墨熙心頭很複雜。她對楚秦的好感度是百分之百不假,但害怕也是不可避免的。

畢竟,楚秦可是波塞冬的傳人。

正在這時,墨熙忽然感覺一隻孔武有力的手臂握住了她的纖腰,她的身體隨後前傾,撞擊在……楚秦厚實的胸膛上!

「再考慮,我可就反悔了哦!」楚秦之所以敢這麼說,就是因為他知道墨熙一定會同意。

果不其然,聽到楚秦要反悔,墨熙心頭有些緊張了。

她知道,錯過這一次,那就永遠沒有機會了。

此刻的她特別害怕,這種害怕,遠比楚秦的身份要怕上千倍,萬倍!

「我答應你!」於是,墨熙趕忙回道。

得到墨熙的肯定回答,楚秦流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將墨熙的頭輕輕地拉過來,靠近了自己的胸膛!

而墨熙,也似乎找到了溫暖的港灣,小鳥依人般地依偎在了楚秦的胸膛之上,臉上不自覺地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墨熙!」楚秦柔聲喊道。

「啊!」

墨熙立刻抬起頭,看著楚秦,似乎有些緊張。

「緊張什麼!你確定,答應了我,就不能反悔了哦!」楚秦溫柔一笑道。

「嗯嗯!」墨熙點了點頭道。

見到墨熙動人的笑容,楚秦直接朝著她的嘴唇吻了過去!

沒想到的是,墨熙也是肉食動物,她的手很快摸到了楚秦的某處!

「墨熙……你!」楚秦微微作驚道。

「不好意思,楚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沒忍住!」墨熙趕忙將手移開,帶著歉意道。

「壞蛋!」楚秦說著,將墨熙公主抱抱起……

「等等!」就在楚秦要解衣之時,墨熙忽然想到了什麼,阻止了楚秦的動作。

「楚秦,可以不要這麼快嗎?」墨熙問道。

「你挑起來的,你讓我停止……怎麼可能!」楚秦說著,卸去了墨熙的外面的偽裝。

卻只見,墨熙用手掌遮住了自己的胸口,甚至不是關鍵部位。

因為,楚秦看到在她的傷口處,有著一道觸目驚心的黑色傷痕。

墨熙顯得一臉的慌張。

「墨熙,你這傷,是波塞冬留下的?」楚秦有些憤怒道。

墨熙搖了搖頭,有些緊張道「這道傷痕,是我繼承黑暗女神神位的時候,不小心留下的!」

楚秦聞言,輕輕地將墨熙的手掌移開,後者剛開始還有些抗拒,不過很快隨了楚秦的心愿!

楚秦看著墨熙觸目驚心的傷口,心痛不已,柔聲問道,「痛嗎?」

墨熙搖了搖頭,有些痛苦道,「這麼多年早就不痛了!只是,無法抹去!」

楚秦聞言,暫時不顧什麼,將墨熙推倒在……

這一天,楚秦平生第一次品嘗到了女神的滋味!

「楚秦,你會對我好嗎?」一番切磋之後,墨熙躺在床榻上,依偎在楚秦的胸膛,柔聲道。

「這個問題,你已經問過一次了!」楚秦微笑道。

「那你會嗎?」墨熙急切地問道。她已經將身體交給了楚秦,只能這麼問。

「當然!」楚秦點了點頭道,「熙兒,我可以告訴你,我不但會帶你離開黑海,而且會幫你治癒你身上的舊傷,讓你重回巔峰!」

「真的?」墨熙大喜過望道。

「不相信我?」楚秦笑著問道。

「我信!」墨熙點了點頭。

楚秦淡然一笑,取出了一瓶白晶晶的液體。

「這是什麼?」墨熙疑惑道。

「躺下!」

墨熙帶有些疑惑照做。

楚秦淡然一笑,用手掌沾取一液體,塗抹在了墨熙的傷口之上。

「感覺如何?」楚秦一邊塗抹,一邊問道。

「好舒服,還有一股灼熱感!楚秦,難道這葯能夠治療我的傷痕!」墨熙有些喜出望外道。

「能不能治療,還不好說!」楚秦一邊說著,一邊繼續地塗抹著,同時楚秦施展龍之庇佑,為墨熙進行進一步的治療。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在楚秦這藥液的塗抹之下,墨熙那觸目驚心的傷口之上,綻放出了白晶晶的光芒,最終,竟然徹底地消失了!

「不見了!」墨熙看著消失的傷痕,美眸一睜道。

「咦!看來,還是有效果的!」楚秦早就知道了結果,卻是故作驚喜道。

「謝謝你,楚秦!」此刻的墨熙,可謂是開心到了極點!

但是,正當墨熙想要起身,抱住楚秦的脖頸給予他一個擁抱之時,忽然墨熙感受到胸口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

楚秦也發現,在墨熙原本的傷口位置,出現了一些密密麻麻的瑰麗魔紋。

這些魔紋,似乎形成了一道陣法,縈繞在墨熙的身體之上!

「啊……」下一秒,那魔紋之上,綻放出紅色的雷電,讓墨熙小聲地悲痛起來。

「熙兒,這是怎麼回事!」楚秦,有些震驚道。

「是波塞冬的封印!」墨熙回道,「正是這封印,鎖住了我的神力!」

(本章完) 「別看。」好似突然反應過來,黎清連忙捂住了他的眼,「把眼睛閉上。」

「為什麼?」黎澈奇怪道。

「讓你閉上就閉上,別問那麼多。」

聽她態度堅決,黎澈沒多說什麼,淡淡地「哦」了聲。

隨後,黎清感覺指腹之處似有小刷子輕輕掃過,軟軟痒痒的,確定對方已經合上了眼,這才鬆開雙手。

迅速脫下自己的外套,將之蓋在黎澈身前。

「這樣看起來會不會奇怪了些?」不知何時黎澈已經睜開眼,瞟了眼身前忽然多出來的黎清的外套。

因為前襟后領反著穿,兩隻袖子垂落在身後,偶爾有一下沒一下地晃著。

見狀,黎清索性將兩條袖子纏繞在一起,並在「她」的後頸輕輕打了個結。

然後斜了黎澈一眼。

「總比你被看光要好吧?」

雖說她和黎澈是獨立的兩個個體,而且後者成為女體后應該也不會對自己的身體產生興趣,但他「克隆」的畢竟是她的樣子,是以她無法對後者的走光視若無睹。

而之所以蒙上黎澈的眼睛,不過是怕他看到自己身前那若隱若現的風光之後,感到尷尬——固然從根本上說,那是他自己的身體,通過薄薄衣衫體現出來的卻是她的尺碼。

尤其在昏暗的燈光下,很難不惹人聯想。

「可是現在這條街上並沒有人。」對於黎清的過度「保護」,黎澈只感到無奈。似乎前者真的把他當成了柔柔弱弱、需要被人小心呵護的女孩子。

但黎清還是固執地堅持己見:「半夜人少,但不代表沒有。」

彷彿應了她的話般,遠方拐彎之處忽然繞出一道人影,看樣子,似乎正朝他們所在的方向慢慢走來。

隨著光線角度的變化,他投在地面的陰影不斷地在他腳下縮短拉長著。

彷彿意識到前方還有別人,他取出插.在兜的一隻手,將頭上的鴨舌帽又往下壓了幾分。

雖然繼續同黎澈說著話,黎清卻把大半注意力放在路過的那人身上。

大半夜的,如果只是純粹的路人也就算了,若是恰好遇到搶*劫或者其他,獲悉對方的舉動就給了她很好的反應時間。

或許是她的目光太過專註,亦或是對方格外地敏感,兩方錯身而過的瞬間,那人似有所感般忽然抬起頭瞥了黎清他們所在的方向一眼。

在那一瞬間,黎清分明看到一張布滿了細碎傷口的臉。臉的主人眼神陰鷙,因為視線恰好與黎清對上,他眼睛危險地眯起。

如同警告,又好似充滿興味地打量了下這邊路過的黎清二人。

即便是面對短暫的眼神交鋒,黎清並未退縮。尤其是在深夜,女生閃躲的眼神怯懦的神態反而會讓不懷好意之人認定為是個很好拿捏的軟柿子,從而招致不幸。

這樣的道理黎清太清楚了,是以她眼也不眨,冷冷地回看過去。

彷彿是黎清的強硬態度讓他回憶起什麼不好的經歷,那人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臉頰上的細碎傷口並倒抽了一口冷氣。

隨後從他嘴裡傳出一聲咒罵。因為聲音壓得很低,黎清聽不清楚他到底說了什麼。

好在到底什麼事也沒發生。

不著痕迹地鬆了口氣,轉回頭的黎清發現黎澈正看著自己。

「你很在意那人?」黎澈問她,「還是說,你也注意到了?」

「注意到什麼?」黎清以眼神詢問。

不過黎澈並未注意到她眼裡的茫然,而是自顧自地皺起眉,彷彿有點沒想通。

「不對啊——按理說你現在應該還沒有那麼強的感知力才對。你是怎麼發現剛才那人身上有血腥味的?」

黎清:「……」

「血……血腥味?」她眼皮驟然一跳。

「沒錯,你那麼驚訝作什麼?」黎澈點點頭后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然你剛才為什麼那樣盯著他看?」

黎清:「……」

「我只是覺得大半夜的,他看起來比較可疑而已……」耐心地稍微解釋了一下,黎清覺得話題的重心似乎在無形之中被帶得有點偏,趕緊拽了回來,「你能感覺得到他身上的血腥味?」

黎澈點點頭,眸光忽然犀利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他的身上應該濺了不少人血。雖然可能被什麼東西洗掉了,氣味淡了很多,還是能夠讓人感覺得到。」

「不僅如此,我還知道身上那些血並不是他的,因為與他臉上傷口的氣息完全不同。」

「這傢伙,背負的可不止是一條人命啊……」

黎清:「……」

黎澈是在嘆氣沒錯,不過他的嗓音卻沒有因為得出如此駭人的結論而有絲毫的壓低。

尤其在這空曠無人的街道上,哪怕野貓踢翻了易拉罐的響動都會被無限放大。

更何況黎澈說這番話的時候,其實對方並沒有走遠。

「你音量那麼大,是生怕對方聽不到,然後不會殺個回馬槍嗎?」黎清無語扶額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