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雅月把她推出來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今天已經輸了——事態沒有按計劃的進行,二哥也對自己起了疑心。

這場仗,打得實在是難看!

但就算是輸,她一定要拆穿這個冒牌貨元落黎的身份。

這樣,至少還能扳回一成!

她心裡一沉,說道:「在醫院,我親眼看到了你和元紹承的親子鑒定,你們根本毫無血緣關係!」

說完,目光突然一亮。

她看到了,剛到會議廳外面的元家人。 趙勇無奈道:「我也沒辦法,趙四嬸又哭又鬧的。」

宮玉冷哼,「她鬧就給她嗎?那趙四雖然是在你家死的,責任也不全在你啊!」

對這事趙勇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哎!算了,畢竟人都死了,我就花錢圖一個清靜吧!」

這德性和夏文軒有得一拼,難怪他要吃虧。

他既然願意吃虧,宮玉也不管他,提醒道:「我聽人說趙四嬸把趙四的屍體停放在你家門口,那屍體現在都臭了,你把錢給她家之後,最好要求她家把屍體火化了。」

「火化?」趙勇吃了一驚。

在這裡,講究的都是入土為安,把屍體火化了,那不是讓死者死了都不得安寧嗎?

宮玉道:「屍體腐爛之後會散發出許多有毒的氣體以及液體,還有數量極其龐大的致病菌。你家那裡離河水近,若是把河水給污染了,村裡人都會遭殃;若是屍體腐敗招來蠅蟲或老鼠之類的生物,屆時這些東西將病毒四處傳播,就有可能會發生瘟疫了。」

「瘟疫?」

趙勇聽宮玉說了那麼多,就只聽懂了後面這一句。

他知道瘟疫,據說瘟疫一旦爆發,那就是人間煉獄。

趙勇呆了呆,驚駭道:「那怎麼辦?」

「把屍體燒了。」宮玉又重複。

燒了?

趙勇抓了抓腦袋,還挺頭疼的。

目送趙勇離開后,宮玉便朝夏文樺走去,「文樺,咱要不要走了?」

夏文樺拍拍手上的灰,「可以走了,就是我這身上挺髒的,要不咱們去後山的溫泉里洗個澡吧?」

宮玉嗤笑道:「呵!我和你一起去?夏文樺,你在想什麼呢?」

夏文樺邪氣地一笑,「是你想多了吧!我明明很純潔的。」

「你純潔?我咋沒看出來呢?」

宮玉確實想洗澡,但她不跟夏文樺一起,她讓夏文樺先回去拿換洗的衣服來,然後自個兒先去。

夏文樺的速度很快,可惜他趕到溫泉邊時,宮玉都已經洗好了,前後十多分鐘的樣子。

這天氣熱,穿的衣服少,而且宮玉天天洗澡,身上自然沒有多少髒東西。

夏文樺遺憾地看了看宮玉,「你行動可真快。」

宮玉嬉笑道:「我還能更快,等你回去的時候,我應該就做好飯了。」

夏文樺瞠目道:「玉兒,你不等我嗎?」

「不等,我可沒有那什麼不良嗜好呢!」

留下來看美男的果體,那種事想著倒是激動人心,就是怕自己過後噴鼻血,所以宮玉還是安分點的好。

夏文樺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心裡那個悲哀啊!在宮玉的面前,他的魅力值簡直為零。

溫度越來越高,屋裡悶熱悶熱的,躺在床上都很難睡著。

夏文樺輾轉反側,最後乾脆反剪著雙手瞪著眼睛看空洞洞的屋頂。

夏文楠也是沒睡著,道:「二哥,你怎麼了?」

「熱。」夏文樺找了一個借口,熱是熱,可那其實並不是他睡不著的原因。

「是挺熱的。」夏文楠跟迴音似的。

沉默一瞬,夏文樺忍不住道:「文楠,你說過幾年以後,你會嫌棄玉兒嗎?」

「嫌棄她?」夏文楠有些懵,「嫌棄她什麼?」

「我是指……長相。」

夏文樺生澀地道出來,自從那天宮玉詢問他后,他過後就會時不時地想起。

幾年後的事沒人會知道,所以他挺迷茫的,而自從那天後,他便發現宮玉好像有意無意的都在迴避他。

那感覺不太好,像是宮玉都已經對他失望了一樣。

夏文楠想了想,肯定道:「不會。」

宮玉令他著迷的從來都不是長相,而是那與眾不同的人格魅力。

夏文樺嘆了一口氣,「也許,也不會。」

也許,他也不會嫌棄宮玉,雖然他還不知道幾年後的事。只是他說得莫名其妙的,愣是讓人聽不懂。

夏文楠怔忪道:「什麼不會?」

然而,夏文樺還沒回答,外面就忽然傳來驚人的叫聲:「著火了,著火了……」

二人……不,三人立即爬起來,夏文樺和夏文楠這才發現原來夏文軒也沒睡著。

開門出去,村南邊的火光就映入了眼中。

怎麼回事?

幾人同時都有這疑問。

抱著同村人相互幫襯的心裡,夏文軒就要跑廚房去拿水桶。

路過他之前睡覺的房間時,宮玉正站在門口。這後來每個人都挺忙的,沒時間去城裡買被褥,所以宮玉就一直睡在他的屋裡了。

「夏文軒,你別去拿桶了。」宮玉的視線越過圍牆瞧著村子的下方,出言阻止。

夏文軒怔然停住腳步,「為何?」

宮玉示意道:「你看那個方向,那是哪裡?」

夏文軒靜下心來仔細辨別一番,道:「難道是趙勇家嗎?咦,不對,好像那起火的地方在趙勇家前面的小樹林里。」

那小樹林沒多少棵樹,倒是燒不出多大的動靜來,就是不知道這大半夜的,怎麼會突然冒出這麼大的火來?

宮玉問道:「在你們這裡,死在外面的人是不是不能拉進家裡去辦喪事?」

有些地方的確是這習俗。

夏文軒懵懂道:「是啊!怎麼了?」

「那就是了,你不用擔心,安心的等著吧!一會兒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宮玉說得篤定,幾人聽著,不知為何,莫名都相信她。

那把火驚動了村裡的人,不多時就傳來了消息——原來趙四嬸拿到趙勇家賠償的十兩銀子后,便在趙勇家前面的小樹林里搭了一個草棚,把趙四的屍體抬了進去,由於太晚了來不及去買棺材,所以趙四的屍體只能放在一堆乾草上。

然後不知是誰使壞,大半夜的放了一把火,就把趙四的屍體給燒了。

拿著水桶前去救火的人最後誰都沒往那火堆上澆水,他們雖然遺憾,卻也覺得趙四的屍體都臭了,燒了也好。

宮玉想起傍晚時自己給趙勇說的話,即便不敢肯定那是趙勇做的,也覺得那件事應該與趙勇脫離不了干係。

不過,這事兒做得並不錯,屍體都臭了,趙四嬸還要堅持放幾天給趙四操辦喪事,到時候若是真的整出什麼瘟疫來,那這十里八村的,就誰都別想好過了。

。 主僕幾個人騎馬回城,路上的時候,顧驚鴻突然笑了一下,開口說:「我要是沒記錯的話,這裡應該就是北定打翻了那個書生墨水的地方吧?」

聽到這話,幾個丫鬟都低頭看了一眼,果然在地上看到了墨跡。

北定微微皺眉,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並不是很好看:「小姐,你就不要說這件事了。當初啊,我們就不應該幫忙。」

「就是,現在想起來還覺得後悔呢。你說這個書生。讀了那麼多書,怎麼就學會了恩將仇報呢。」

「對啊,下次讓我看到他,我非要好好教訓他一下。」

幾個小丫頭義憤填膺,就好像她們才是被傷害過的那個人。

顧驚鴻被她們給逗笑了,無奈的搖頭:「好了好了,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既然現在都已經解決了,就不用想那麼多了。」

幾個丫鬟聽到顧驚鴻這樣說,這才不情願的閉上嘴。

就在這個時候,身邊突然有一個馬車經過。顧驚鴻不經意間抬頭看了一眼,發現那個馬車的裝飾竟然有些熟悉。

忍不住微微皺眉,回想前世。這才想起來,在前世的戰場上時,她曾見過一個戰死士兵的遺物,似乎和這個馬車上的裝飾紋路十分相似。

她若是沒有記錯的話,那個士兵的家中曾經遭遇過水患,全家就只有他自己活下來。最後因為走投無路這才參軍,沒想到最後竟然死在了戰場上。

回過神來之後,顧驚鴻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在這個地方見到他,是不是就說明馬上就要到水患的時候了。恐怕,就是最近這幾年了。想到這個可能,顧驚鴻心中一驚。

水患一事可大可小,若是能好好預防的話就可以減少損失。但是若是沒有提前防備的話,恐怕就會有更多的家庭遭到破壞,最後只能家破人亡。

想到這裡,顧驚鴻臉上的表情更加嚴肅。她側頭看了一眼北安,囑咐說:「北安,你回去之後安排人盯緊江南水情,一旦出現什麼變故,立刻通知我。」

聽到顧驚鴻這麼說,北安愣了一下,不知道她怎麼突然就提起來江南的事情。回過神來之後,連忙點頭:「是,小姐,我知道了。」

回去的路上,顧驚鴻一直心事重重。她一直都在想這件事,既然自己已經重生歸來,總歸是要做些什麼,避免更多人的死亡。

回到將軍府之後,顧驚鴻將自己的白馬交給北安:「記得給他喂草料,我有點事,去一趟書房。」

回來的一路上,顧驚鴻就很不對勁。北安雖然心中疑惑,但是也沒有深問下去。拉著顧驚鴻的白馬,這才離開。

顧驚鴻來到顧老將軍的書房中,想要查找一些和江南有關的書籍,看看是否能夠確定具體的水患時期。但是顧老將軍的書房中多是兵書,很少有涉及到這方面的內容,和江南相關的書籍更是少之又少。顧驚鴻的心中更加鬱悶,打定主意,明天一定要出去買一些回來。

決定下來之後,顧驚鴻這才離開書房。因為一直低著頭在想江南水患的事情,並沒有看到不遠處的顧老將軍。

顧老將軍看到顧驚鴻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只覺得是因為那個孫柳逸不知好歹,寫了那些酸詩。這才惹得顧驚鴻心情不好,甚至已經開始考慮,要不要私下處理了那個人。免得再讓顧驚鴻看到,心中難受。

顧驚鴻並不知道顧老將軍的打算,回到房間之後,她一直都在回想上一世江南水患的事情。可是真正能回憶起來的內容實在少之又少,所以也很難真正確定下有用的信息。

另一邊,穆守安正在聽默言的彙報。

「說說吧,都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這一次丞相夫人的生辰宴並沒有邀請穆守安,但是因為顧驚鴻去了生辰宴,因此他也格外關注。

默言咬了咬牙,決定先說一些無關緊要的:「在生辰宴上,丞相府的小公子帶了一個平民女子前去,在眾人面前逼迫丞相夫人答應迎娶那個女子入府。在眾人面前,丞相夫人不得不妥協答應下來。我還打聽到,那個女子可能已經懷有身孕。」

穆守安微微皺眉:「說重點。」

默言身後都是冷汗,知道自己怎麼也躲不過去,於是開口說:「在宴席上,有人提起那個孫柳逸給顧小姐寫酸詩的事情。但是顧小姐不卑不亢,將事情經過全部都解釋清楚。雖然有一些人還蠢蠢欲動,但是在眾人面前也沒有多說什麼。」

果然,此話一出,穆守安冷笑一聲。

默言下意識的就想要後退,還好最後控制住自己。

回過神來之後,穆守安這才說:「本王知道了,退下吧。」

聽到這話之後,默言狠狠的鬆了一口氣。連忙應了一聲,轉身離開。

若是讓顧驚鴻看到這一幕,只會覺得十分驚奇。畢竟在她面前,穆守安一直都是很好說話的。有些時候哪怕她提出了一些比較過分的要求,他也絕對不會拒絕。

當然,顧驚鴻並不知道這一切。

等到默言離開之後,穆守安突然起身,直接就離開王府,朝著將軍府的方向走去。

躲在暗處的疾風忍不住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明明主子看起來那麼冷酷無情的一個人,怎麼就這麼喜歡半夜去人家姑娘的閨房呢?這種事要是傳出去的話,恐怕整個王府的面子都丟盡了。

當然,穆守安是不知道疾風的這些顧慮的。知道在丞相府宴會上發生的事情之後,他直接就去了將軍府。

本來顧驚鴻對於這件事就很生氣,也不知道這一次會不會產生影響。自己一個人生悶氣,很容易氣壞了身子。還不如自己過去看看,如果實在生氣的話,他也不介意處理了那個孫柳逸,幫女主出氣。

顧驚鴻本來還在回憶江南水患的事情,剛剛抬起頭,就發現穆守安現在房中,還嚇了一跳。但是隨後她的眼睛里就閃過一絲驚喜,站起身走過去,笑呵呵的問道:「你怎麼突然過來了?」nocontent。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最新章節、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某片葉子、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全文閱讀、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txt下載、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免費閱讀、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某片葉子

某片葉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農場系統、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

。 接近年關,嘟嘟已經會喊人了,雖然喊起來依舊含糊不清,但柏輕音和韋治洵每次閑下來的時候,都會教導嘟嘟說話。

Leave a comment